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8 荒門盜團

黑夜里,距離荒野外的一個不知名小徑的路邊,一個黑衣白發的穎長人影寂靜無聲的站在路邊,在這一個人影的面前,一堆馬車的殘骸橫放在小徑旁。
  從馬車的殘骸可以看的出來,在未遭人破壞之前,這應該是一輛豪華的馬車,這從那破爛的車身上那些很明顯的被硬拆卸下來的痕跡,還有四周那些不小心遺留在地面的某些金光閃閃的裝飾品可以看的出來。
  再則,在這馬車的四周,那范圍頗大的凌亂痕跡,斑斑血跡,兼或遺留了幾把的殘刀斷箭更是可以看的出來這輛馬車很明顯的是遭受到了大量人群的洗劫,而且當時曾經發生了激烈的戰斗。
  白發人影靜靜的站在馬車前,不言不語,人影抬頭望向了天空,但是眼睛的焦點不知道看向哪里里,四周更是寂靜無比,難以形容的詭異氣息以這個白發人影為中心像四周蔓延。
  忽然,在這個人影的背后出現了三個人影,那是兩男一女,同樣的身著黑色的衣物。
  后來出現的人影當中的一個人對著原先的白發黑衣的人影微微的一躬身道:「頭兒,北斗的消息指出,四大盜團里的荒門團曾經在半個月前在這附近現身,三天前卻奇異的消失了蹤跡,為數兩千三百個人全都不見了,連北斗都還暫時的查不出他們現在的蹤影。」
  唯一的女性也道:「大哥,商團里說這一次跟妃雅姐一起出來的有團長的雙衛歷鉔、耐得左右雙衛,還有一個替妃雅姐趕車的仆人。」
  「剛剛已經發現到了那個仆人的尸體了,而城主與雙衛卻完全沒有看見到蹤影。」最后又補充道:「那個仆人的尸體就在東方十里處。」
  白發黑衣的人影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冷聲道:「走!」一瞬間,在場的四個人全都消失不見了。
  同一時間,在距離斯達帝國的帝都近八十里處,有著一個高不過百公尺的小山坡,小山坡背對帝都的方向,有著一座不足一千公尺方圓大小的小樹林,在這座樹林中央,有著一間看來頗為破舊的石板屋,看這石板屋周圍雜草叢生年久失修的樣子,應該是帝都附近的居民廢棄不要的房子。
  這座石板屋看起來雖然不怎么大,但是,由于是用石板塊堆建起來,所以盡管廢棄多年,外表破舊不堪,實際上這座石板屋倒也還很固的很。
  在這么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這間為處于人跡罕至的石板屋周圍的雜草叢里,忽然有著十來個人影隱藏在高及人腰的草叢中,悄悄的用著潛伏在地面上移動的方式,小心翼翼的由四周往這間石板屋*近。
  由于天空的月牙正散發出了極為微弱的昏黃月光,再加上茂盛的草叢的掩護下,這些幾乎是貼在地面上爬行的人群若不是站在他們的身邊的話,幾乎是根本看不出來有著一大群的人正慢慢的往這間石板屋前進。
  而就在這群人當中的最前面的第一個人已經爬到了幾乎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了這間石板屋的墻壁,眼見他們花了三四個小時小心翼翼的在不發出任何可以讓屋里的人發現到他們的存在的輕慢動作,終于如愿的*近了這間的石板屋,這叫所有人不由的心中十分興奮。
  在所有人的眼中,屋子里面的人群就是代表著一座無窮無盡的富有藏寶庫,擒獲里面的人就代表擁有了他們作孟也想象不到的財富,而現在,他們就要將這座可以讓他們所有人十輩子也花不完的藏寶庫據為己有。
  就在第一個人悄悄的對著在他的身后的人打了一個手勢,就待他一聲令下,所有人即將群起而攻,破門而入。
