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天魔神譚29 相逢之夜

緊張的看著亞芠帶著九十九個死神小隊的人馬來到自己的面前,以剩余的九鬼為首的荒門盜團所有人不由的感覺到手心緊張的冒汗。
  雖然說赤鬼及其它同伴的被殺讓他們義憤填膺,但是比起替赤鬼報仇,他們更擔心的是自己的小命,光是剛剛力奧的那一刀,就已經沒有人有那個自信可以接的下來,更何況眼前,力奧還不是最強的那一個,光是看到渾身散發著無形的殺氣的亞芠,所有人就知道,這一支可怕的隊伍是以亞芠為核心,力奧還是居于次位,那展現出來的實力,叫他們本能的感覺到不祥!
  輕輕的咳了一聲,十鬼里的老大,那個站在眾人的面前的那一個身穿黑色的衣服手里還拿根長槍的高瘦的中年人幽鬼,對著來到他們的面前就不言不語,直直得盯的他們心中發毛的亞芠道:「朋友,你們到底有什么目的?為什么悶聲不響的就殺害了我的手下?」
  亞芠冷冷的看著他,淡淡道:「你們是荒門盜團吧?」
  幽鬼心中遽然的一驚,他沒想到亞芠一出口就是問他們是不是荒門盜團?難道亞芠是專門沖著他們來的?
  又聽到亞芠道:「三天前,你們襲擊了一輛馬車,還殺死了其中的一個人是不是?」
  幽鬼心中更是一驚,三天前的事情他們做的極為的隱密,為什么亞芠一出口就是問這件事?而且聽亞芠的語意并不是在詢問他們有關這件事的始末,只是有種好像根本就已經確認了,現在只是在做一種驗證的詢問而已的味道。
  身為一個大陸上的第一盜團,幽鬼當然也有著自己的自尊,雖然剛剛死神小隊的人展現出了高強的力量,但是,并不就是表示他就怕定了亞芠他們。
  只是想說如果說這是一場的誤會的話,那就暫且放過了這次的報復之心,且先讓亞芠他們離開,避免自己一方的所圖因為同時的樹下兩個敵人而功敗垂成,況且亞芠等人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威勢也讓他們所有人感覺到心慌慌的,實在是不愿在這么的一個緊要關頭又再度的節外生枝。
  可是,一聽到亞芠這么的一問,包括了幽鬼在內的所有人不由的心中一涼,對方不但知道他們的身分而且還清楚的知道了三天前的事情,根本就是正對著他們來的嘛!
  想通了這一點,也知道避無可避,幽鬼反而激起了心中的兇氣,忽然的高聲的笑道:「哈哈哈哈,沒錯,老子我們正是荒門盜的大爺們,小子,你到底想要干嗎?」
  「難道你們是商聯里的人?小子,你是專門來找你們的那個什么女王的小情人的?」
  「告訴你,你們來的太晚了,你們的女王早就是我的人了,還不快來見過我這位新上任的親王?」
  幾乎是盡其輕蔑的嘲弄著亞芠,幽鬼露出了充滿了惡意的嘲笑。能夠身為荒門盜的十鬼中的代表性人物,幽鬼絕對是一個厲害的人物,除了他擁有著盜團里的第一號的實力之外,他還有著與他的實力成正比的智能,不然哪里能夠統領這一群的兇悍盜匪。
  只是,幽鬼的智能往往是敵人的噩夢,他最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將敵人給玩弄至死,許多面對他的敵人往往被他三言兩語的就挑中了心中的心病,刺激的喪失了理智,而讓他給殺死,所以幽鬼又有著另外的一個外號叫做惡毒鬼。
  而現在,當他一確認亞芠他們的目的就是要來就妃雅時,他又立即施展了他一貫的手段,用言語挑動著亞芠等人的心中焦慮所在,企圖讓亞芠他們失去冷靜而讓他們有機可趁。
  的確,他成功了,這一番話真的是成功的挑起了所有人憤怒,尤其是亞芠。
  幽鬼這么的一說,讓亞芠的心中充斥著翻涌的怒濤,可是亞芠的心中越是憤怒,他的臉上卻相反的瞬間變的無比的冷厲與平靜,唯一可以窺探出來的就只有亞芠身邊忽然狂涌而出,那恍若實質,冷可凍骨的無形殺氣。
  雖然震驚于亞芠所釋放出來的可怕殺氣,但是,幽鬼卻是相當的高興看到了除了亞芠之外,其余的死神小隊的所有人臉上的憤怒神情,他在心中暗暗的叫道:「來吧!失去冷靜的人就失去了勝利的資格。」
  不過,幽鬼他也知道光從剛剛的表現上看來,亞芠這一方雖然只有一百人,可是卻是他們成立以來面對的相當險惡的一戰,悄悄的在背后做著一連串的手勢,通知著自己這一方的所有人,準備一場的硬仗。
  忽然,亞芠笑了,完全令人無法離解為何而笑了,完完全全不帶一點人味的笑了,這一笑,頓時使的眾人的心中的溫度陡然的降低了好幾度,因為亞芠的笑容讓人感覺到極點般的超低溫度!
