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7 腥風再起

三天之後,一樣的在米非耶的帶領之下,亞芠與死神小隊的所有人,直趨宮廷的深處,只不過,這次沒有經過了鳴的引導,米非耶直接的帶領著他們來到了嵐大帝的宮殿前。
  在宮殿的大門前,亞芠停下了腳步,正想要叫凱特他們在宮殿外等著時,米非耶微笑道:“圣者,不用這麼麻煩了,陛下已經有交代了,您的朋友也可以進去。”
  亞芠點點頭,沒說什麼,就跟著米非耶往宮殿內走了進去。
  而既然嵐大帝說他們可以進去了,凱特他們當然是求之不得,緊緊的在亞芠的身後,在大門衛兵的怒目而視下,泰然的走了進去。
  三天前,當時在大門前輪值的二十名衛兵被凱特與力奧給打暈的事情,早已經在斯達帝國的王宮禁衛隊中流傳開來了,向來自許為精英中的精英的禁衛隊中專門負責固守嵐大帝的宮殿衛兵們,當然是會極度的不滿同袍貝凱特與力奧給打昏了。
  不過,力奧他們可是不理會衛兵的怒目而視,自顧的跟著亞芠走進了宮殿中。
  明顯的感覺到衛兵所發出來的敵意,亞芠淡淡的輕瞥一下衛兵一眼,不知怎麼搞的,當所有的衛兵一接觸到亞芠那完全無法解釋,帶著幽黑的色彩的雙朣時,即使并未從亞芠的眼中感覺到任何的敵意,可是,所有的人還是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彷佛是來自於心底最深處的那一種的恐懼,不明顯,但是卻完全的占據了他們所有的身心,叫他們感覺到,那目光相接的不到千分之一秒卻有如千年般的久遠。
  直到亞芠等人已經完全的消失在了那宮殿的深處之後,眾人這才感覺到好像活過來了一般,互相的一望之下,都看到了自己的同伴眼中那掩飾不住的恐懼還有那一身被冷汗給浸濕了的盔甲。
  來到了嵐大帝的寢宮面前,米非耶轉過頭來對著亞芠,略微的一皺眉的看著亞芠身後的死神小隊,微微的張口道:“圣者,您的同伴們……?”
  知道能夠讓凱特他們進來這里已經是他們目前所能夠容忍的極限了,畢竟在過去的話就是嵐大帝的寢宮了,亞芠并不笨,當米非耶一停下來之後他就已經知道米非耶想要做什麼了。
  輕輕的對凱特點點頭,凱特知意的轉過身來,對其他的死神小隊作出了一個手勢,瞬間死神小隊一哄而散。
  米非耶在一次贊嘆的看著死神小隊又再度的將這一個地方給納入了他們的掌握中了。
  雖然明知道死神小隊這樣著舉動對他們來說是既無禮又藐視的意味甚濃,可是,他就是無法對死神小對那俐落乾脆的行動,無須任何言語的默契配合而感到任何的憤怒。
  轉過頭來,米非耶對亞芠道:“圣者,請進,陛下在他的房里等你!”
  看到了米非耶似乎是沒有要跟他一起進去的意思,亞芠也不多說什麼,對夜月輕輕的一擺手,帶著夜月,一前一後的走進了那條通往嵐大帝寢宮的走道中了。
  走沒多遠,剛剛繞過了一個轉角,亞芠就看到了鳴跟武兩兄弟在嵐大帝的寢宮大門前向兩個盡責的衛兵般的守護著。
  鳴看到他來似乎是很高興,對著亞芠道:“圣者,您終於來了,父王在里面等你了!”
