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第十章舊日情懷


  亞華楞道:“爸!這是?”
  御萊點點頭道:“如你們所見的,是扈伊那老家伙發給我們的宴帖,邀我們三天后到右相府去參加晚宴。”
  亞若沖動的道:“不可能,他一定不含好心眼,不然哪會邀我們去他家?”
  翰羅一挑眉問道:“亞旭,對這請帖你有什么看法?”
  一聽爺爺講話,眾人全都靜了下來,眼光全注視亞旭,看他怎么說。
  亞旭一皺眉:“爺爺,正如亞若所說,眾所皆知我們斯達克家和右相一派是水火不容,所以孫兒認為其中必有緣故。”
  亞若不悅道:“二哥你這不是在說廢話嗎?我們跟他不合適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講這有什么用?”
  亞旭又皺眉道:“亞若別急,我還沒說完,就因為如此,所以說,如果當我們再參加他的宴回時出事,如果你是別人,第一個懷疑的是誰?”
  “當然是右相了。”亞若當然如是道。
  亞旭凝重道:“如果依常理判斷當然是這樣沒錯,但如果依另一種方向來思考,他卻是最沒嫌疑的。”
  亞若張大嘴問出在場所有人最想問的一句話:“為什么?明明他與我們不對頭,又是在參加他的宴會時出事,為什么反而他的嫌疑最小?”
  亞旭道:“就因為扈伊和我們的過節全國皆知。”
  亞芠一拍掌嘆道:“原來如此。”
  亞旭驚奇的看著亞芠:“亞芠,你明白我的意思?”
  亞芠點點頭,解釋道:“二哥的意思是,就因為我們和他有過節,加上他邀請我們去參加他的宴會,所以只要是稍有點腦筋的人,就能判斷出,他根本不可能在宴會時下手對付我們,因為如此一來,不就等于宣告全國他是元兇,就算我們真的再那時出事,別人也會以為是嫁禍之舉,他反而會成為令人同情的受害者,更可藉此舉拔除敵對勢力,可說是一舉數得。”
  亞旭微笑道:“真想不到亞芠你的才智竟不在我之下,有朝一日,二哥可能甘拜下風。”
  亞芠靦腆道:“我也是一時誤打誤撞猜著的,二哥你別這樣說。”
  亞旭微微一笑,不再說什么。
  于是,所有人開始為三天后的宴會可能會發生什么事而絞盡腦汁。
  一直注意著亞芠的御萊突看到他皺眉,似乎有什么難解問題,不禁問道:“亞芠有什么問題嗎?”
  亞芠搖搖頭道:“我只是一直想不通為何扈伊伊直要置我們于死地?我只知道我們家和他有仇,可是到底是什么仇,竟讓他數度公開要置我們于死地,德野王對這情形也不管?我真的不了解。”
  御萊一嘆,眼光飄向正不知神志飄到哪的翰羅。
  良久,翰羅終于回過神來,輕嘆一聲道:“御萊,你就跟孩子們說吧!也該是讓他們知道的時候了,我有點累了,先去休息了。”
  說完翰羅就先離開書房,看著父親的背影,御萊輕輕嘆氣,開始說出一件五十年前的事。
  原來,再五十年前,翰羅、扈伊,還有他們的奶奶本事自小一起長大,感情非比尋常。
  三人本是比鄰而居的好友,更是相互結拜為兄妹,但隨著年歲漸增,逐漸的,他們的奶奶-瑛慧.碧-已是一個出落的十分美麗的十六歲少女,也逐漸的引起扈伊的愛意,兩個人很快的墬入愛河,當時翰羅因不及扈伊溫柔體貼,雖也有愛意但因身為兩人大哥的身分,一直不敢對叫他大哥的瑛慧開口示愛,等到扈伊及瑛慧成為情侶時,他更開不了口,傷心的翰羅決定毅然而然的去投軍,遠離沐浴愛河的兩人,來個眼不見為凈,避免傷心。
  三年后,翰羅因陜西關之役,被公國封為男爵,受封男爵,又是公國英雄,翰羅可謂名利雙收,回到家鄉時,可謂衣錦還鄉。
  受到鄉親的盛大歡迎,這其中當然還包含著扈伊及瑛慧。
  看到翰羅如此盛況,扈伊不知不覺羨慕起來,就在五天之后,扈伊突留書出走,說要闖一番事業,要瑛慧等他一年。
  看到此信時,瑛慧傷心欲絕,當時的他們已是訂婚,再三個月就要結婚了,但扈伊竟說走就走,完全沒考慮她的感受。
  聽到此事后的翰羅,雖因扈伊的關系,而把愛意深藏在心,但也不忍見瑛慧如此傷心,于是他便利用手下勢力,找尋著扈伊。但經過一年,不但沒找到扈伊的蹤跡,扈伊也沒照約定回來。