  慢慢的將右手給舉了起來,亞芠的右手上,自手肘以下,幕然的變成了燦爛的銀色,遠遠的看起來象是由銀子所鑄成的一般。
  手背忽然的出現了由五顆拇指大小,分別的呈紅黃藍綠白五色的小獸幻晶所組成的五芒星。
  右手往外一揮,一瞬間,在亞芠的身邊,分別的出現了金焰,青風,藍電,黃芒四種的現象,隨即,有形無質的能量一瞬間在亞芠的身邊聚合。
  閃耀著強烈的雷電光芒的雷霆神鷹-雷羽,仰天咆嘯著的金黃色的撼地熊王-暴王,旋風寰身懸浮在半空中的風雷狂狐-九尾,燃燒著幾乎可以燒盡一切東西的高溫金焰的金焰圣獅-猛炎。
  四只小幻獸在亞芠的力量驅使下,再度的以著能量體的形狀出現在亞芠的身邊。
  看到忽然以著極為詭異的方式出現在亞芠身邊的那四只足足有三公尺大的能量幻獸,荒門團里的所有人不由的心中一驚,他們完全不知道到底這四只看起來怪模怪樣,但是好像蘊藏著極大的威力的力量的幻獸又是從哪里里來的?
  冷的完全沒有一絲人味的笑容自亞芠的嘴角慢慢的消失了,敏感的人忽然的察覺到亞芠這時的雙眼忽然的變成了爛銀色的怪異瞳色,同時亞芠輕聲道:「該死!」
  此話一出,同時伴隨著的是一陣震天作響的獅吼,鷹鳴,熊咆,狐嘶,同時金,黃,藍,青四射光芒自亞芠的身邊往幽鬼飛射而出。
  幽鬼等人遽然一驚,同時的大叫道:「兄弟們上呀!」
  一揮手中的長槍,幽鬼詭異的閃躲過了四小的襲擊,長槍往亞芠的面前疾電般的直刺而來。
  同一時刻,凱特與力奧同聲的叫道:「死神小隊聽令,滅殺!」同時的隨在四小的身后沖入了荒門盜的人群中,沿途所經之處都帶起了一連串的慘叫聲。
  看到了四小所經之處幾乎無一合之對手,這已經叫荒門團的一般的成員夠震驚的了,在聽到了凱特與力奧同聲發出來的命令,滅殺!好狠的命令,好濃的殺機,但是也太自大了吧?
  憑這眼前的一百人竟然敢對他們這一群的大陸第一盜團,人數還是他們的十倍以上的人說出了滅殺這樣的一句話來,怎么不叫所有人為之憤怒,那豈不是太瞧不起他們了?
