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6 五小異變

在眾人凝聚的眼光中,亞芠輕哼一聲,兩手忽然的往嵐大帝的身上一推,嵐大帝整個人轉了個身,變成了頭向亞芠腳朝另外一邊的方向。
  亞芠的雙手立即的按向了嵐大帝的頭頂,一瞬間將手中的金光整個的灌進了嵐大帝的頭中,讓嵐大帝的整顆頭變成了向金子所鑄,金光閃閃的。
  眾人由於角度的關系,所以只有看到了亞芠的胸前忽然的金光大盛,強烈的金光彷佛的將亞芠背後的那鎧化後出來的銀白長發變成了一絲絲的金線般,在亞芠的身後閃耀飛舞著,再加上,當亞芠一開始動作,夜月也跟著控制六神圣珠中的光神圣珠,將她投在光神圣珠上的光明圣咒的白光縮細,投在了嵐大帝的頭上。
  由背後看來,亞芠那一頭變成了金黃色的長發,金光閃耀中,與光神圣珠那圣潔的白色光芒將相輝映,一種神圣的感覺藉著亞芠的背影傳到了眾人的眼中,在這一個時候,沒有人不認為,亞芠真的是一個散發慈藹的圣者,慈悲圣者之名深入他們的心中。
  幾乎釋懷著一種自己也無法解釋的情懷,所有人屏息的看著亞芠現在的舉動,緊張的等著亞芠治療的結果。
  過了不知道多久,夜月忽然的一顫,嬌軀瞬間被涌出來的汗水所浸濕,極大光明圣咒畢竟是極大光明圣咒,也唯有像夜月這樣有著精神異力的魔法師才可以持續的發出了這麼久,消耗魔力極大的咒語,可是看來,夜月似乎也是到了極限了,再也無力的發出那樣的魔法了。
  察覺到夜月所發出的極大光明圣咒的圣潔之光慢慢的減弱,亞芠幕然的大喝一聲:“夜月收手!”
  同時的,亞芠手上的金光隨之的一歛,嵐大帝也隨之的掉下了厚厚的床上,亞芠身上的貪狼之鎧也在瞬間的同時解除了鎧化。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當夜月一顫的同時,亞芠的輕喝傳來,金光與貪狼之鎧同時的消失,而亞芠卻又在嵐大帝往下掉的同時,飛快的順手在嵐大帝的頸上一劃,一到小小的不到一公分的傷口出現在嵐大帝的頸上,令人驚異的是,這個傷口上卻冒出了綠色的液體來。
  亞芠不顧得其他,伸手在嵐大帝的頸子上的傷口一擠,擠出了大約小指般大的份量的液體,當亞芠看到了傷口終於流出的少量的紅色鮮血時,他才放心的轉過身來。
  而這時眾人也才回過神來,驚奇的發現到,不但夜月一副十分疲憊,渾身被汗水給浸濕的樣子,連褪下了鎧化的的亞芠竟然也是渾身**的,臉上布滿了汗水,而一旁的貪狼星更是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樣,臥倒在亞芠的腳邊,似乎連動都不想要動。
  眾人沒想到這短短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亞芠與夜月竟然會累成這樣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米非耶急忙的問道:“圣者,陛下現在的情況怎樣?”
  亞芠輕噓了一口氣,伸手向米非耶一甩,一道綠芒由亞芠的右手掌心射向米非耶射去,米非耶本能的張開了他的魔法護罩,只見亞芠所射出了綠光一觸到火焰所構成的,米非耶驚鴻一瞥的看到了護罩上出現了一點的綠色液體,還沒有看清楚,綠色東西已經被他護罩上的火焰給燒成了一道黑煙,消失不見了。
  亞芠的聲音同時的傳來了:“這是造成嵐大帝昏迷不醒的東西。”可惜,米非耶等人已經來不及看清楚了。
  一旁的鳴急問道:“圣者,那現在我父王他沒事了吧?”
  亞芠淡淡道:“醒過來是沒有問題,不過,現在還不能動,過幾天我再幫逼出其他的綠液。”不想要說出神化劑的名字,所以亞芠姑且用綠液來稱呼那些東西。
  鳴聽到了自己的父親現在已經可以醒過來了,不由的大喜過望,隨即又感到疑惑,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問道:“為什麼?圣者你為什麼不現在就馬上替我父王給治好?難道你有什麼要求?”
