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8)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8)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8)     

天魔神譚24 深入宮廷

第二天一早,懷著興奮的一夜睡不著的心情,米非耶一大早就來到了亞芠的房前,還來不及走近,亞芠那原本緊閉的房門就已經先行打開了。
  從房門內,一個渾身洋溢著神秘的氣息的一個美麗的白衣女子從內走出來,只是米非耶敏感的察覺到這個在昨天晚上忽然的出現的白衣女子,今天早上突然由亞芠的房間中出來時,臉上有著難掩的疲憊神色。
  而在她的身後,同樣的一身白衣飄飄的亞芠也隨著走了出來,米非耶指見到亞芠微微的低下頭來,在白衣女子的耳邊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引的白衣女子不由的一陣的嬌笑。
  面對著此情此景,米非耶并非圣人,也由不的他不去聯想到某個不該有的聯想,一時之間,米非耶不由的呆在那,覺得很尷尬,好像自己打擾到人家的好事了一樣,踟躕著不知該不該*近。
  而亞芠與夜月兄妹倆,在經過了一夜的相互討論,時是獲益良多。
  亞芠將夜月引導到了一個夜月以往想都沒想過的神秘的魔法境界,而亞芠則是在夜月的身上獲得了他最欠缺的,關於魔法的各種基本的原理,讓他自己領悟到的魔法-生命奇蹟又再一步的獲得了補充,使的更加的完善。
  由於一個晚上兩人越談越盡興,不知不覺間竟然忘記了時間,直到天亮。
  一直的等到他們察覺到有人*近時,這才發現到竟然已經天亮了,所以這才開門的走了出來,以致於引起了米非耶的揣測。
  不過兩人道是沒有想那麼多,看到了米非耶站在遠處,在昨晚亞芠已經向夜月解釋過了他曾經答應米非耶的承諾了,所以一看到米非耶來,夜月就知道米非耶想要做什麼。
  夜月偏著頭,對亞芠道:“大哥,我先去叫凱特他們集合好了,等要出發時,你再通知我們一下。”
  亞芠點點頭,夜月這才往另外的一個方向去。
  看到了夜月離開,亞芠先是對米非耶點頭致意,然後發出了心靈的招喚,不知道打哪處,立即的沖出了一道金色的巨大身影,金光一歛,貪狼星精神奕奕的站在了亞芠的身邊。
  一如往常的隱身在貪狼星一身茂密的燦爛長毛中的五小也伸出了牠們的頭,對著亞芠打招呼之後,又縮了回去。?著貪狼星,迎向了米非耶,亞芠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道:“大長老,現在就要盡皇宮嗎?”
  誤以為自己打擾了亞芠的好事的米非耶?點難為情的問著亞芠道:“圣者,您現在方便嗎?”自從亞芠答應米非耶的要求之後,米非耶又都叫亞芠為圣者了。
  不知道米非耶這麼問是什麼意思的亞芠,先是疑惑的看了米非耶一眼,然後道:“不是說今天要進宮嗎?不過我沒想到大長老你會這麼早就過來,我都還沒有準備好,可能要先請大長老你先等一下了。”
  米非耶自以為了解的打哈哈道:“沒問題!沒問題!”
  亞芠怪異的看了米非耶一眼,隨及的招呼貪狼星,一起進到房里,過了好一會,盥洗完的亞芠這才又精神氣爽的走了出來。
  走到米非耶的面前,亞芠點點頭道:“大長老,現在我們可以走了。”
  同時,亞芠對著天空發出了一顆水藍色的魔法彈,讓魔法彈在上空爆炸,發出了漂亮的水藍色光華。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由四周忽然的好幾個人影全都掠空而來,停在亞芠的身後。
  看到亞芠的動作以及凱特他們集合在亞芠身後的樣子,米非耶不由的一愣,隨及的詢問道:“圣者,難道他們也要跟我們一起去?”
  也難怪米非耶這樣問了,畢竟他現在要帶亞芠去的地方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而是整個斯達帝國戒備最森嚴的皇宮,如今這麼一大群人浩浩蕩蕩的走進去,不弄得滿城風雨才怪!