  可是,接下來的發展卻又叫他們不由的膽戰心驚,再一次的重重打擊著他們因為憤怒而激起來的戰意。
  當凱特與力奧的命令一出口,接獲到了命令的死神小隊的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叫道:「鎧化!」
  九十六個死神小隊的人,一瞬間在眾人的面前渾身散發出了各種的光華,無一例外的,所有的人的獸幻鎧幾乎是在身上穿上了覆蓋全身高達九成以上的面積的各種獸幻鎧,或腳邊,或手上,或肩上,全都停留了一只小小的可愛幻獸分身。
  但是,瞧在荒門盜團里的人的眼中,那只小小的幻獸分身卻一點也不可愛,反而象是死神的身影般,叫全部的人全都毛骨悚然起來,雖然還未開始打起來,但是近乎絕望的心情卻已經完全的充斥了所有的人的心中,包含了除已死的赤鬼還有正專注的對亞芠發起攻擊的幽鬼之外的其它八鬼。
  怎么可能?眼前的這一群人竟然個個都有著以前只聽聞過,大多數人甚至不曾親眼見過的九階帝王鎧?
  這怎么可能?在他們的所知中,擁有九階帝王鎧的人都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不是各國家的重要人物就是獨霸一方的人物,而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一隊全部都由九階帝王鎧所組成的可怕隊伍,難道他們是在做夢?而且是在做那種一輩子也無法遺忘的最可怕的那種噩夢?
  可是事實上他們的感官卻告訴他們,他們并不是在作夢,而是貨真價實的在眼前出現了一隊擁有九階鎧的人物來,那么能夠統領這樣的一群的人物的首腦會是怎樣的一個可怕的人呢?
  所有的人不由的同時的轉過頭去看向亞芠這一面,他們卻看到了一個詭異的景象,幽鬼的槍尖已經是直指亞芠的鼻尖,就差幾寸就可以刺穿了亞芠的臉,但是亞芠卻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反擊或是躲避的打算,不是亞芠不想,而是根本沒有那種必要。
  在幽鬼的槍尖面前,不知道何時竟然的出現了一團的白光,看起來象是極為微弱的拳大白光竟然硬生生的將幽鬼那看似雷霆萬鈞的一槍給強行給擋了下來,任由幽鬼用盡了全力卻連一公分都前進不了。
  而發出了這一團的白光的竟然是站在亞芠的身邊,那個此刻攏罩在一種無法形容的奇特光輝下,看起來渾身充滿著神秘感的朦朧之美,卻又宛如弱不禁風的美麗女郎-夜月。
  此時,在夜月的身邊,還有著另外的五色光團在她的身邊圍繞飛舞著。
  面對此情此景,荒門盜團的所有人幾乎戰意全失,完全的喪失了任何的反抗意識,這叫他們怎么打呀?
  一群近百的擁有九階鎧的人物,兩個不穿鎧也能一刀將身為首領之一的赤鬼一刀斃命還是有過無功的小隊長級的人,一個隨隨便便發出了一團的白光就可以擋住幽鬼的全力一擊的妙齡女郎。
  還有,那一個雖然沒有出手,但是隨便的發出了四只奇怪的,但是威力卻極為駭人的可怕怪物的首領,面對著這樣的一群的怪物,要叫他們怎么打呀?
  可是,就算他們已經完全的沒有了一點的反抗的心思,死神小隊的人卻不會因此而放手的。
  也許一般的正義之士在看到了敵人完全沒有反抗的心思時,也許會手下留情,放他們一條的生路。
  但是,可惜的是,現在荒門團所面對的不是別人,可是亞芠親手訓練出來,承襲了亞芠的一貫理念,一但對敵殺無赦的死神小隊。
  在荒門團中的大部分的人幾乎放棄了與他們反抗的意圖之下,死神小隊完全沒有一絲的猶豫,忠實的執行著自己所接獲到的命令-『滅殺』!
  讓人極度意外的,名列大陸第一盜團的荒門盜團與死神小隊的第一次兼最后的一次戰斗,竟然是這種戰局普一開始就結束的局面,手起刀落之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荒門盜團竟然就已經僅剩下了還與夜月在堅持的幽鬼還有被嚇呆了的其余的八鬼,僅存活九人的凄慘局面。
  事實上,以荒門盜團的實力如果可以發揮出來的話,絕對可以讓死神小隊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才可能獲的慘勝的,可是死神小隊所戰線出來的實力卻又深深的在他們的心中埋下了無可相抗的畏懼種子。
  打從一開始的暗襲就屠去了他們近五分之一的人員,力奧的一刀斬赤鬼,四小的詭異現身,一直到最后的九十六個九階帝王鎧的驚人事實。
  這些在荒門盜團面前展現的事實,一再的打擊著荒門盜團的所有人的信心,尤其是九十六個九階帝王獸幻鎧的同時現身,受限于帝王獸幻鎧的可怕力量觀念,更是將眾人給推入了絕望的深淵,令他們滋生出無法匹敵的念頭,最后終于使的這名聞大陸的第一盜團像一個鬧劇般的,在幾乎沒有反抗動作下,被死神小隊給一一冷酷的屠盡了,落的一個大笑話。
  這恐怕是沒有人可以想象的到的吧!