  在鳴的觀念里,潛意識里根本是認為亞芠是沖著如果治好的他的父王嵐大帝會有相當的獎賞而來,不過實在也是不能怪他,誰叫他要生在以利益為主要目的的王家之中,只是在這個時候問出來,難免………。
  亞芠根本懶的回答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即的自顧的走到夜月的身邊,伸手扶著夜月的粉背,關懷道:“夜月,沒事吧?”
  夜月幾乎將自己的全部的重量全移到了亞芠那在她背後的手臂上,強笑道:“沒事!只是有點脫力而已!”
  亞芠微笑道:“辛苦你了,我們先回去吧!”
  說著對貪狼星招招手道:“小星,走!”
  扶著夜月,帶著貪狼星,亞芠理也懶的理其他人,自顧的走出了這一間金碧輝煌的房間中,只有在亞芠的身影消失在門後之前,傳來了亞芠冷淡的聲音道:“三天後我再來。”接著,亞芠隨即的消失在門後了。
  眾人目瞪口呆的望著亞芠的身影已經消失的背影,隨即的轉過頭來所有人的眼光全都看向了鳴。
  而鳴則是滿臉通紅,早在他看到亞芠的動作時,就已經省悟到自己白癡的問錯了話了。
  在這個房間內的任何人都可以看的出來,剛剛那十分鐘雖然短暫,可是亞芠與夜月他們卻是耗盡了全力,夜月甚至需要*著亞芠的扶持才能走出這間房間,而他竟然蠢的問亞芠為什麼不一口氣將他的父王給治好,而且甚至還問亞芠有什麼要求的蠢話…………
  他已經看到了某一個世家的家主在搖頭了。
  幸而,床上忽然的傳來的一句話:“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全身不能動?咦!你們在這里干什麼?”
  嵐大帝,兩年來昏迷不醒的嵐大帝奇蹟似的在亞芠的力量下,終於醒過來了。
  眾人的注意力頓時的被床上正拼命的要坐起來,但是卻發現到自己除了頭可以勉強的轉動之外,全身卻像是沒了知覺般的,怎麼也動不了的嵐大帝給吸引了注意力,全都圍在嵐大帝的床邊,免去了鳴的一個尷尬的場面。
  而這時,在宮殿外,亞芠小心翼翼的服著夜月走出了宮殿,全體站在宮殿外的死神小隊的人看到了自己的頭兒再進去沒多久之後,忽然與夜月渾身**的走出來,急忙的迎了上來。
  可是,亞芠尚未走到宮殿外,面對著外面的宮殿大門處的那二十個斯達帝國王宮禁衛隊精挑細選出來,擔任嵐大帝的宮殿的衛兵,因為沒有注意到亞芠正扶著夜月要走出來,而只有看到了死神小隊九十多人忽然的往他們的方向沖了過來,剛剛的事情他們也有看見,因而誤以為死神小隊是等不下去了,所以要硬沖進去。
  紛紛威風凜凜的大喝著,手上那似槍非槍的怪兵器一橫,就要阻止死神小隊的前進,可是,卻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的一動手中的兵器,馬上就感覺到眼前一黑,接下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了。
  而在後面的那一大群大臣們則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了驚呼,在他們的眼中,只看到,當死神小隊往宮殿的大門沖去,衛兵們一聲大喝,手中的兵器一橫,在死神小隊的隊伍中忽然的就有兩道身影以超越其他人一倍的速度往前沖去,剛好一人一邊,連動作都沒看清楚,兩道人影就這麼的通過了衛兵的守備搶進了大門中,而二十個衛兵們則在兩個人影通過了之後,倒飛出去,還沒落地,所有的死神小隊的人就完全的涌進了大門中,而那些衛兵則是落地之後再也沒有一個人站起來的。
  大臣里也有不少是身懷絕技的人,平時也深知這群專門替嵐大帝守門的衛兵們的實力如何,可是,竟然就這麼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的就被人打倒在地,不知生死,所有人,內行的驚駭,外行的驚訝,但是所有人都不由的發出了驚呼聲。
  原來,越眾而出的是心急如焚的凱特與力奧,不耐跟大門的衛兵解釋,乾脆就一人一邊的各解決的十個衛兵,幸好他們下手有分寸,只打暈沒打死,然後急忙的沖到了亞芠的面前。
  將手臂上的夜月交給了驚疑不定的凱特,亞芠忽然的往前一倒,虛弱道:“回去!”