  就在這同時候,異變突生,忽然的,由石板屋里那破碎的窗戶中,突然的竄出了兩條火紅色,宛如兩條約拇指粗,,長的有點過火,像極了小火龍般的兩條冒著騰騰烈焰的火紅長鞭,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從屋子里沖了出來。
  長鞭宛如在空中戲耍的火龍般,以著靈活到不可思議的伸展扭動動作,最前端幾乎是沾地的在屋子的外圍一公尺處畫出了一個完整的大圓,飛快的在屋子的四周飛繞了一圈。
  一瞬間,錯愕的眾人即使身體已經完全的貼近在地面上,還是逃不過火紅長鞭的襲擊,無一例外的發出了刺耳至極的一聲慘叫,而且也就這么一聲的慘叫,所有被長鞭掃的飛到了半空中的人全都渾身冒出了強烈的火光,落下地之后,全都變成了一具具焦黑的物體,向空氣中散發著刺鼻的焦臭味。
  躲在樹林中的十雙難掩驚懼的神色的眼睛注視著在這間石板小屋周圍發生的慘劇。
  直到那一雙靈活的火紅色長鞭縮回到石板小屋中,四周再度的恢復了寂靜,當中的某一雙眼睛處驚疑的輕聲說道:「這是第四波的人了,自從他們進到屋子里,我們的人在這一天一夜之間完全無法*近,那雙鞭子到底是什么東西?實在是太可怕了!」
  說完,石板屋的四周又再度的陷入了沉默中,一切都顯的很安靜,安靜的叫人心慌。
  忽然,隱藏在黑暗的森林中的那十雙眼睛同時的一亮,緊閉了一天一夜的石板屋終于有動靜了,破碎的大門輕輕的被人由內推了開來,一個,渾身裹在熾熱的紅焰里的苗條身影出現了。
  穿著一身的彷佛是由火焰所濃縮構成的火紅色的火焰盔甲,覆蓋著全身高達九成五以上,輕薄而精巧的輕型盔甲完全的緊貼在女子的身軀外,盔甲外圍有著正伸縮不停的火紅色火焰,在這一苗條的身影四周往外的散發著熾熱的熱焰。
  但是唯一露在盔甲外面的臉部卻又布滿了濃濃的寒霜,冷肅的神情充斥在她那冷艷至極的美麗秀容上,令人怵目驚心的可怕光芒由她的雙目中往外射出,向四周散放出濃濃的殺意。
  這個外表看起來像團高熱的火焰,神情卻宛如萬年不化寒冰的冷艷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那千里迢迢的趕來尋找亞芠,但是卻又意外的遭到了不明的人士的襲擊,導致現在被困守在這里的原豐原城城主妃雅˙蘭妮,現在大陸上人稱-冰火女王。
  慢慢的走到石板屋外三公尺處,妃雅冷然的一掃四周,右臂忽然的往前一伸,在她的面前凌空畫起了一個大圓,隨著手的動作,伸出的食指指尖上忽然的延伸出了一條看起來像絲一般的細小的淡紅長線。
  一看到這一條細微道幾乎看不見的長線出現,隱藏在森林中的那十雙在黑暗中的眼睛不約而同的閃過了一抹驚慌的神色,紛紛以著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外退去。
  長達三公尺的紅色細絲長線,隨著妃雅的手指畫出了一個完整的大圓之后,頭尾竟然相互的結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直徑一公尺多的圓圈,然后脫離了妃雅的指尖,整個圓圈以細絲為中心,猛烈的爆發出了熾熱的火紅火焰洪流,,變成了一個火圈飛旋的往四周飛射而出。
  以著詭異的圓周活動的軌跡,這一個火紅的火焰圈在妃雅的操控之下,以石板屋為圓心,往四周不斷的擴大飛旋著。
  任何的東西,不管是潮濕的小草,巨大的樹木,只要一被這火圈觸碰到立即的起火燃燒,直到這火圈消失之后,在不到三分鐘之內,妃雅已經再這石板屋的四周燃起了一圈足足二十幾公尺寬的火圈。
