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2)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2)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2)     

天魔神譚25 爾虞我詐

“大哥,聽說你請了昨天的慈悲圣者來替父王治病,看來父王的并有有希望了,大哥,真是辛苦你了。”
  忽然的與鳴來個熱烈的擁抱武,大聲的說著。
  站再他們三步外之處的亞芠的右耳中忽然傳來了夜月那細小到只有他一個人可以聽見的聲音,不屑道:“大哥?叫的真是虛偽,令人渾身不舒服。”
  亞芠臉上七情不動,心中卻暗暗的微笑,看來夜月在有了那種與他的精神異力極為類似的精神力量之後,她的第六感也變的如他那般的敏銳了。
  不過,說實在的,眼前這對看起來談笑融洽的兄弟,就算是沒有精神異力的其他人也可以察覺出他們之間的那種濃濃的火藥味,隱藏在笑容下的不對勁,看來因為這皇位之爭,已經使的這對兄弟完全的反目成仇了。
  大概是寒喧完了,武這才轉過頭來面對著亞芠,從鳴的身邊走了過來,熱切的道:“這位一定就是慈悲圣者了,圣者你好,本宮是帝國的二王子,你直接叫我武就可以了,父王的病要勞你多費心了,如果可以的話,等你治好父王之後,希望你可以接受我的款待,以表示我對你的感激之意。”
  如果患了一個人,看到了武這個熱情的樣子,相信就算不被他的熱情所感,至少也會有所表示的,可是,偏偏武碰上的卻是亞芠,冷然的看了好像熱情無比的武一眼,亞芠淡淡道:“再說吧!”
  隨即不理武,轉過頭去對鳴道:“殿下,現在可以替陛下治病了嗎?我想要早點回去。”
  看到了武因為碰到了亞芠的釘子,眼中不自覺得閃過了一抹深沉的殺機,雖然很快就消失了,可是也沒逃過一直注意武的鳴的眼睛,鳴相當滿意的道:“當然,當然了!現在就請圣者進殿幫我父王治病。”
  說著,鳴對武道:“二弟,圣者他不喜歡跟人交際,我們現在還是請圣者進殿幫父王治病吧!”
  武也很快的恢復了常態,也很熱切道:“當然了,大哥,趕快請圣者進來吧!”
  鳴點點頭,正待招呼亞芠等人進殿,忽然的一個低沉的聲音傳過來道:“兩位殿下請等一下!”
  鳴臉上顯過了一絲的厭惡,隨即換上了一個笑臉,對著剛剛出聲的那個人,五大臣里的大將軍之一璱頓,問道:“璱頓大將軍,有什麼問題嗎?”
  禿頭的璱頓大將均將眼光移到亞芠的身後,用他低沉的聲音問道:“敢問殿下,圣者他替陛下治病需要這麼多人嗎?”
  一旁的另外一位大將軍以司這時也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也叫道:“咦!對呀!怎麼圣者替人治病需要這麼多人?而且個個都帶著武器?”
  雖說是驚呼,不過倒也聽不出有什麼的驚訝的感覺在其中就是了,武對鳴暗暗的投諸了一個嘲諷的眼神,隨即的也跟著驚訝道:“唉呀!大哥,你怎麼忘記了父王的大殿里是不準人帶超過十個以上的隨從進去的呀!更別說這一群人不但遠遠的超過了十個,而且還夾槍帶棍的?大哥,你這是怎麼回事呀!”
  聽到了武這麼一說,鳴跟米非耶不由的遽然的一驚,他們怎麼都忘記了這座宮殿的這項為了防止有人心生不軌而立下的規矩了?
  而聽到了兩個大將軍還有武的話之後,在宮殿面前的廣場上的一干大臣,這時也注意到了,跟隨在亞芠身後的死神小隊,身上滿滿的肅殺之氣,背後、肩上、腰跨上,幾乎是人人都有著一把的刀槍劍棍之類的兵器,實在是違反了這個大殿的規矩。
  似乎知道自己身上的武器引起了風波,死神小隊的成員不由的都將手按上了自己的兵器,看著亞芠,靜候亞芠的指示。
  亞芠冷冷的看著那兩個大將軍還有武,甚至鳴跟米非耶都在他的冷霜目光中,久久的不發一語,只是瞧的眾人一陣的頭皮發麻,對於亞芠這個給他們莫測高深感覺,偏偏現在又不能得罪的圣者,眾人從來沒有看過心思這麼難猜測,又是如此的希奇古怪兼冷漠的人。
  而在亞芠的身後,死神小隊的所有人,包括差點沒動手要將自己背後的赤紅長刀給解下來,避免亞芠為難,還有心理正暗暗的打算待會要叫哪十個人跟進去的凱特,忽然的全部都緊緊的握住了自己手中的兵器了。
  因為亞芠說話了,冷冷的瞧著眼前的人,冷冷的道:“天底下,沒有人可以要求我的兄弟們放下手中的武器,也沒有人可以命令我的兄弟們分開,沒有任何人可以!就算你們的大帝親至也一樣。”
  “要!我們所有人原原本本的進去,我替你們的嵐大帝治病;要不!我走!”