  看了因為與夜月的光神圣珠僵持不下,而弄得滿臉通紅的幽鬼,還有被四小與死神小隊給包圍住的那八個臉色慘白的八鬼,亞芠的爛銀的眼中閃耀著平靜的光彩。
  輕輕的伸起了同樣爛銀色的右手,亞芠伸出了食指輕輕的在幽鬼的槍尖上一點。
  幕然,亞芠的手背上,那顆從來不曾閃耀出任何的光彩,代表著原八階光榮虎王的白色幻獸結晶竟然開始散發出了閃耀的白潔光彩。
  夜月驚異的看了亞芠一眼,亞芠曾經坦承,他的魔法生命奇跡中,他一直無法領悟出何謂光的意義,所以他不會光系的魔法,也因此,他一直無法任意的操縱五小中,位階最高,威力最強大的光榮虎王-烈芒。
  所以在三天前,當亞芠對她傳授他獨具的生命奇跡的魔法時,亞芠也虛心的向夜月請教光系魔法的原理,以求他自己可以早日的自由操縱烈芒,但是,夜月作夢也沒想到,才不過三天的時間,亞芠竟然就可以掌握住光魔法的本質,融入了他自己的魔法系統中?
  答案很快的就揭曉了,當指間一接觸到槍尖時,亞芠的眼中忽然的并發出無比燦爛的銀色光輝,朗聲道:「出來吧,烈芒!我的光之虎,輝光魔虎!」
  一瞬間,隨著亞芠的話聲一落,爛銀色的指尖奇異的閃耀出璀璨刺眼的白色光華,宛如一道無比光亮的流星由亞芠的指尖發出。普一出現,這到白色流星立即將幽鬼的長槍化成了一堆的鐵渣,而首當其沖的幽鬼更是連哼一聲都來不及的就這么在這強烈的白色光華下消失不見了。
  將幽鬼化成了人間的塵土之后,白色的光華一瞬間漲大起來,眾人這也才看清楚那白光原來是一只神態威猛無比,渾身洋溢著璀璨的純白光芒的威猛光虎。
  光虎烈芒彷佛是憋久了似的,一個幽鬼似乎無法滿足牠的大逞威風的念頭,發出了一聲的震天虎嘯,一轉身,帶起了長長的白虹身影,往被嚇呆了的其它八鬼飛撲而至。
  而八鬼根本連一絲興起為自己的生命而反抗的念頭的機會都沒有,在烈芒巨大光彩的身軀一撲之下,步上了幽鬼的后途,不留半點殘渣的消失在人間紅塵里。
  至此,暨兩年前的第一盜團疾風劇盜的后路,兩年后的第一盜團荒門盜團又再度的自人間蒸發,諷刺的是,兩個天下第一的先后盜團可以說都是終結于同一個人的手中。
  完成了自己在能量體的狀態下的第一擊的烈芒,威風凜凜的站在場中,耀眼的身軀并發出了強烈的光芒,仰天的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吼聲,一副暨得意又威風的樣子。
  隨著烈芒的吼聲,其它的四只幻獸,猛炎、九尾、暴王、雷羽也隨同的響應著發出了震天的吼叫聲。
  一時之間,虎嘯、熊咆、鷹鳴、狐嘶、獅吼充斥著整個小樹林,忽然的,一聲又長又凄厲的綿長高亢的狼嚎隨之的響起來,幾乎壓過了五小的吼叫聲。
  原來是亞芠身邊的貪狼星似乎不甘寂寞的也隨之的發出了牠獨特而充滿了王者雄風的獨霸嚎聲,六幻獸不斷的吼著叫著,似乎用著牠們的聲音來向所有人宣布著,來自銀月下的惡魔,終于在睽違了兩年之后又再度的重展雄風。
  而大陸上的第一盜團-荒門盜團,便是那奉獻給惡魔的祭品!