  站在火圈之中的妃雅,似乎已經完全的融入了火焰之中,完全分不清到底在她身邊的火是她的獸幻鎧的火焰還是燃燒的火焰了。
  遠遠的望去,妃雅就象是一尊被火焰所包圍在其中的冰霜女神,一方面既散發出了濃濃的凍煞人寒霜,另一方面卻又同時的散發著火紅的熱焰,叫人不由自主的被她的矛盾無比的寒冰與火焰所擄獲,甘心做一個撲火的飛蛾,明知火焰傷人,寒霜刺骨,卻又無法自制的趨向那寒冰與火焰的矛盾存在。
  火焰持續的燃燒著,站在飛舞的火焰光芒中的妃雅臉上依舊保持著冰冷的神情,站在遠處,好不容易的脫離了火焰的焚灸那好幾雙眼中看著火焰中的妃雅,眼中不約而同的散發著又愛又恨又羨又妒的光彩,妃雅的實力之強遠遠的超乎了他們的想象,妃雅的冷叫他們連骨子里最深處都被凍僵,妃雅的熱也叫他們難以*近,妃雅的美叫他們驚心,而妃雅的財富更是叫他們難以抗拒,到現在,他們已經是騎虎難下,就算想要撤退也不能了。
  當可以燃燒的東西慢慢的燒盡了,火焰慢慢的減弱,徒留下了一地的焦黑之后,自始至終未發一語的妃雅這才又慢慢的轉身走進了石板屋里,然后,石板屋那有幾乎等于沒有的大門又再度的關上了。
  外圍,幾雙的眼睛相互的窺視,事情發展到現在已經完全的超出了他們的預期了,面對這一個掌握了全大陸上十分之一的財富的商會首領,要是早知道她會如此的難纏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去碰她的,可是現在,仇已經結下,這一次不是妃雅被他們所擒獲就是他們所有人都死在于妃雅的手下。
  深深知道如今得罪了大陸上最富有的商會主人的他們,如果這一次沒有將妃雅給完全的控制在手中的話,如果讓妃雅給逃出了他們的掌握,那么,他們即將要面對商會的強大武力的追緝還有甚至天價般的賞金,這將讓他們在這塊廣大的大陸上無立錐之地,如今他們只能祈求沒水沒糧,而且已經被圍困了兩天的妃雅會很快的就屈服。
  回到了石板屋中的妃雅,一反剛剛的那種威風凜凜的樣子,一進到屋子中,她就象是支持不住般的坐倒在地上,渾身的獸幻鎧也象是有了自主的意識般,發出了淡淡的金光之后,由妃雅的身上慢慢的退了下來,還原成一條約手臂粗,兩公尺長,有著一身閃耀著亮麗的赤紅亮鱗的漂亮小龍,那火焰般的赤紅長鬃,對稱分叉的小巧雙角,銅鈴般的圓睛,游動不停的嘴角雙須,蜿蜒如蛇的細長身軀,四條五爪腿臂,再再的說明著紅色小龍的身分,一只超越了九階的帝王級以上的圣幻獸-白金火龍。
  白金角蟒的第四顆白金龍的卵,在兩年前由亞芠交給了妃雅,在這兩年間,這顆白金龍的卵在妃雅的手中孵化成了妃雅的白金火龍,成為了妃雅的幻獸。
  白金龍圈繞在妃雅的身邊,而妃雅則是虛弱的吐著大氣,剛剛她其實已經耗盡了她身上的最后一分的力量了。
  雖然說在這兩年中,妃雅受到了大力神王的親身指導,又有著亞芠贈她的兩顆神之鉆的協助,讓她得以飛躍般提升了自己的力量,可是,白金火龍幻化成鎧之后所耗費的能量需求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根本不是現在的妃雅的能力可以承擔的。
  想當初,亞華三兄弟本身就有著相當深厚的基礎,然后又各有著一顆最大的神之鉆協助,在清藍之境中心無旁?的潛心休習了一年多的時間,卻還是無法自由的操控白金龍的強大力量。
  而現在,妃雅的起步既慢,所擁有的神之鉆又比不上亞華他們,雖然有著大力神王洪伯的指導,但是兩年的休習還不到當初亞華他們剛進入清藍之境時功力的程度,因此雖然有著白金龍這樣的圣幻獸為自己的幻獸,但是妃雅卻還是沒有具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去操縱牠,頂多就是像剛剛那樣唬唬人還可以。