  亞芠還沒說話,站在亞芠身後的凱特已經先道:“不管是去哪里,我們永遠都跟隨著頭兒,要阻止我們除非你先殺了我們!”
  米非耶不由的嚇了一跳,真有這麼嚴重?
  可是當他看到的在亞芠身後的所有人都跟說出了這一番話的凱特一樣,一臉認真無比的樣子,米非耶這下可真的是有苦說不出了。
  真是開玩笑,先別說現在他有求於亞芠,光是昨天在看到了凱特他們的表現,米非耶就不想要嘗試那樣的舉動了,想都不想。
  無奈之余,米非耶只得默認了凱特他們的舉動,領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穿過了重重的殿門,直接的走到了斯達帝國的皇宮深處。
  隨著米非耶的腳步,亞芠等人慢慢的走進了一個看來景致優美,但是卻又不會顯的太過於浮華的世界中。
  看著四周的宮廷景致,亞芠不由的暗嘆在心,相較於文化氣息較濃厚的華那邦宮廷,斯達帝國的宮廷看起來讓她要覺得比較順眼了一些。
  本身并沒有什麼文化素養的亞芠,基於一個單純武夫的角度來看,斯達帝國的宮廷看起來實是外弛內張,各種宮廷的擺設與宮殿的位置,是在一種極為微妙的平衡上,并未給人太多的死角,想要像以前侵入華那邦皇宮那樣的侵入了斯達帝國宮廷實在是不太可能,除非他一路的將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侍衛們一個一個的解決掉,不愧是立國以來從未停止過爭戰的國家,連宮廷都充滿了濃濃的肅殺之氣,連跟在亞芠身邊的貪狼星都感覺到有點的不安,而輕輕的*近亞芠走著。
  顯然的在他身後的凱特等人似也發現到眾人已經在米非耶的帶領下慢慢的走進了一個戒備森嚴的地方了,隱約間已經露出了警戒神色,亞芠對凱特點頭示意,要他稍安勿躁,凱特才慢慢的平復過來。
  忽然的,米非耶帶著他們穿過了一道拱門,走進了一個看來很不一樣的地方,停在了一間看起來高大雄偉的美麗宮殿。
  宮殿呈長方形的形狀,以深黑、潔白的大理石為主要建材,在四周有著一條的大理石柱的走廊,屋頂是呈現四方錐的形狀,大門則是開在宮殿長方形較長的這一面。
  在宮殿大門面前有一個大約可以容納五六百人的大廣場,上面有用約一公尺高的石柱規劃出來的行走通道,直直的由宮殿四周隔離外界的圍墻拱門連接到宮殿的大門前,就是亞芠等人目前站的地方。
  而在其他的部分,還布置著一些山水擺設,無數的衛兵四散在各處警戒著。
  站在大門前,米非耶轉過頭來,面帶難色的看著亞芠,還未說話,凱特已經先一步的一舉手做了一個手勢,瞬間,站在最後面的九十六個死神小隊的隊員忽然的一哄而散,還不到一眨眼的時間,圍墻上、拱門邊,假山側,道路前,所有人零零落落的四散著,雙眼各自的盯著不同的方向。
  仔細的一瞧,整個宮殿前的場地都已經落入了死神小隊的掌握中,隨時能對任何突發的狀況作出最直接的反應。
  米非耶訝異的看著死神小隊的舉動,他當然不是白癡到看不出死神小隊的舉動的用意而以為是他們是在找地方休息,相反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死神小隊的用意,可是,卻吃驚於完全不需要指揮,單憑著一個手勢,九十幾人竟然的就將整個場地完全的?入控制中,因而驚訝於死神小隊的出色與默契的可怕。
  也因此,使的米非耶完全的沒有想到死神小隊現在的舉動其實是失禮至極,擺明的根本不相信他,而才會做出了這樣的舉動。
  在看亞芠,以及現在已經站在亞芠的身後一步之處,擺明的要跟亞芠進去的凱特與力奧、夜月三人,米非耶還能說什麼?在嘆一口氣,不在說什麼,也不在理會那些直到這時才從死神小隊的行動中清醒過來,卻驚訝的發現到自己已經落入了死神小隊銳利的眼光監視下,分布在宮殿四周的明暗衛兵起的騷動,上前去叫門了。
  一個作著仆人裝扮的人走出來開門,看到了米非耶之後,對著米非耶行個禮,然後道:“大長老,殿下已經等您很久了。”
  米非耶點點頭,轉頭的看了一下亞芠,是一他們跟他進去,亞芠則是暗自的皺起了眉頭,殿下?生病的不是帝國的嵐大帝嗎?怎麼是殿下?