  說著,鳴拉開了門,同時的讓開了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是不打算要跟他一起進去,所以亞芠也不客氣的領著夜月走進去。
  走進去之前,亞芠與夜月忽然的同時的一駐足,眼角微微的撇了一下站在另外一邊的武。
  武的臉上現在也與鳴一樣浮著欣喜的笑容,可是,在他的眼底卻極為輕微的出現了一抹令人無法看清楚的精光,雖然他掩飾的很好,可是,他卻無法躲的過在這世界有著那種對於惡意有種無法解釋的敏感靈覺,世上只有兩個人擁有的精神異力,亞芠與夜月的敏銳靈覺,令他們不由的微微的頓了頓。
  感覺到亞芠眼角的眼光似乎給了他一種完全被看透了的不愉快感覺的武,再察覺到了亞芠與夜月的舉動,武不由的暗自心頭一震,隨即的臺起頭來,用著他所能夠做出來的真摯笑容面對的亞芠.不過可惜的是,他這個舉動是白作了,因為亞芠與夜月在一頓之後隨即的有馬上往嵐大帝寢宮走了進去,而它們那幾乎無法查覺的輕微一頓也只有武察覺到而已。
  看到了亞芠與夜月走進去,鳴將門合上,武這才發覺到,自己竟然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與鳴互望一眼,鳴與武這對面合心不合的兄弟彼此臉上泛起了一抹虛假的笑容,然後站在門外靜靜的等待著。
  走進了房間中,亞芠與夜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用厚厚的枕頭墊在身後,讓自己可以坐起來,然後爭著一雙銳利的光芒的嵐大帝,正坐在床上望著他們。
  亞芠泰然的走到嵐大帝的面前,先是深深的與嵐大帝互望一眼,嵐大帝的眼中不知道怎麼搞的,在與亞芠對望不久之後,忽然的慢慢的浮出了淡淡的笑意,銳利的眼神也慢慢的軟化下來,而亞芠的眼神則是有點奇妙的變化。
  忽然,嵐大帝略帶著沙啞與低沉聲音想起來,道:“圣者,我的病還需要治療多久?”
  亞芠淡淡道:“陛下擔心?”
  嵐大帝微笑道:“擔心?活到這年紀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只是我很想跟圣者多聚聚,所以我才會這樣問!”
  聚聚?亞芠心中略帶訝異,忍不住的一挑眉,望著這一個傳說中的戰爭狂人。
  “好幾個人在這三天中對我說過了,圣者你是怎樣的一個人,冷淡、孤僻、怪異、神秘,似乎都是所有人對你的觀感,著實的令我感到很好奇,令我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著樣的一個怪異的圣者。”
  嵐大帝似乎有著相當的談話興致,滔滔不絕的又道:“當我第一眼看到你之後,我不得不承認所有人的形容真的是對著,甚至,他們還有點保留。”
  “可是,除了這些已外,我卻還發現到另外的一件事,一件相當令我怪異的事情。”
  “圣者,也許你真的是一個圣者沒錯!你是我這輩子里,第一個所看到了,第一個完全沒有任何野心的人!”
  嵐大帝的話似乎是挑起了亞芠的興趣了,坐在了夜月移過來的椅子上,正面的面對著嵐大帝,聽聽他這番話是怎麼回事?
  嵐大帝似乎心情很好,笑咪咪的望著亞芠,含笑道:“呵呵,你的眼睛是我所看過最純粹,完全的深黑的顏色,也許悲哀,也許冷淡,也許堅毅,但是,就是沒有我在每個人的眼中曾經看過的野心的色彩。”
  “圣者,你告訴我,像你這樣的一個擁有強大的自信,強大的力量的人,為什麼我會在你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野心呢?”
  同時,嵐大帝又對亞芠擺擺手,微笑道:“不要對我否認你的強大,光是我聽到我兩個不成才的兒子所說的,跟在你身邊的那群人,我就相信他們如果有意愿的話,我這小小的宮殿是絕對擋不住他們的。”
  “還有,你身邊的這位美麗的小姑娘如果米非耶長老沒看錯的話,她可能就是這一代的六靈魔女吧!能夠讓一群隨手打敗我的精銳衛兵的一群人,還有堂堂的十大高手對你唯命是從,還有我在你眼中看到的那無比強大的自信,你本身也絕對不是凡人吧!”