  但是,也不能否認的,在這兩年中,妃雅的力量之增長也是令大力神王稱贊有加,認為妃雅是他所見過的在短期中實力增加最快速的一個,甚至當年他自己在妃雅的這年紀時,差不多也只有妃雅現在這樣的能力,而那是他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潛心修練才有的成果,完全不像妃雅這樣幾乎是在無的狀態下進步到這一個程度。
  況且,以妃雅自己的家傳的,曾經讓她的先祖在五百年前登上十大高手之一的絕學-紅蓮飛練,再加上他的指導,將來妃雅的成就絕對是超出他的境界,更難得了是妃雅的進步幅度更是他所見過的最快的人。
  不過,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現在的妃雅可是等不到了,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應付那些包圍在屋子外的那千多人的強悍盜匪的圍攻,促使她現在只能困守在這里。
  好不容易,妃雅喘過了一口氣,兩天來滴水粒米未進,再加上剛剛的逞強耗費龐大的力量嚇阻外面的人越雷池一步的行動,讓妃雅現在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虛弱。
  黑暗的屋子里,忽然的一個聲音傳出來道:「城主,您先走吧,不要在因為我們的緣故被困守在這里,這樣我們于心難安呀!」聲音是屬于三十來歲即將步入四十歲的聲音,語氣中夾帶著濃濃的歉意與焦急的味道,這時也可以看清楚,在這黑暗的屋子里說話的人正是現在精神萎靡的窩在墻角的兩個人影當中的一個所發出來的,這兩個人正是這一次為了保護妃雅,前鐵血團的團長蓋赤將自己的左右雙衛歷鉔與耐得派了出來,說話的是歷鉔,而那個未發一言的正是耐得。
  聽著歷鉔的話,妃雅苦澀的一笑,她何嘗不知道,現在被困守在這里,時間一長的話絕對是他們三個人現在都會被外面的那些人給擒獲,如果她可以逃出去的話,他們也許會礙于她的緣故不敢傷害受傷了歷鉔與耐得。
  可惜現在說這些都太晚了,她現在根本沒有能力及自信可以逃過這一千多人密密麻麻的包圍圈,更何況,要叫她撇下歷鉔與耐得獨自的逃生,她也辦不到,先且不說他們是為了要保護她才會受傷的,在以前,她所認識的那個人從來沒有拋棄過自己的同伴獨自的逃生過,傾心戀他的她當然更是不可能去做出這種事來。
  「別說了,你們先安心的將自己的傷勢穩定下來在說吧!」
  伸手阻止了歷鉔再一次的想要出言勸她先行逃離這里的話,妃雅淡淡的說著,隨即閉目養神,表示自己累了,不愿意再討論了,事實上,她也真的是很累。
  而就在石板屋里陷入安靜時,相反的,在這座小樹林的外圍卻變的相當的熱鬧。
  時間往前推十分鐘,就在妃雅在石板屋外燃起了焚天的烈焰的同時,位在距離這座小森林約十公里外,有著一群人以著扇形的隊形,正沿著三天前遺留下來的大量的戰斗的痕跡,搜索著前進,看他們的方向,正好是正對的十公里外的小樹林,而這一群人的核心正是走在前面,黑衣白發的亞芠,還有跟隨在他的身后的凱特、力奧、夜月三人,其它的死神小隊則是分布在四周,一邊搜索地面的痕跡,一邊警戒著。
  忽然,察覺到前面的夜空中有著淡淡的火紅色的光芒,凱特叫道:「頭兒,前面………」
  亞芠斷聲道:「走!」