  聽到了亞芠的話之後,所有的人群都不敢置信的看著亞芠,而在亞芠身後的死神小隊的人卻是感到熱血沸騰,雖則說,他們手中的武器,是在這兩年間,醉大師依照他們的需求,親自的設計,親自打造,花費了無數的心力,為他們陸陸續續的精心打造出來的杰作,這在商團里,是除了原各大勢力的領袖之外,唯有他們才有的殊榮,有錢也沒地方買,平常更是讓他們珍逾生命的。
  但是如果亞芠下令的話,他們也還是會放下自己手中的武器的,可是,沒想到的是,亞芠在這所有人,包括死神小隊自己的心中,皆是認為是小事一樁的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卻竟然是如此的堅持與重視,頓時,所有的死神小隊心中都有了一種難言的撼動,自此以後,死神小隊在跟隨亞芠的期間,從未有人放開過他們的武器,因為,這是亞芠的堅持,也就是他們所有人的堅持。
  吃驚訝異,可以說是鳴、武、米非耶,眾大臣等人此時共同的心聲,尤其是五大世家,身為一個世家的家主,同時也都具備有武人的身分的人,因為了亞芠的這一番在外人看來似乎是不知所云的堅持,頓時個個眼中皆爆出了精光,對亞芠這個他們不怎麼相信的慈悲圣者的觀感,頓時的完全改觀。
  無論亞芠是不是他們原先所認為的那種招搖撞騙的騙子,光是亞芠的話,就已經獲得了他們的喝采了。
  可是,盡管吃驚,盡管訝異,亞芠神態上的堅持無論如何,都讓人感覺到他是說真的,為了替陛下治病,這個問題還是要解決,於是,所有人的眼光不由的全都望向了現場中惟二有資格可以做出決定的兩個人,帝國的兩個殿下,鳴跟武的身上。
  而鳴跟武兩個人,鳴是陷入了為難的沉思,而武在驚訝之余,卻多了一種看好戲的眼神望著沉思的鳴。
  是要冒著違反了宮中向來的慣例規定,讓亞芠帶著這一群帶刀帶劍的人進去?還是堅持著要遵守宮中的規定,而冒著失去了亞芠替他父王治病的機會?
  無論是哪一種的決定,鳴委實決定不下,不管他的決定是哪樣,他都必須要冒險,無法下決定,再加上面前虎視眈眈的等著他出糗的“好弟弟”,鳴不由的求助的看著米非耶。
  而早已見識過亞芠及死神小隊的堅持與實力的米非耶比鳴更煩惱,他更是知道亞芠絕對有這個實力可以治癒陛下的怪病,如果連亞芠都不行的話,那他已經想不出誰可以了,當然,米非耶更是比鳴還要了解亞芠絕對是說真的,這早在死神小隊堅持要隨亞芠進宮時,他就已經見識過了,心中自己也拿不定主意的米非耶,實在也是無法提供鳴任何的幫助。
  就在這一方等著決定,一方卻無法決定的尷尬時刻,忽然,一聲輕冷,充滿了悲苦的柔柔女聲傳來道:“能不能瞧在我的面子上,各退一步。”
  一個身穿白衣,臉上有著病態的蒼白,長相堪稱清秀的二十五歲的女子慢慢的由人群中走了出來,聲音就是她發出來的。
  看到這女子越眾而出,米非耶不由的驚呼道:“蘇蘭?你怎麼來了?你的身體還沒復原,我不是跟你說你要多休息的嗎?”