  眾人皆以為扈伊已經遭到不幸了。
  終于,在一年半之后,翰羅提起勇氣,向瑛慧求婚。
  在這一年半之中,翰羅每日安慰瑛慧,尋找扈伊更是不余遺力,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瑛慧逐漸淡忘扈伊而愛上翰羅。
  因此,當翰羅一求婚,瑛慧考慮三天之后終于答應,二人再四月十八日當日結婚。
  原以為就此過著幸福的日子,可惜蒼天弄人。
  就在翰羅及瑛慧結婚的四個月后,扈伊回來了,夾帶著當世十大高手之水妖王關門弟子的光環,回到村子。
  經由村人的說明,他才知道,他已晚了四個月回來,瑛慧已嫁人了。
  嫁給他的結拜大哥翰羅。
  聽到這一個消息的扈伊先是驚訝、懊惱,后悔,然后,依股無法自治的憤怒由心中升起。
  他不相信,他最愛的女人竟然背叛他嫁給他最信賴的人。
  不!不!瑛慧嫁給都可以,就是不應該嫁給翰羅。
  一時之間,深覺被自己最深愛的兩個人背叛的扈伊再也無法忍受,發瘋是的奔出村子。
  風塵仆仆的扈伊花了半個月的時間來到原曙城斯達克男爵府。
  他所看到的是翰羅及瑛慧幸福的生活,深覺被背叛的傷害立即轉成滔天的怒火。
  不加思索,扈伊立即奔到正要出游的翰羅夫婦面前。
  看到扈伊突然的出現,翰羅及瑛慧的驚訝可知有多大了。
  不加思索的,瑛慧奔上前道:“扈伊,你終于回來了,這些日子以來你到底到哪去了,我們很擔心你你知道嗎?”
  扈伊面色一寒,身手往瑛慧大力推開:“你這賤人,不用你假好心,我好的很。”
  被扈伊出奇不意的一推,瑛慧驚叫一聲,往后跌倒,撞在門前石階上昏倒了。
  看到瑛慧這樣子,扈伊不由深感后悔,正想要上前察看時,一陣犀利的勁風已向他的門面襲來,正是翰羅。
  翰羅畢竟是軍人,雖因見到許久未見的義弟而十分高興,但他隨即想到現實的狀況,瑛慧已成為他的妻子,加上扈伊一臉暴厲之色,翰羅不認為他是來恭喜他們的。
  因此他深深戒備著,但他也沒想到扈一一見面就連話也不說的出手傷了瑛慧。
  看到愛妻被扈伊打暈,怒極的翰羅不由暴怒的一上場就是一拳。
  扈伊雖閃過了,但一絲因瑛慧而起的愧疚也被翰羅的一拳勾消,更挑起了他怒濤般的奪妻之恨。
  不甘示弱的反擊起來,霎時,只見原本是結拜兄弟的翰羅和扈伊像對有深仇大恨的仇人,出盡全力的打斗著。
  當時的扈伊雖是水妖王的的弟子,但因修為年淺,哪是在經歷戰場鍛煉出來的翰羅的對手。
  因此,不到三百招,扈伊就被翰羅完全的打垮了。
  總算翰羅顧及兄弟之情,及畢竟算是他兩人先對不起扈伊,所以未為下殺手,保存了扈伊一條命。
  說到這,御萊不由嘆口氣道:“但這是悲劇的開始,父親請醫生來為母親檢查后才知,母親已有兩個月的身孕了,但這一撞,我大哥,你們的大伯未及降生就這么又回到神的身邊了。”
  接著,御萊悲哀道:“兩年后,扈伊再度出現在父親及母親的面前,再度挑戰父親,約戰于三個月后原曙城外迷途森林。”
  “當時你們奶奶已懷有為父七個月了。”
  “獲知你們爺爺要和扈伊決戰,夾在兩個她皆深愛的男人之間,奶奶在野經不起折磨了,精神及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終于,奶奶在生下為父后三天,過世了。”
  御萊臉現古怪的表情:“那一天正是父親與扈伊約定決戰的當天。”
  又聽御萊恍若夢囈般道:“在我稍長人事之后,管家才告訴我,那一次是唯一的一次,武勇過人的父親沒去赴決斗之約,連續三天三夜陪在母親遺體身邊,不斷的說著旁人聽不懂的話,直到管家硬把虛弱不堪的父親硬拉去離去為止。”
  “而那一次,根據在旁等待觀戰的人說,決戰那天,扈伊等兩天之后,就再觀展的最后一人也走時,突聽一陣巨大的雷聲,及一陣強烈的白光傳出,等到有人去看時,才發覺,原先扈伊站立處已變成一個足有二十公尺大小,三公尺深的大坑,坑沿還留有“廢物”兩個字,而扈伊已不見人影。”
  亞芠四兄弟聽的不由一陣怪異的感覺涌上心頭。
  御萊續道:“也許是母親為兩個她最深愛的男人做最后一次的排解吧!”