  話聲一出,亞芠當先化身為風,變成了一股墨黑的旋風,往那紅光的地點飛馳而去,其它的人,也響應的跟在亞芠的身后,飛快的隨著亞芠往那映照出一片火紅夜空的方向,迅速的飛掠而去。短短的十公里的距離在眾人飛快的速度下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已經來到了小樹林外。
  剛剛在小樹林外站住,站在眾人最前面的亞芠立即敏感的察覺到林子里有著一股濃厚的敵意,同時,樹林里面竟然同時的射出了十多支利箭,朝著眾人的頭上飛馳而來。
  亞芠冷哼一聲,看似隨意的伸手在胸前輕輕的一彈,金色的天心真氣脫手而出,來到眾人的面前的那一大片的利箭無一例外的,全被亞芠這看似隨意的一彈之下,全都硬生生的被亞芠用更強大的力量,沿著來時的路徑被反射了回去,霎時,當這些利箭被反彈回去之后,樹林里立即的發生了一連串的慘叫聲。
  在亞芠身后的凱特臉色一變,一揮手大喝道:「殺!」
  同時間,凱特與力奧兩人隨著凱特的大喝聲,搶進了樹林里了,而其它的人也跟在兩人的身后,隱身在這樹林的黑暗處。
  不約而同的,當死神小隊的人消失在樹林的黑暗中之時,樹林里立即的傳出了一連串的慘叫聲,只是這些慘叫聲往往都只來的及叫了前半聲,后半聲就象是被人硬生生的扼斷般,聽起來無比的怪異。
  死神小隊里唯一個一位女性,也是現在唯一的一個留在亞芠的身后的夜月,纖手輕輕的往虛空一托,一顆拳大,但是散發著強烈的光華,足以將亞芠的四周十公尺內完全照亮的光球在夜月的手中形成,懸浮在亞芠的頭上。
  亞芠略為的瞄了一下四周,然后在這顆照亮四周的光球的照路下,慢慢的走進了樹林中,而夜月則是慢慢的跟在亞芠的身后。
  一進到樹林里,宛如散步般的亞芠與夜月立即可以清楚的看到了,一路上,到處是一具具還流著熱血的尸身,當亞芠兩人慢慢的走到樹林近中心的地方時,夜月暗自的算了一下,這一路上大約見到的足足有兩三百人無聲無息的死在死神小隊的手中,尚且不包括那些隱藏在黑暗中她沒有刻意去找出來的。
  慢慢的走到了一個不到三十公尺見方的空地上,亞芠與夜月立即的看到了大多數的死神小隊幾乎都聚集在這里,而在這一處空地上,兩邊各聚集的一大群人,一邊是陌生的人群,一邊是死神小隊的人,在中間處力奧正與一個穿著黃色衣服,面目有點丑陋的中年大漢在打斗著。
  看到了亞芠與夜月的來到,死神小隊的所有人紛紛的讓出了一條路讓亞芠慢慢的*近打斗的中心處。
  亞芠一到現場,幾乎就立即的打量了對方的所有人,包含那個與力奧在打斗中,而且看來好向來占了上風的丑陋中年人。
  很顯然的,對方的人是以站在人群前的那九個中年男女為首,令人想不透的是,從站在人前的那九人還有他們身后的那幾百人,看起來似乎象是完全不相干的一群人,既沒有統一的服飾,所用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從小小的匕首到長柄大砍刀,應有盡有,好像根本不是同一組織的人,但是他們那如出一幟的彪悍神態與在跟死神小隊的對峙中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組織的陣勢結合,卻又是騙不了人的。
  而亞芠一看到他們這種似乎完全沒有一個統一標志就知道自己沒有找錯人,他們正是他這一次搜索的主要目標,兩年前五大盜團里的第二號組織,現在因為兩年前第一號組織疾風團被亞芠給殲滅了,但是卻在鐵血團的封鎖下只流露出疾風盜已經消聲匿跡而『榮升』為奇武大陸四大盜團里的現在天字號第一組織,號稱個體戰斗力最強,擁有最多人數的精英組織-荒門盜團!