  原來,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狡計將約瑟帶回帝都,但是意外的被亞芠給攔住,造成了亞芠提早恢復本來,然後又意外的獲得了亞芠承諾的蘇蘭。
  這時,因為不放心而帶病來到這里的蘇蘭,見到了亞芠的堅持,在想到了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已經不是她熟悉的約瑟,心中的苦澀難忍,加上了對於斯達帝國關心,所以出聲打破了僵局。
  看到了在米非耶的小心翼翼扶持下,慢慢的走過來的蘇蘭,亞芠臉上的冷肅線條不由的也放松了下來。
  對於這個對眾人眼中是一個白癡的約瑟一往情深,但是卻注定無緣的女郎,亞芠也不忍心太為難她。
  看到了米非耶將蘇蘭扶過來,亞芠忍不住的上前一步,伸出了右手,握住了蘇蘭的左手,手中金光一閃,大量的天心真氣涌入蘇蘭虛弱的體內,撫平她的身體的傷痛與虛弱。
  而在眾人的眼中,原本還臉色蒼白,身子十分虛弱的蘇蘭,竟然在亞芠那冒出了騰騰金光的右手一握之下,竟然變的臉色開始紅潤起來,原本搖搖欲墬的身體也站直了,已經不再的需要米非耶的扶持了。
  親眼所見的神蹟般的能力,讓原本只有耳聞,但是根本不相信的所有人頓時的對亞芠的能力刮目相看。
  在這里的大多數人,與其是說相信亞芠可以治好陛下那在國內,甚至國外的許多名醫都肅手無策的怪病還不如說他們都是還看熱鬧的,可是現在完全的不一樣了,所有人在蘇蘭的實例下,開始相信亞芠真的是有能力可以治好陛下的怪病了。
  輕輕的掙脫了亞芠的右手,蘇蘭略帶悲苦道:“請你不要在對我這麼溫柔了,我會受不了的。”
  亞芠略帶歉意的望著蘇蘭,大概是因為約瑟是他的一部分,或是亞芠為自己造成了她的痛苦的緣故,對於這個清秀的佳人,他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歉意在心中。
  輕不可覺得點點頭,亞芠再度的往後退了一步,似乎可以感覺到亞芠與蘇蘭之間有種外人所無法體會的關系在,武用他那雙飽含深意的雙眼在亞芠與蘇蘭之間來回的巡視。
  而當蘇蘭出面之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的亞芠,淡淡道:“凱特、力奧,你們與所有人留在這里,夜月,你跟我進去。”
  算了!就當這是他欠她的,也是回應她對他的情感唯一可以做的事,亞芠深深的看了蘇蘭一眼,轉身的面對了鳴。
  聽到了亞芠這突如其來的改變決定,再白癡的人也知道,那都是因為了蘇蘭的關系,這一個在昨天突然的出現,活人無數的慈悲圣者,與他們的這個斯達帝國中的第一才女蘇蘭長老之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關系?恐怕這是在場所有人心**同的疑問與感到興趣的地方。
  看到了自己無比困擾的問題,亞芠他那幾乎讓人以為是無法動搖的堅持,全都因為了這個據米非耶說因為要去捕捉魔狼王失敗,因而受傷,回到帝都中昏迷不醒了好幾天的蘇蘭長老而改變,鳴也不由的驚異的看了蘇蘭一眼,不過,現在可不是探究原因的好時機,為了避免再節外生枝,鳴還是第一時間的回過神來,帶著亞芠與夜月進去了。
  只有兩個人,身上又沒有帶任何的武器,兩位大將軍這也無話可說了,卻不知道,現在在他們面前走進他們斯達帝國宮廷的最核心之處的兩人,如果他們要的話,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武器就可以輕易的毀滅了這做看來雄偉高大的宮殿,只因為,他們倆人可是當世之中,唯一的擁有常人無法比擬,強大無比的精神異力的可怕魔法師,一對現在分別的擁有惡魔與魔女稱號的恐怖兄妹。
  在眾人的眼光中,亞芠與夜月在兩個王子的帶領與五大臣、五家主、大長老米非耶的陪伴下,慢慢的消失在宮殿的深處。
  而受亞芠的命令而留在外面的凱特等死神小隊的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亞芠會忽然的改變主意,不過,他們還是盡責的顧守在大門外,完全的不理會那些大臣、衛兵對他們帶著敵意的眼光,等著亞芠他們再走出來。
  走進了宮殿中之後,繞過了重重疊疊的復雜走道,在眾人的帶領之下,亞芠與夜月終於的來到了一間用黃金鑄成,外面有六個兵在守護著的房間大門前。