  亞芠略帶驚訝的看著嵐大帝,果然不愧是在為三十多年并吞了五個小國的一代大帝,果然是與眾不同,有著十分敏銳的感覺與眼光,雖然醒來才三天,可是他卻好像已經很了解他們一行人的底細了。
  淡淡的一笑,亞芠不答反問:“陛下似乎是對於我本身比對於我是否可以治好你的病要來的感興趣?”
  嵐大帝眼中閃耀著趣味的光芒,微笑道:“反正你都已經來了,也不急在一時,而且,我還真的是對你這個圣者比較有興趣沒錯!誰叫你這麼的讓我感到有趣!”
  嵐大帝大刺刺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絲毫不理一旁的夜月那驚訝的表情,夜月她可是頭一次聽到有人將有趣冠在亞芠的頭上的。
  亞芠微微一笑,現在,他發現到自己已經有點喜歡上這個皇帝了,起碼,他知道嵐大帝在他的面前說的都是實話,也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目的,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他是真的對於他這個人感到興趣,如此而已!好一個爽直的皇帝,跟德野王比起來真的是差很多,一掃他對於皇帝這一個名詞的反感。
  亞芠既然對了這一個嵐大帝有了相當的好感,自然不會再擺出一副巨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淡淡的笑道:“陛下,我想我們還是先治好你的病在說吧,以後多的是時間可以聊天。”
  嵐大帝不可置否的點點頭,問道:“圣者,那我現在該怎麼配合你?”
  亞芠淡淡的一笑道:“不必怎麼刻意的配合,你只要放松自己就行了。”
  嵐大帝微笑的道:“那看來我這病人是相當的輕松呀!”
  亞芠不再多言,站了起來,對著一旁的貪狼星道:“小星,鎧化!”金光一閃,亞芠再度的展現出了銀月惡魔的形象來。
  看到了亞芠的那特異的鎧化形象,嵐大帝的眼中不由的閃過了一抹驚異的神色,不過他并未說些什麼,靜靜的等待著亞芠的行動。
  亞芠轉過頭來對著夜月道:“夜月,等一下你在一邊待命就好了,今天不需要你在施法了。”
  夜月一愣,但是還是乖乖的站在了亞芠的右後方,不過不怎麼放心的她還是放出了六神圣珠里的光神圣珠,以防萬一。
  亞芠對夜月交代完之後,他又對著嵐大帝道:“陛下,今天主要是要替你迫出身體當中的綠液,如果順利的話你應該在今天就能夠完全的復原了,可是,待會可能會有點難過,可能陛下你要忍一忍了。”
  嵐大帝豪邁道:“圣者來吧!小小的痛苦對我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
  嘴里說的豪邁,可以不到三分鐘,嵐大帝就已經感覺到後悔了。
  天殺的!有點難過?什麼叫一點難過?這種感覺叫做一點難過?
  當亞芠的身上再度的發出了金光,然後透過了雙掌將兩道金光化成了兩道的金色光柱投諸在嵐大帝的身上的時候,嵐大帝只覺原本好像完全沒知覺得身體似乎在那一瞬間完全的恢復了知覺。
  在亞芠的天心真氣所化成的金光照耀之下,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襲上全身,在金光一接觸到自己的身體時,嵐大帝就感覺到好像從骨子里有著無數的小蟲子在鉆動著。
  起先這些小蟲子只是慢慢的動著,帶給了嵐大帝一種搔癢的感覺,叫他差點笑出來,可是,隨著金光越照越久,這些小蟲子竟然越動越厲害,彷佛是受不了這些金光的照射,越來越粗暴的到處鉆動的,到最後竟然由他的骨頭里鉆出了外面的血肉之中來,在他的身體各處游移,帶給了他一種像是血肉被硬生生的啃蝕的強烈劇痛,當中還夾帶著一種無法去形容的酸癢,叫他又想痛叫又想大笑,令他難過的眼淚鼻水都流出來了,但是卻連發出一聲叫聲的力量都沒有。
  事實上嵐大帝自己的感覺并沒有錯,亞文正是用他的天心真氣在替他逼出潛伏在骨頭神經之間的神化劑來。