  不過,亞芠還是跟著走了進去,而凱特他們則是盡職的守在亞芠的身後,跟了進去。
  在度的穿過了重重的走廊與門戶,亞芠等四人一狼終於的來到了一間看來優雅的大廳中。
  來到大廳里,在大廳上面,坐著一個看來約二十三四歲,面目駿逸,充滿了書卷氣,臉上的著急神情掩飾不了他的一身溫文儒雅的高貴氣息。
  而在他的身邊,兩個長相不惡,面貌相似,身穿輕盔,眼露精光,看來實力不弱,好像是兄弟的年輕人,正用著他們銳利的眼神看著亞芠等人,然後皺起了眉頭的看著站在亞芠身邊的貪狼星。
  亞芠略微的看了一下那個坐在中間的年輕人,在巡視一下旁邊的那兩個類似的兄弟之後,便盯著米非耶。
  米非耶先是對著那個中間的年輕人微微的點頭道:“殿下,圣者已經來了。”
  聽到了米非耶的話之後,亞芠立知眼前的年輕人定是斯達帝國的下任帝王繼承人,帝國的大殿下-鳴˙伯?。
  看到亞芠看著鳴殿下,在他身邊的兩個年輕人中那個看起來比較年長的忽然大喝道:“大膽,見到殿下還不行禮!”
  亞芠看了那個年輕人一眼,站在他身後的凱特忽然的往前的一踏步,龐大的氣勢忽然的由凱特的身上涌出,頓時讓站在殿下兩邊的兄弟倆臉色大變。
  幸好亞芠及時的一擺手,止住了凱特的動作,而大殿下鳴也開口道:“狂龍不得無禮,圣者乃非常人,不可失禮。”
  隨即的轉過頭來對亞芠道:“圣者你好,本宮是帝國的現任王子鳴,請你原諒本宮的部屬無禮之舉。”
  人家以禮相待,亞芠倒也不為失禮的對著鳴道:“殿下你好,是否現在可以替陛下治病了?”
  亞芠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不由的都一愣,誰也沒想到亞芠竟然一開口就直指主題,完全沒有任何的客套。
  過了好一會,鳴這才強笑道:“圣者果真非常人,說話也這麼的有趣,不過圣者既然已經先提出來的,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去。”
  說完,在身旁的兩個人的護送之下,鳴與米非耶帶著亞芠四人一狼,又走出了宮殿。
  一出宮殿,看到了宮殿外的景象,眾人不由的一愣,直到凱特又一舉手打個暗號,所有的死神小隊這才由他們監控的地點回到宮殿的大門兩側。
  看到兩旁的人,鳴等人不由的疑惑的看著米非耶,米非耶解釋道:“他們是圣者的………”
  亞芠淡淡的接口道:“朋友!”