  剛說完,亞芠的兩眼一暗,昏了過去,被驚魂未定的力奧接個正著,看到了亞芠的樣子,眾人不由的驚叫起來。
  從沒有看過亞芠這樣子的眾人,立即的殺氣勃發,一手攬著亞芠,力奧渾身殺氣騰騰的拔出了背上的赤紅長刀,就要往宮殿里沖,其他人也是一樣。
  一旁的夜月急忙虛弱的阻止道:“等等!你們誤會了,照大哥的話,先回去長老院再說!”
  夜月的話聲雖然小,不過今非昔比的眾人還是人人都聽到了,也不由的一愣!
  誤會?難道頭兒不是在里面遭到敵人的襲擊嗎?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問,而看到了眾人疑惑的看著她,夜月急忙解釋道:“趕快走吧,回去了我再向你們解釋!絕對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
  而雖然也被亞芠突然的嚇到了,可是夜月還是強撐著虛弱的身體,急忙的解釋著,只因為自己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實在是太熟悉眾人的心態,若非自己是知道原因的話,恐怕看到了亞芠這樣子的自己會是沖第一個的,知道若不先將人安撫下來,恐怕一時半刻之後,這座雄偉的宮殿就會化成了廢墟了,所以夜月急忙的提醒了殺氣騰騰的眾人。
  而在門外的眾大臣只看到了才剛沖進去的死神小隊忽然的又像是潮水般的又退了出來,然後像陣風般的掃過了眾人,連人影都沒有看清楚,死神小隊的人又全都消失不見了。
  眾人已經完全被死神小隊古里古怪的動作給弄得滿頭霧水,只能傻傻的看著死神小隊的離開,而沒有任何人想到要阻止先打倒衛兵又突然的像逃難般的死神小隊的離開,呃!如果他們有能力阻止的話!
  當死神小隊將亞芠與夜月緊緊的保護在中央,像陣風的回到了長老院他們寄住的貴賓苑中時,夜月也已經將亞芠昏倒的原因給解釋清楚了。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本來他們是以為亞芠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強敵,而導致被打昏了,害的他們以為是哪里來的人可以打倒他們心目中魔神般的強大的亞芠,而已經準備就算躍身死也要將對方給殺了。
  可是聽完了夜月的解釋,這才知道,原來亞芠不是遇到強敵,而是為了救人而脫力的昏倒了(夜月猜的),這才叫眾人松了一口氣,所有人的心中同時的泛起了一個念頭:“我就說嘛!這天底下還有誰可以打敗頭兒的?以前就算是遇到任何百死一生的危急場面,也沒見頭兒昏倒過,原來是為了救人才脫力的昏倒!”
  不過盡管如此,回到了貴賓苑之後,力奧將亞芠放到了他的房間的床上,讓亞芠休息後,所有人依舊不敢大意,三名隊長級的凱特、力奧,甚至是已經累的可以的夜月在凱特與力奧的百般規勸之下,依舊的執意的與他們一起留在亞芠的身邊,寧愿拖著疲憊的身體,在亞芠的房中慢慢的休息也不愿離開去睡一覺,而其他的死神小隊的人則是團團的圍在亞芠的房間外,滴水不露的守護著亞芠,靜待亞芠醒來。
  這是高興自己的父王終於醒過來,而在大長老米非耶的陪伴下,一方面想來向亞芠致謝并未自己剛剛的失言而致歉的鳴與米非耶在踏進了貴賓苑之後所見的情形。
  而本來是想要來向亞芠致意的鳴跟米非耶卻被阻在門外不得進入,任憑他們說破了嘴,死神小隊的人依舊是不言不語,殺氣騰騰的瞪著他們,壓根也沒有一點想要放這兩個身分尊貴的人進去的跡象。
  沒辦法了,鳴只得失望而回,而米非耶也只能回到自己的居所,而自始至終,他們根本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連見亞芠一面都不行?