  基於對神化劑的親身體驗與前幾次的經驗了解到,那些怪物所研究出來的神化劑主要是針對人類的腦部與神經來作侵害與激發人體的潛能,所以亞芠在三天前才會最先的完成了將潛伏在嵐大帝的腦中的神化劑給逼出來的動作,在完成了嵐大帝的腦部的清除之後,其余身上的神化劑就好辦了,再加上有了頭一次的經驗以及亞芠如今不但完全的恢復了以前的實力,而且力量相當於增加了以前全盛時期的近乎三分之一的實力,以這樣的能力,在對付嵐大帝身體中的神化劑豈還不是駕輕就熟。
  而在亞芠右後方的夜月一方面緊張的看著亞芠治療嵐大帝,一方面卻又不自覺的替嵐大帝感覺到難受,光看嵐大帝臉上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眼淚鼻水并流,渾身被冷汗給浸濕了樣子,再無一點一國之王的威嚴,就知道他現在絕對不是亞芠剛剛所說的一點點的難受而已,不由的對他寄與無限的同情。
  時間一點一滴的慢慢過去了,亞芠依舊是維持著站立發出著天心真氣的樣子,而嵐大帝的身子則是越來越抖動,冷汗則是不斷的冒出了他的身體,直接的將他所在的床單完全的弄濕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亞芠忽然的清哼一聲,兩手微微的一顫,天心真氣的金色光芒忽然的大增,嵐大帝隨即跟著有所反應,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雙臂一揮,一瞬間的從床上給跳了起來,同時痛嚎道:“痛死我了!”
  同時脫離了亞芠的天心真氣的照耀之處,亞芠再度的輕哼一聲,收回了自己的天心真氣。
  而這時嵐大帝的身上反而并發出了亞芠剛剛灌注在他身上的天心真氣的光芒,同時,一股淡淡的綠氣夾雜在天心真氣的金芒中往四下飛散,消失於無形。
  由於嵐大帝的鬼叫聲實在是太大聲了,整個房間里都是他的痛叫聲,引的站在門外的鳴跟武不由分說的撞開了嵐大帝寢室的大門,沖了進來。
  一進來,鳴最先反應過來,驚喜的叫道:“父王!您痊癒了?”
  一旁的武也回過神來,急道:“恭喜父王!賀喜父王!”
  在兩人的眼中,此時嵐大帝正站在自己的床鋪上,不住的跳動著,口中不住的哼哼哈哈的不知道在叫些什麼,雙手一直在身上這里摸摸那里抓抓,一付又癢又痛的樣子,對於他們的問安充耳未聞。
  過了一會嵐大帝似乎是覺得跳夠了也抓爽了,終於的碰的一聲,又坐回了床上。
  而亞芠早在鳴跟武闖進來的時候已經被夜月緊張的扶往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休息了,總算亞芠現在的功力已經完全的恢復過來,所以除了出了一身的大汗之外,到也沒有其他的不對勁的地方。
  終於回過神來的嵐大帝看起來除了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倒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而且現在也能夠行動自如的自己跨坐在床沿邊。
  在聽到了鳴與武的問候之外,嵐大帝先是吐出了一口長長的大氣,回過神來疲憊的回過神來對著鳴兩兄弟揮揮手道:“沒事,你們先出去一下,我還有是要跟圣者談談。”
  兄弟倆欲言又止的望著嵐大帝還有亞芠一眼,不再說什麼,乖乖的走出了這一間房間,留下嵐大帝與亞芠跟夜月三人來。
  等到房間里只剩下了他們之後,嵐大帝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對著亞芠道:“圣者呀!你用的是什麼方法來替我治療?怎麼我渾身的骨節像是要散了一般,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難過。”
  亞芠淡淡的一笑,知道嵐大帝本來就沒有病,只是中了神化劑的毒,如今毒一去,整個人就跟完全好了一般,而對於嵐大帝的問題他也不想多提,因此只是回給了嵐大帝一個淡淡的微笑。
  而能夠擔任一國的帝王三十多年,前後并吞了五個國家的嵐大帝當然也不是簡單的人物,起碼,他還看的出來亞芠對於這一個問題并不想要多提,所以他也笑了笑,不再在這一個問題上打傳。
  話鋒一轉,嵐大帝略帶點疑惑的問道:“圣者,你的本名應該不是叫做圣者吧?如不介意的話,能不能請教一下?”