  “只可惜,十年后,扈伊又再度出現在我們面前,而且是以公國德也王救命恩人的身分,就任公國宰甫(相當于宰相副官)的樣子站在父親面前。”
  “當時的父親立即對扈伊提出決斗要求,而被他以同朝為臣,及不與有脫逃紀錄的懦夫決斗為由而拒絕,恨的父親當時幾乎辭官以求一決勝負,只是為德野王所勸阻。”
  “自此以后,因政治理念的不同,我們家和扈伊的仇算是越結越大了,而德野王也樂的利用此形勢,讓我們兩家彼此相節制,避免有任何一家獨大。”
  亞華、亞旭、亞若、亞芠四兄弟聽完后實在是不知該說什么,老一輩的恩怨竟是如此的復雜!
  御萊叮嚀道:“這些是聽完放在心里就好,不要隨便亂說,以免爺爺聽了又勾起他不愉快的回憶。”
  四人一致點點頭。
  亞若喃喃道:“奪妻之恨,殺子之仇、害妻之恨,每一樣都足叫人把命拿命來搏。”
  亞芠聽三哥這樣一講,心中一震,他想到一個足以把我們完全變死尸的大漏洞。
  轉頭一看亞旭也是臉色蒼白的瞪著他。亞芠知道兩人也了解對方已想到同樣的東西。
  亞旭苦澀道:“爸,你說那扈伊在五十年前就擁有如此威力的“武器”?”
  “德野王要致我們于死地的傳聞看來是不假了,從我們軍中的勢力分配上,我們以二個月未曾踏足我的部隊了,前些日子,啟琮(御萊副將)偷偷跟我說,德野王在一個月前已發布一連串的人事命令,大量安插他的親信到我們的部隊中的重要位置,而身為主官的我竟不知道,看來他已利用戰敗的機會,借偵訊之名,將我們行隔離軟禁之實了。”
  “現在他大概已完全掌握我們的部隊,所以才有所行動,看來這次宴會是宴無好會了。”御萊目光掃過四兄弟后道。
  亞旭臉色十分難看:“德野王如果真的敢藉由扈伊之力,將我們一網打盡,那他如何對廣大的民眾及議會交代?”
  亞芠接口道:“如果他握有相當對我們不利的東西呢?如前些日子不是查不出通敵間諜嗎?如果這是德野王的陰謀,那他大可假造一些通敵書信,說我們是間諜,到時我們可就百口莫辯了。”
  御萊臉色大變,二話不說,飛快的起身奔離,亞旭及亞芠互看一眼,馬上也跟在父親背后離去,身后亞華及亞若雖不知情況,但也跟了上來。
  來到御萊房間的亞芠等人看到御萊正一臉無法置信的坐在椅子上,他的手上捧著一個五十公分大小的黑色木盒子。
  亞華問:“爸,你是怎么回事?”
  御萊打開盒子,眾人看看空空如也的盒子,不知御萊是怎么回事?
  御萊輕聲道:“這盒子是我用來裝和岳父通信的信件。”
  亞旭及亞芠同時驚呼道:“什么?”
  亞若奇道:“用來裝信的盒子又如何?有何奇怪的,我也有一個呀!干嘛要大呼小叫的。”
  亞旭苦笑道:“盒子本身沒什么,重要的是里面的信件,本來就怕德野王會假造我們通敵的證據,現在這些信如果落在他手中,那后果可不堪設想。”
  看到亞若一臉莫名其妙,亞旭再解釋道:“在我們心中,這些書信只是聯絡感情的普通書信,但在國人眼中,這卻是我們斯達克家和敵國泰龍帝國第一大世家-隆家通敵叛國的書信呀!畢竟除了少數人外,別人可不知道斯達克家第二個女主人是隆家的女兒。”
  這下亞若才知道嚴重性,訥訥道:“那我們該怎么辦?”
  亞旭正要開口,亞芠已搶先道:“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找出這偷信的內賊,然后再想如何度過三天后的宴會困難。”
  亞旭點頭道:“亞芠說的沒錯,正該如此,爸,你的意思如何?”
  御萊心灰意冷道:“就照你們說的去做吧!”
  亞旭點點頭,正要叫其他人出去,御萊突遲疑道:“如果我說要離開公國,你們覺得如何?”
  四兄弟一陣吃驚,“離開公國?”,這可想都沒想過,但深思之后,卻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于是四人分別點點頭。
  御來看他們皆同意,嘆口氣道:“如果能安然度過此次危機,我們就找個沒人的地方隱居吧!”
  說完,他揮揮手,亞華四人便離開房間。
  四人一番商議,既然要離開公國,那一切就以這為目的,一切保持正常,連內奸也不找了,只是設想如何度過三天后的危機,甚至作最壞打算,萬一要以武力逃離公國,該如何做?
  一切計劃好之后,剩下的就是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