  兩位殿下分別的示意下,六個衛兵中的兩個恭敬的打開了大門,大門一開,一股刺鼻的藥味立即的由房中朝眾人迎面的撲來。
  微微的皺起了眉頭,亞芠隨著兩位王子走了進去,其他人也跟在他們的身後,盡到了這一間金碧輝煌,有著豪華的布置的房間中。
  可以看的出,這是一間的寢室,因為在門的正對面那面墻下,有著一張近乎夸張的高大豪華的大床,被重重的黃色布幔遮蔽起來的大床內,隱約的可以看到了有一個人以躺在其中。
  兩位王子分別的看了亞芠一眼,將床一邊的布幔給分開,分別的系在了床兩端的床柱上,露出了里面的那一個看起來又瘦又弱,氣色很差的人。
  很難相信這麼的一個又瘦又弱,雙目緊閉的正在昏睡中,渾然不知自己身邊現在已經多出了十多人來的中年人竟然就是斯達帝國的皇帝嵐大帝,那個號稱是最好戰的戰爭狂。
  分立在兩邊,鳴做了個手勢,請亞芠可以開始動作了,亞芠微微的一上前,鳴與武噸時的看見了亞芠的雙眼忽然詭異的泛出了銀色的光芒,原本黑色的瞳眸竟然也整的的轉化成了銀白的顏色,如此的詭異,叫他們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用出了神魔眼的亞芠仔細的看了一下昏迷中的嵐大帝的全身,完全沒有發現到任何的問題。
  略一沉思,亞芠眼中的銀光逝去,恢復了原先的幽黑深邃,忽然的又伸手往嵐陛下的胸口一觸,金光一閃,亞芠幾乎是在一接觸的瞬間就又馬上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可是,那一瞬間,卻叫亞芠的臉馬上變的十分的冷肅,而且很難看!
  從亞芠站在床邊起,這間房間中的所有人幾乎都十分緊張的看著亞芠的舉動,當亞芠臉色難看的退後了一步時,鳴忍不住的問道:“圣者,您能救我父王嗎?”
  武則是一抹諷刺的得意神情悄悄的涌上了眼中的深處,靜靜的看著鳴那著急的神態還有亞芠緊皺的眉頭。
  亞芠淡淡的看了一下鳴一眼,輕聲道:“夜月,大哥需要你幫一下。”
  聽到了亞芠說要她幫忙,夜月急忙的往前的走到了亞芠的身邊,亞芠伸頭的在夜月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東西,眾人只見到夜月不時的點頭搖頭,或是發出了知道知道的答話。
  而這時,眾人這也才注意到夜月那過人的麗姿與一身神秘深邃的氣息,頓時的叫眾人十分驚訝,現在他們才真正的注意到夜月的美麗倩影,不過實在也不能怪他們有眼無珠,實在是剛剛亞芠太過引人注意了,令人無暇去注意到其他人的樣子,而鳴跟武這對兄弟眼中不由的皆閃耀出了驚艷的神色來。
  過了好一會,亞芠終於說完了,眾人只有聽到了他最後的一句話:“夜月,有把握嗎?”
  夜月沉思的一下,道:“大哥,我盡量的試試看。”
  “真是抱歉了,大哥不會光系的恢復魔法,所以這部分需要*你了,如果你支撐不住的話,記得要提醒一下大哥。”亞芠帶著歉意的對著夜月道。
  而眾人則是不由的一愣,身為眾人眼中的慈悲圣者的亞芠竟然連光系的恢復魔法都不會?那他之前是*什麼在替人治病的?
  答案很快的就揭曉了,亞芠對鳴跟武道:“兩位請退到三公尺外不要接近這里。”
  略一遲疑,雖然不知道亞芠要做什麼,但是兩個人還是退到了三公尺外,緊張的望著亞芠.亞芠忽然的輕喝道:“小星,鎧化!”
  一瞬間,站在亞芠身邊的小星那一身在室內顯露出了牠原始的灰白的顏色的長毛的無風自動的吹動起來,同時的發出了一聲高亢的狼嚎聲,結實雄壯的身軀上浮現了無數的金紋,睽違兩年之久,亞芠那獨特的,百分百的覆蓋率,融合了獸幻鎧與魔幻鎧的雙重特徵的奇異裝甲貪狼之鎧終於的又在一次的出現在人前,只是不同的是,這次不是為了殺人,相反的是要救人。
  一轉過頭來,看了夜月一眼,同時的,也將自己的正面面對了眾人,看到了亞芠那前所未見的鎧化形象,平板生硬經過鎧化後的面貌,上面的那兩顆黑色的水晶眼睛,叫眾人不由的生出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自覺的提起了自己的功力,隨時的要準備應付亞芠那隱藏在面甲與黑水晶下那不可測的心意。
  亞芠根本不去理會眾人緊張的神色,由依照他的面貌擬化出來的平版面甲內。透出了亞芠那依舊清晰到像是當面說話而不是經過了一層面甲的聲音道:“夜月,準備了!”