  終於到入夜的時分,亞芠終於的醒了過來。
  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確認自己已經回到長老院,昏迷了一整天之後,亞芠醒來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沒想到沒有五小的幫助還是太吃力的,不過…………沒想到會這樣。”
  今天早上,亞芠用來替嵐大帝逼出殘害他身體的神化劑的方法是先以自己的天心真氣灌進嵐大帝的頭中,憑著他對於神化劑的異常熟悉,找出了在嵐大帝的頭中神化劑占領的部位,然後將這些神化劑給逼出來。
  這說來簡單,可是做起來卻甚難,畢竟,人的頭部是全身最精密的地方,容不得一絲的傷害,要不是亞芠他自己曾經注射過神化劑,曾受過其害,知道神化劑的主要傷害的部位在哪;要不是貪狼星有過一次幫亞芠逼出體中的神化劑的經驗,而現在又鎧化在亞芠的身上協助;要不是亞芠曾經學過無名醫經,熟練任何的運用真氣替人治療的方式,知道如何的掌握力道:要不是亞芠的修為深厚又有貪狼星與神之鉆的龐大力量的幫助,亞芠也不敢嘗試。
  可是盡管如此,亞芠依舊不敢大意,還是叫夜月施出了光明魔法里效力最好的恢復魔法來幫助他,以防萬一。
  可以說嵐大帝的運氣異常的好,要不是遇到了亞芠,而亞芠剛好又有貪狼星與夜月在側,不然,恐怕他這輩子就只能在床上一直到死為止了。
  可是,好了嵐大帝,卻苦了亞芠,忘記了自己現在身體尚未完全的恢復過來,也還只是勉強的容納了以前的九成力量,而貪狼星當初也有五小之助,所以不小心的施出了自己的身體尚無法適應的強大力量的結果就是強撐著離開宮殿之後,昏倒在力奧的懷中的結果。
  見到亞芠終於的醒過來了,除了正閉目冥思,以求魔力早日恢復的夜月之外,一直的站在亞芠的床邊的凱特與力奧不由的驚喜交加。
  力奧忍不住的埋怨道:“頭兒,你今天早上干麻那麼賣力?為了一個什麼也不是的人,弄到自己脫力的昏倒,害的大夥都快擔心死了!”
  亞芠不由的啞然失笑,堂堂的斯達帝國的嵐大帝在力奧的口中卻成了一個什麼也不是的人,若被其他斯達帝國的人聽到了,恐怕力奧會被斯達帝國的人給追殺了。
  可是,在力奧的心中,亞芠可是他最重視的,為了別人而弄到自己昏倒,管他是什麼人,都叫力奧差點沒拔刀去砍了他,管他是什麼帝國的大帝。
  一旁的凱特則是皺起了眉頭,但是卻沒說什麼,除了熟知自己這兄弟沖動,出口無心的火爆個性外,還有的就是自己也有那個念頭,所以他倒也不好說什麼,他只是關心的問道:“頭兒,你覺得怎麼樣了?”
  下了床,凱特向前了一步,正要扶著他,亞芠一擺手,止住的凱特的動作,含笑道:“無仿,我沒有你想像中的虛弱,,況且,這次可真的是因禍得福了!”
  偏著頭,凱特與力奧疑惑的看著亞芠,渾然不知道亞芠現在所說的因禍得福是什麼意思?
  看著自己,因為早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給弄濕了,所以力奧與凱特已經幫他脫掉,現在的亞芠他是光著腳丫,**著上身,僅著一條貼身的長褲站在床前。
  亞芠伸了伸一個懶腰,然後再坐回了自己的床沿,示意凱特與力奧也坐下。
  等力奧與凱特各拉著一張椅子坐在他的面前之後,亞芠這才含笑道:“記得當初我跟你們說過吧,我現在的身體并無法完全的容納我的精神與力量的回歸吧!”
  凱特點點頭道:“記得,當初頭兒你不是說要等約瑟將力量修到你的七成時,你才可以放心的回歸嗎?結果幾天不見,頭兒你卻已經完全的恢復了,叫我們嚇了一跳!”
  力奧也點點頭道:“對呀!昨晚我們還以為你就是約瑟,差點要將你給搶走!”
  聽到了力奧的口無遮攔,凱特忍不住的瞪了力奧一下,示意他別亂開口,惹的亞芠不由的輕笑著。
  凱特與力奧不可思議的呆呆的看著輕笑的亞芠,誰麼時候頭兒也會這樣開心的笑了?兩人不可思議的在心中暗暗的驚叫著。
  力奧訥訥的道:“頭兒,你怎麼………。”
  “變的很多是不是?”亞芠含笑的反問道。
  力奧不由的吞吞口水,點點頭,昨天本來就有點感覺了,只是重逢的喜悅讓他沒有想那麼多,可是,現在卻是很清楚的感覺到了,起碼,就他以前對亞芠的認識來說,亞芠是絕對不會去干那什麼圣者會做的事,也不會為了救人而弄到自己脫力的,似乎,亞芠現在好像比較像“人”了!