  而站在其它人的面前的那九個人,或者說包含現在正在與力奧打斗中的那個人在內的十個人,正是這一支盜團里,領導的十鬼頭。
  不像其它的大陸上的任何組織有著自己的統一的服飾或是標志,正是荒門盜的最大標志。
  察覺到亞芠的到來,原本在一旁觀戰的凱特皺起了眉頭,叫道:「力奧,別玩了,快點結束吧!」
  在兩方人馬的注視下的力奧聽到了凱特的叫聲,忍不住回嘴道:「凱特,難得的碰到了一個蠻有意思的敵人,你就讓我玩玩吧!要真的等不及了,你就自己去找其它人好了,這家伙讓我來,你可別跟我搶。」
  凱特的眉頭更緊,不悅道:「力奧,快點結束,頭兒已經來了!」
  力奧這時正好被那個中年人給一拳打中了胸口,退了好幾步,聽到了凱特的話之后,不由的輕咳一下,急道:「凱特,你這死家伙,頭兒來了你也不早講。」
  「頭兒,我馬上結束他!」說到一半,力奧轉過頭來換對亞芠說道。
  聽到了力奧的話,荒門盜團里的人不由的都皺起了眉頭,這倒不是認為力奧在說大話,因為,現場的所有人,不管是敵我雙方,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的出來,力奧雖說一直是落在下風處,但是,那中年人可是穿上了他的上級七階風屬格利歐(羊)系的獸幻鎧來打的。
  而力奧,別說獸幻鎧了,他連背后的那一把赤紅長刀都沒有用上,就這么赤手空拳的與穿著七階鎧的中年人干上了,而中年人可以說是在占盡了優勢的情況下,還只是勉強的占了一點的上風,他們可不會認為力奧的力量就只有這樣而已,起碼,力奧背后的長刀應該也不是裝飾用的才對。
  而面對亞芠與死神小隊的荒門團里的十鬼中的其它九鬼則是心中更是有著無比的憂慮,連日來的進展不順,已經叫他們夠嘔的了,如今,竟然有莫名其妙的忽然的殺來了這么一群來歷不明,偏偏功力奇高又心狠手辣的人,悶聲不響的就殺掉了自己一方許多人,到現在,四周還傳來了不少的慘叫聲,殺戮還在進行中,又不知道自己一方的多少人在這時候死于非命,這已經叫他們夠震撼的了。
  偏偏,現在在他們的眼前,竟然有著一個赤手空拳,就可以跟自己一方的十個人當中,以功力來說算是十人中最少是排名在前五的赤鬼,在赤鬼全身著鎧的狀況下斗個旗鼓相當,而且看勢還有所保留,這怎么不叫他們所有人心中不由的苦澀起來。
  到底他們是再哪里里惹上了這樣的一群怪異的可怕殺手群的?
  關戰的其它九鬼心中苦澀,而與力奧打斗中的赤鬼更是在心中哀嚎著,明明他用盡了全力的一拳,重重的打在力奧那看起來完全沒有一點防備的胸口要害上,可是竟然力奧只是輕咳了一下?竟然只是輕咳了一下?那可是曾經將號稱皮肉最后的犀牛給打穿的一拳呀!
  如今,看到力奧在說完話之后,伸手抽出了他背后的長刀,看到那原本暗紅色的長刀一被力奧給握在手中之后,暗紅的刀身彷佛是被注入了無窮的活力般,變成了一把晶瑩剔透,閃耀著點點紅芒的光彩,赤鬼不但心中叫苦,更是腳底發冷,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力奧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刀一揮,劃起了一個大弧線,連人帶刀往赤鬼沖了過去,留下了一抹淡淡的人影殘痕及長虹,荒門盜團的眾人心中不由的一寒,他們作夢也沒想到力奧這樣的一個高壯的大漢竟然會有著如此的速度。
  赤鬼自己更是心中一涼,竭盡全力,他只來的及將自己的手中的大刀橫舉在自己的面前,企圖阻擋力奧這看來雷霆萬鈞的一刀。只是,他最后的一個念頭就是『原來我們之間的實力相差這么多?』
  對于赤鬼的阻擋,力奧根本視如不見,全身的功力,加上七階鎧所擬化成的大刀連讓力奧停頓一下的資格都沒有,力奧就這么連刀帶人,將赤鬼質劈成兩半。
  荒門盜團里的所有人,包含九鬼都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嚇的說不出話來了,剛剛看起來還占盡上風的赤鬼在力奧拿出長刀之后,竟然連接下一刀的力量都沒有,就這么被力奧給一刀劈成兩半,這是怎樣的一個力量呀?