  想來,大概也只又亞芠這一個對嵐大帝幾乎有著救命之恩的人才能夠讓嵐大帝這一國之均如此和顏悅色的請教他的大名了。
  亞芠淡淡的回道:“陛下叫我亞芠就行了!”
  嵐大帝喃喃道:“亞芠嗎?”
  隨即,嵐大帝忽然眼中精光并射,面目轉為嚴肅,問道:“好!亞芠,你治好了我,你有什麼地方需要我幫忙的嗎?”
  亞芠搖搖頭:“不必了,治好陛下的病是我對一個人的允諾,我并不想要任何的要求!”
  嵐大帝微微一笑道:“想來也是,憑我那個不成才的兒子想來也無法輕易的就請動了你這號的人物,你可是我這輩子來所見到的惟一個沒有任何的野心的人物,想來也絕對不會因為名利而專程來替我治病吧!”
  亞芠笑而不答,忽然的道:“陛下,如果你愿意的話,我想,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提一下,不管你相不相信…………”
  臨走之際,除了夜月之外,沒有人知道亞芠在治好了嵐大帝之後,又呆在嵐大帝的身邊兩個多小時里干什麼與說了什麼?
  只知道,當兩個多小時之後,當亞芠帶著夜月走出了嵐大帝的房間中後,一直守在門口的鳴跟武終於可以進去看嵐大帝的時候,他們只看到了嵐大帝的臉上有種說不出來,似奇妙又似恐懼的神情,而到底亞芠對嵐大帝說了些什麼?一直到幾年之後才有人知道。
  而帶著死神小隊的人馬匆匆的回到了長老院的貴賓苑之後,聽到了下人回報當初與靈兒一起被他給帶回來的那個身中微量神化劑的大漢終於在昏睡了四天之後醒了過來,亞芠隨即的去找他,神神秘秘的與那個大漢關在屋子里一整個下午不知道在做些什麼事情?說些什麼?
  死神小隊的人也只是知道,當亞芠與那個大漢談完之後,眾人只見那大漢不顧自己的一身的傷勢尚未完全的恢復,天色將黑,匆匆茫茫的就離開了!
  這一連串的神秘舉動搞的死神小隊的人滿頭霧水,不過,基於對亞芠的信任,并沒有人詢問亞芠到底在做什麼?
  只是,隱隱約約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似乎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息彌漫再亞芠的四周,凝重的讓人感覺到詭異。
  不過,當天晚上,同時的傳來了一好一壞的兩個消息,立刻的就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好消息!其實也不能說是好消息,由米非耶的口中傳來了,因為亞芠替嵐大帝治好了他的怪病,所以嵐大帝決定要在明天晚上舉辦一個宴會,一方面是慶祝自己的康復,一方面,則是要宣布封亞芠為斯達帝國的榮譽長老,一方面是藉機將亞蚊介紹給斯達帝國的達官顯要們。
  另外一個是一個壞消息,是凱特由原連盟四大勢力所組成的商會的秘密情報組織所帶回來的,商會之主-冰火女王妃雅失蹤了,在昨天來到斯達帝國帝都外五十里外失蹤了,唯一能找到的就只有遺留在一處荒野的妃雅的破碎座車,然而,妃雅還有隨行的保鑣的人都不見了。
  看到了亞芠聽到了凱特所帶回來的這一個消息之後的的臉色,熟知亞雯性子的死神小隊們似乎感覺到了,惡魔已經撕下了圣者的面貌,死亡的黑影開始彌漫在帝都的四周!
  而死神的鐮刀即將在惡魔的揮舞下,開始在黑暗中散發出清冷的寒光,那屬於惡魔所有的漆黑寂靜之夜里,正淡淡的散發著血腥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