  當四小幻獸再戰斗中發出來的第一聲的叫聲時,因為距離稍遠而顯的有點微弱的叫聲隨著晚風飄到了遠處,飄進了在樹林中央的石板屋中,鉆進了屋子里的三個人的耳中。
  四小的叫聲驚醒了閉目養神中的妃雅還有歷鉔、耐得三人,三人莫名奇妙的互望一眼,渾然不知到現在外面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尤其時晚風中傳來的,還有夾帶著一聲聲微弱的慘叫聲,更是令她們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絲的希望,不管如何,事情應該對她們有利的吧?
  尤其是妃雅,聽到了那隱藏再慘叫中模糊的四種叫聲,帶給了妃雅她的心,一陣一陣的震動,好熟悉的聲音呀!只是可能嗎?來的太過于突然的鳴叫聲叫妃雅心中患得患失的,不知道外面所上演的是不是自己向來很熟悉的景象,也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了。
  直到,那一聲攏罩著整座樹林,震的樹林里的樹木枝葉不停的抖動,也震的原本在石板屋里到處的走動的白金龍不由自主的圈縮起來,一副顫抖驚駭的害怕模樣的凄厲高亢綿長狼嚎聲傳來,妃雅終于忍不住熱淚盈框,猛的站了起來。
  不顧自己的虛弱身體,猛然的沖出了石板屋,往那傳來那聲她永遠不會忘記的狼嚎聲的那方向沖了過去,因為那聲的狼嚎是她這兩年多來連作夢都想要再聽到的聲音,那聲的狼嚎就幾乎是那個人的代表。
  剛剛沖出了石板屋沒有多久,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個個穿著深黑色的衣服,左臂上有著她向來熟悉但是卻已經兩年不曾見過的六角形死神鐮刀徽章的熟悉臉孔。
  看到她奔來,所有人不由的露出了真誠喜悅的笑容,無言的,死神鐮刀的所有人靜靜的分開了一條的通路來。
  淚眼模糊中,妃雅瞧見了,在那通路的盡頭,有著一個人站在那里,那是有著一頭隨風飄揚的雪白長發,一身漆黑的穎長的人影,可是她這兩年來朝思暮想的身影?
  一個立身不穩,心中的狂喜令妃雅幾乎站不住了,忽然的旁邊有一個人身出手來扶住了妃雅,妃雅轉頭一看,同樣的一身黑衣飄飄的絕麗女子扶住了她,夜月,是夜月!
  夜月的臉上充滿了盈盈的笑意,扶著她面對著正慢慢的朝她走過來的亞芠,同時的給了妃雅一個充滿鼓勵的笑容,隨即慢慢的退到了一旁。
  終于,在妃雅幾乎以為是經過了一百年的漫長的短暫等待的時間后,亞芠走到了她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那一張俊美無濤的臉龐,妃雅的眼中又忍不住的溢出了晶瑩的淚珠。
  淚眼模糊中,她只聽到了亞芠面含無比溫柔笑意的輕輕說出了一句:「好久不見了,讓你久等了!」
  夠了,妃雅在心中叫著,再也忍不住的大呼一聲:「亞芠!」同時的,一個前撲,撲進了亞芠的懷中,緊緊的捉住亞芠,淚水象是開了閘的水門,怎么也停不住。
  兩年來的人前堅強,人后落淚的辛酸,長久的等待與擔心,在這一刻,全都化成了那一聲的呼喊還有無盡了淚水而宣泄出來,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卻發現此刻自己只會流淚,只會也只能流出了喜悅的淚水而已。
  滿懷著祝福的笑容,在夜月的示意下,死神小隊的所有人無聲無息的離開了這里,將空間留給了他們,這一刻,是屬于有情人的。
  當死神小隊在石板屋中找到了重傷的歷鉔還有耐得,并且將他們給扶出了樹林,所有人在樹林中等了約一個小時,終于等到了亞芠與妃雅出來了,只是走出來的是亞芠還有被亞芠緊緊的抱在懷里的妃雅。
  夜月迎了上去,赫然的看到了妃亞在亞芠的懷里竟然是雙目緊閉,臉上的淚痕未乾,但是嘴角卻洋溢著無比幸福的笑容。
  亞芠輕輕的道:「妃雅累了。」
  所以一見到他不久之后就徹底的放松的在他的懷里睡著了,這句話亞芠沒說,但是夜月自是能夠理解。
  夜月微笑道:「大哥,要不要我叫人…….」
  亞芠難得的溫柔的笑著,輕輕的搖搖頭,低頭看了一下就算是在熟睡中,還不忘緊緊的捉著他的衣衫妃雅的小手,溫柔的笑道:「不用了,就讓我多抱她一會。」
  夜月無聲的啞然失笑,她這個大哥呀!這可是萬年難得一見的景象唷!要是妃雅還醒著的話,恐怕會因為這難得的柔情表現而高興的好幾天睡不著覺吧!