  可是接下來的發展更是叫所由人由心里發寒,幾乎叫他們完全喪失了戰意了。
  在荒門盜團驚若寒瞻的注視下,一刀將荒門盜里實力在前五的赤鬼給劈成兩半的力奧,慢慢的走回到自己的隊伍里。
  若是這種情形發生在自己的荒門團里的話,那個人必定是被團里的人給視為英雄,接受英雄的歡呼。
  但是,現在在他們的面前,力奧卻象是一個做錯了的孩子般,畏畏縮縮的走到他們剛剛所看到的那個特別突出,晚了一步才過來,他們口中的那個頭兒的白發青年的面前,低垂著頭,而他們也察覺到其它的人在看著力奧的眼中,似乎完全沒有那種歡喜的感覺,反而是一副『力奧,你完了』,那樣的同情眼光投注在剛剛一刀殺敵的力奧的身上。
  亞芠冷淡的看了一下力奧,冷然道:「力奧,你很強嘛!一刀可以解決的小腳色還要去挨他一掌?你似乎很有自信嘛!」
  此時的力奧頭已經幾乎垂到了胸口,完全沒有剛剛那種一刀斃敵的豪氣,在亞芠的面前完全的矮了一截,連話也不敢多說,只能可憐兮兮的用眼角揪著亞芠旁邊的凱特與夜月。
  凱特苦笑的微微搖搖頭,他可不敢在亞芠生氣的這當頭替力奧說話,誰叫力奧違背了亞芠向來所要求他們的,能夠一刀殺死敵人絕對不留著出第二刀,可以七成力量斃敵絕對不出六成力,能夠用刀殺敵就絕對不用手,面對弱小的敵人絕對不可因為自信而讓自己受傷的要求,力奧違背也就算了,偏偏還正巧讓亞芠給撞見了,任誰也知道亞芠最痛恨自己人因為莫名其妙的自信而讓自己受到傷害的事,這下力奧真的是撞到了大板,真的惹的亞芠生氣了,凱特他可不敢替力奧說話。
  看到了力奧不說話,亞芠忽然冷哼一聲,右手忽然的在力奧的胸前一拍,金光一閃,力奧被亞芠的這一掌給打的倒退了幾步,同時噴出了一口黑血,亞芠同時冷聲道:「待會我再找你算帳!」。
  荒門團里的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一刀斃敵竟然是無功有過?這是怎樣的一個首領呀?
  不過凱特與夜月還有其它的死神小隊的人倒是松了一口氣,因為熟知亞芠性子的他們,深知亞芠無論如何是絕對不可能會對自己的人下手的,何況,他們更是了解到那一掌不是在處罰力奧,而是在替力奧治傷,逼出力奧剛剛受到那當胸的一掌所受到的暗傷,畢竟,第一盜團里排行前五的赤鬼的全力一掌也是不可小看的。
  逼出了力奧體內的淤血之后,亞芠冷哼一聲,往荒門盜的眾人走來,力奧則是垂頭喪氣的走在凱特的身邊,凱特輕聲的道:「力奧,保重了!」
  可是這一具話卻引來了走在前面的亞芠的一聲冷哼,凱特遽然的一驚,急忙的跟上,也只能對著力奧投以一眼愛莫能助的一瞥,然后又同時的招呼已經完全的匯聚完畢的死神小隊的眾人,跟在亞芠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