  力奧不由的與凱特相視一眼,確認了對方與自己有著相同的感覺。
  看到了凱特與力奧傻愣愣的望著他,亞芠不由的失笑道:“別一副見鬼了的樣子看我,我只是有點改變罷了!嗯!某些感情比較豐富罷了!”
  凱特與力奧還是不可思議的望著亞芠,亞芠乾脆道:“記得我說過了,如果我要回到本體的話我就必須要藉著鎧化,將新生的我,也就是屬於約瑟的精神給消滅掉吧?”
  不待凱特與力奧回答,亞芠又續道:“不過,這件事卻是我想錯了,原來,當約瑟意外的引起了小星不受我控制,本能的接受了當時位在我的身體上的約瑟的意志而鎧化時,我這才驚訝的發現到,根本無需消滅約瑟的精神,只是在鎧化時,我的精神就與約瑟的精神融合了,畢竟,都是同一個身體所產生的精神,所以會融合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還是有一點不出我的計算,就是,當我跟約瑟的融合之後,出自於同源的精神雖然融合在一起,可是,這樣卻改變不了我的身體負荷不了我的力量的事實,使的我不得不用一些緊急的應變措施。”
  微笑的看著凱特、力奧,還有不知何時已經回過神來,聽的入迷的夜月三人,亞芠一攤手道:“結果,就變成了你們現在所看見的,多了一點個性上的差異,還有只有著以前的八成的力量的我了。”
  夜月不由的驚訝的問道:“大哥,那你今天早上是…………”
  亞芠點點頭道:“因為替嵐大帝治療,而忘形之下用出了我的身體所不能承受的力量,雖然因為脫力而昏倒,可是卻意外的因禍得福,促使的我的身體提早的恢復了原本應有的能力,如今,我可以說已經是完全的恢復了以前的水準了,當然,我是指在我將當初暫寄在外的力量收回來的話。”
  三人不由的一愣,什麼暫寄在外的力量收回?力量還可以寄在他處,想要的時候在收回嗎?
  三人疑惑的看著亞芠,完全的不了解亞芠到底再說些什麼?
  亞芠也不多加解釋,心念一動,幾秒鐘的時間,忽然的五道銀光由外面破窗而入,全數停在了亞芠伸起來的右臂上。
  三人輕呼道:“五小!”
  看的身軀只有不到拳頭大,迷你的十分可愛,現在全身已經變成了跟貪狼星同樣的顏色的鷹、獅、熊、狐、虎五只小幻獸,三人略有所悟,想必亞芠所謂的力量寄在他處,一定就是在這五小的身上了。
  微微的一笑,五小幻獸先是朝亞芠鳴叫了一聲,隨即看起來很高興的向凱特他們又鳴叫了幾聲,似乎在打招呼。
  夜月嘻嘻的笑道:“五小,好久不見了,你們看來似乎更漂亮了。”
  聽出了夜月在夸獎牠們,雷羽高興的由亞芠的肩上飛到夜月的肩上,在夜月的臉頰上用牠的嘴喙一點,然後再飛回到亞芠的右肩上,逗的夜月更是笑的開心。
  亞芠笑道:“好了,小家伙們,這幾天辛苦你們了,可以將我的力量還給我了。”
  五小聽到了亞芠的話之後,先是偏著頭看了亞芠一眼,然後由雷羽最先的高聲的鳴叫起來,小小的身子發出了絕對不相稱的洪亮的鷹鳴,隨即的其他的四小也跟著高聲的吼叫起來,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都被五小的鳴吼聲給充斥著。
  同時的,雷羽的雙翅大展,渾身的羽毛都豎立了起來,其他的四小也不惶多讓的高抬著頭,渾身的銀毛無風而動,小小的身軀卻散發出威猛的神態,而且身上同時的冒出了騰騰的金銀混雜的光焰。
  這些光芒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識般,由五小的身上匯聚在亞芠的掌心處,鉆盡了亞芠的體內。
  亞芠的臉上微微的泛出了紅暈,將五小身上的五成力量給收了回來。
  凱特他們呆呆的望著眼前亞芠所造成的奇景,足足的過了十多分鐘,五小終於的停下了發出了金銀色的光芒。
  而就在金銀光芒停下來的同時,亞紋忽然輕咦的一聲,在三人的面前,又出現了另外的一種異像。
  停在亞芠的平伸的右手臂上的五小,身上忽然的同時的出現了奇妙的金線,隨即的以著及快的動作將自己“分解”開來,所有的組織混在一起,包覆了亞芠由右肩到右手指的整個部位,頓時的將亞芠的右手臂變成了像是用銀做成的一樣,銀光閃閃的,然後,銀光這才慢慢的歛去,變成了亞芠原本的膚色,直到看不出來有何差異為止。
  凱特他們驚訝的叫道:“鎧化?”