  抿嘴一笑,夜月點點頭的轉過身去對著凱特一示意,同時的搖搖手,表示不用了,而且忍不住的對力奧吐了吐舌頭。
  凱特也不由的一笑,力奧則是有點不相信的看著亞芠,最后終于確認夜月的意思沒錯,只好扔掉了手中已經備便好的簡易擔架,而歷鉔與耐得已經躺在了另外的兩個擔架上,力奧手中的是第三個。
  亞芠慢慢的走到歷鉔與耐得的面前,輕聲的對著他們道:「辛苦你們了。」
  歷鉔與耐得互望一眼,最后歷鉔代表發言道:「團長,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亞芠驚異的看了歷鉔一眼,他應該沒聽錯吧?歷鉔怎會叫他團長?
  不過現在不是追問的時間,亞芠淡淡的道:「先回去再說吧!」說完,亞芠的身上忽然的浮現了柔柔的金光,形成了一個半圓的真氣護罩,將自己與妃亞罩在其中,微一舉步,上半身幾乎完全沒有任何震動的往前移去。
  在亞芠身后的力奧不由的乍舌道:「老天,頭兒在做什么?只不過是要回去,干嘛用真氣形成一個護罩?」
  一旁的夜月忍不住的白了力奧一眼,喃喃道:「好一個傻子!」說完,夜月不里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的力奧,自顧的追上了走在前面的亞芠。
  被夜月莫名其妙的罵聲傻子的力奧更是滿頭霧水,凱特忍不住的拍拍自個兄弟的肩膀,忍笑不住的悶笑道:「力奧,做了這么久的兄弟,我現在發現,你還真的象是夜月所說的,果然是一個傻子。」
  力奧被凱特這么一說,忍不住的問道:「為什么連你也這樣說?」
  凱特不由的長歎一聲,同時也忍不住的對力奧白了一眼,像夜月一樣不在理會他,自顧的往前追著亞芠與夜月的身影。
  而其它的人則也是悶笑不已,也隨著跟了上去,倒是一旁的歷鉔還算好心一點,但是也忍不住的悶笑道:「我說力奧呀!這夜深露重,還有陣陣的涼風,如果一個人在熟睡中是不是會很容易生病吧?」
  力奧點點頭道:「沒錯呀!但是這跟凱特與夜月罵我傻子有什么關系?」
  歷鉔兩眼一翻,他放棄了,對著旁邊的兩個抬著他的死神小隊嘆氣道:「算了,我們走吧!」
  一旁的死神小隊則是根本已經笑翻天了,一旁的耐得也是悶笑的比給了力奧一個手勢:【傻瓜!】
  力奧喃喃道:「干嘛每個人都笑的那么詭異,還都罵我傻瓜?我就是不懂嘛!」
  說完,力奧這才發現到,在這里竟然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其它的人都已經跟上亞芠的金色身影了,忍不住的叫道:「喂,等等我!」
  話一出口卻又更引起了前面的死神小隊的所有人的悶笑,要不是顧忌會吵到某人的話,恐怕會笑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