  夜月略為緊張的點點頭,第一次的嘗試,她絲毫不敢大意。
  亞芠又再轉過頭去,面對著那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嵐大帝。
  眾人由亞芠的背後瞧去,只見到鎧化後,貪狼星的組織所形成的那一頭幾乎及地的銀白長發忽然的像是被狂風所吹動般,胡亂的狂舞起來,更是帶給了眾人一種異樣的壓力。
  陡然的,亞芠的身上冒出了騰騰的金光,在鳴等人所看不見的正面上,小腹上的粉藍色的神之鉆也散發出了淡淡的藍色光芒,顯然亞芠現在是天心真氣全力動員,而且還要借助貪狼星的力量與神之鉆的能量來替這個嵐大帝治療,只是,難道嵐大帝的病情真的有嚴重到亞芠必須要這樣慎重其事的程度嗎?
  有的!
  別人不清楚,但是亞芠卻是一清二楚,嵐大帝根本沒病,他是中了毒,中了一種不屬於人類所有的毒-神化劑。
  亞芠不知道嵐大帝為什麼會中了神化劑,可是他卻知道一點,嵐大帝現在身上的神化劑的份量并不比當初他注射進自己的體內的份量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神化劑卻比一般他所知道的神化劑一邊傷害腦部一邊激發潛力的作用有點不太一樣。
  也許是當初帝國的醫生用了什麼方法抑制住了神化劑的作用,又或許是這些神化劑的作用本來就跟一般的神化劑的作用有點不太一樣,可是,亞芠卻知道是同樣的可怕。
  一邊慢慢的激發嵐大帝的潛力,燃燒生命,一邊卻又更劇烈的傷害著嵐大帝的腦部,導致嵐大帝現在只能在這種昏迷不醒的情況下,直到身體的所有的生命力被神化劑燃燒殆盡,然後死亡!
  想到當初,注射了神化劑的自己在貪狼星與五小的力量結合後,又有神之鉆那號稱擁有無窮的能量的全力的幫助,自己又有幾乎堪稱是無比強橫的身體,但是依舊是付出了靈魂精神必須寄宿在貪狼星的身上,而自己的身體則是足足的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慢慢的恢復過來的代價,亞芠哪里敢大意?
  輕喝一聲,亞芠的雙手冒出了強烈的金光,像極了兩顆小太陽,直伸到嵐大帝的上方。
  嵐大帝彷佛是受到了亞芠手上金光的強烈吸引力的吸引,忽然的脫出了蓋在他身上的棉被,整個人直挺挺的被亞芠吸到手中。
  亞芠的雙手緊貼在嵐大帝的胸腹之間,而嵐大帝則是浮在半空中。
  亞芠大喝道:“夜月,開始!”
  聽到了亞芠的呼喚,夜月的身上頓時的浮出了一顆閃耀著圣潔的白光的光團,飛到嵐大帝的身體上方,懸浮著。
  同時,夜月開始飛快的用雙手在胸前結著一連串的復雜而精細的手勢,同時的高聲的念道:“光明神圣之神,賜我圣潔之光,洗滌眼前之人的黑暗之罪,安撫慌急的心靈,還他純潔的本來,引導靈魂至安寧的彼方,永享無邊的喜樂,賜他新生的生命,此乃吾之請求!”
  站在眾人身後的米非耶不敢置信的驚呼道:“光神圣珠?極大光明圣咒?”
  光神圣珠是什麼東西?所有人都沒有聽說過,可是極大光明圣咒,那個號稱就算是最偉大的大魔法師來施展也只有三成的成功機會,據說可以將已經死亡的人復活過來的傳說中的復活咒文,功效之大甚至可以將一個心靈邪惡的人變化成為一個善良的光明圣咒?
  現在,那個看來最多不過二十歲的美麗少女要施展的就是這樣的一個傳說中的神圣咒語?
  眾人無法置信的看著念完法咒之後的夜月手中忽然的發出了一道柔和的無法形容的白光,朝懸浮在半空中,剛剛米非耶叫出來是什麼光神圣珠的東西射了過去,那團的光團似乎是一個反射鏡般的將夜月所射出的白光轉向的頭往浮在半空中的嵐大帝身上。
  頓時,眾人不由的將眼光集中在一直沒有在近一步的舉動的亞芠的身上,連這樣的傳說中的光明圣咒都用出來了,那麼,亞芠到底是要干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