  難以置信的看著亞芠,眼中驚疑不定,同時的將眼光注視在亞芠的右手臂上。
  而亞芠本人則是看起來比凱特他們更加的不敢相信,忍不住的伸伸右手,又摸摸看,最後平身著右臂,心念一動,小臂上,慢慢的突出了一塊的組織,然後,形成了雷羽的樣子。
  拍拍翅膀,雷羽在屋子里飛了一圈,然後又再度的停回亞芠的右臂上,融入了右臂中不見了。
  再一動念,手腕上忽然一顆拳般大的猛炎的銀色獅頭浮現出來,獅嘴一張,在獅嘴里出現的一顆小小的,金紅色的小光球,又消失,然後猛炎的頭又慢慢的沉入了亞芠的右臂中不見了。
  然後亞芠又是手掌一展,密閉的房間中忽然的出現了一陣的無形旋風吹動,明顯的感覺到這旋風以亞芠的手掌為風眼,逐漸的旋轉向風眼聚櫳,凝聚成了一團冒著青光的凝實的風眼,浮現在亞芠的手掌心上,然後,一只小小的,渾身冒著青光,可愛的能量狀態的九尾出現了,隨即又再發出了一道的強烈的青光,九尾又再度的消失。
  疑惑不解的看著亞芠的動作,從雷羽的出現消失,猛炎的差點發出沖擊炮,九尾以著能量體出現再消失,凱特三個人是越看越疑惑不解,渾然不知道亞芠到底再干什麼?
  未等凱特他們發問,亞芠已經先揮揮自己的右臂,興奮的笑道:“本來我還以為這幾個小家伙因為先天不良的緣故,所以這輩子只能維持著幼生期的樣子,可是沒想到,現在竟然可以擬態的依附在我的右臂上,真是令我想不到!”
  夜月疑惑道:“大哥,你是說這五小現在已經進入了成長期,所以可以擬態的依附在你的右臂上?”
  亞芠點頭又搖頭,還來不及解釋,隨即的又聽到了凱特更是疑惑的問道:“可是頭兒你不是曾說過了,五小因為先天不良,所以牠們現在的樣子已經是牠們最初及最終的樣子了,怎麼現在有說牠們進入了生長期了?”
  亞芠一聳肩道:“別問我,也許是兩年前,五小徹底的與小星融合之後,意外的獲得了貪狼星的某部分的能力,也許那時牠們就已經有了可以以第二型態的姿態擬態依附在我的身上的能力了也不一定,只是直到今天我將牠們由貪狼星的身上分離出來,又因為我取回來屬於我的力量,致使的牠們一時之間無法適應瞬間少了龐大的能量,所以這才本能的依附在我的身上。”
  力奧哇哇的叫道:“哇!頭兒,這下可不得了了,你看看,你有貪狼星,五小,總共六只的幻獸,等到了五小長大了,那你不就成了第一個擁有六個鎧的人了?”
  亞芠含笑的搖搖頭道:“不!不是這樣的力奧,我無法像你解釋,可是,我可以感覺到,五小現在的擬態能力是來自貪狼星給牠們的身體組織的能力,并不是五小自己進入了生長期,基本上,牠們還是在幼生期,并不會因為可以擬態在我的身上而有所成長,牠們還是會維持那小小的樣子,你可以把這想像成五小在幼生期時多了一個擬態的能力,就可以了解我的話了,對不對!小星?”
  轉過頭來,亞芠忽然的對著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房間中,走到亞芠的身邊的貪狼星。
  貪狼星聽到了亞芠問牠,立即點點頭,同時的對著力奧拋出了一個你很笨,這種事情也要人來替你解釋的眼神。
  看到了貪狼星的眼神,力奧不由的尷尬的傻笑著,會被幻獸罵笨的人,他大概是頭一個吧!
  夜月與凱特則早就已經是笑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直喊笑痛了。
  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很興奮的看著亞芠的右臂,亞芠乾脆又叫出了五小,讓他們瞧個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