  鳴不由的看著亞芠,強笑道:“圣者原來有這麼多本事高強的朋友。”
  亞芠淡淡的扯了個嘴角,不言,看到亞芠的樣子,鳴身邊的狂龍不由的又冷哼了一聲,而討了個沒趣的鳴則是打了個哈哈,繼續的往前走去。
  現在的鳴已經有點了解亞芠并不想要多跟他打交道的作風了,所以一路的走來,幾乎是沒有人出聲說話,而沿路的衛兵們則是好奇的看著這一群平常難得一見的浩浩蕩蕩人群在宮廷中走動,不過看到在前面的是鳴跟米非耶,倒也沒有人敢查問的。
  終於的來到了另外的一間,四周有著寬廣的大理石廣場的宮殿面前了,這宮殿除了周圍的空地要大上鳴的宮殿面前的廣場十多倍外,樣式與鳴的那間宮殿差不多,不過整體是以黑色的大理石所構建,外表還有黃金之類的貴重金屬做裝飾,整體的造型、大小都比鳴的宮殿要來的精美及雄偉。
  無聲的一行人來到了宮殿面前,卻發現到在宮殿面前的那座可以容納兩三千人措措有余的大廣場上,竟然站了兩三百人,一看到鳴,紛紛的對鳴問安。
  發現到亞芠忽然的停下了腳步,面罩寒霜的看著十幾公尺外人群,鳴與米非耶也不由的跟著停下來。
  看到了亞芠那雖然面無表情,可是卻明顯的讓人感覺到他的不悅的型態,鳴不知怎麼的,忽然的感到了一陣的不安,似乎自己有點懼怕亞芠現在的樣子。
  鳴顧不得回那些向自己問安的朝中大臣們回禮,不安的解釋道:“本來是想要悄悄的請圣者將我父王的病治好的,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昨天深夜,幾個跟本…。我比較交好的大臣忽然深夜來拜訪我,說什麼現在朝中里的所有大臣都知道我已經請到了昨天下午在帝都中活人無數的圣者您來替我父王治病,所以今天天未亮,幾乎所有的朝中大臣們都已經聚集在這里,期待著圣者您展現神蹟,替父王治病。”
  發覺到自己在亞芠的面前竟然無法順利的說出來代表身分的自稱,鳴顯的有點不知所措,同時不由的用起了敬稱來向亞芠解釋目前的情況。
  微微的皺起了眉頭,亞芠并未說話,不過身上的怒氣顯然的消退了一點,起碼,鳴不再感覺到亞芠身上還有剛剛的那種無法形容的畏懼了。
  不自覺的松了一口氣,轉頭的迎向了那些現在已經前進到可以聽到鳴剛剛的話聲,而臉色怪異的看著鳴跟亞芠的大臣們,鳴先是輕咳一聲,然後叫道:“各位大臣請讓讓,讓圣者過去。”
  人群慢慢的分開之後,鳴這才又轉過頭來,不確定的看著亞芠一眼,亞芠淡淡的道:“殿下,請帶路!”
  穿過了人群,眾人在四周大臣驚疑、評估的眼光中,慢慢的來到了由二十個精神抖擻,手持某種亞芠叫不出來名字,有點像槍,但是在槍尖的地方卻多出來一道橫出來的利刃,呈現十字型,身穿厚重的重形盔甲的衛兵所守衛的宮殿大門前。
  隨著鳴正要往內走進去,鳴卻忽然的停下了腳步,面色陰沉的看著從里面走出來的一行人。
  從門內走出來的人群,當中有一個看起來跟鳴相當的類似,在他的身邊還有五個身穿華服的老人,在五個老人的身後,還有另外的五個看起來年紀不一,但是最年輕的也最少有四十好幾的中、老年人。
  以他們行走的隊伍來看,顯然的是以那個與鳴相當類似的年輕人的身分最尊,所有人都在他的身後一步之處跟著他,亞芠立知,那個年輕人一定就是米非耶所說的,斯達帝國那個野心勃勃,想要將鳴給擠下王位的二殿下-武˙伯?。
  這時站在亞芠身邊的米非耶湊過頭來,低聲的對亞芠解釋起那些人的身分,亞芠一聽,那個與鳴長相極為相似的年輕人果然是二殿下武。
  而走在他身後第一排的人則是掌握了這個國家最重要的軍、農、經濟的五個大臣,分別是最左邊,穿著一身整齊的灰底滾金邊的軍服,胸前別了密密麻麻的各種各色徽章,白凈臉,禿頭,看來約六十多歲,已經有點福態的大將軍-以司˙法連。
  左邊第二個,看來大概有七十了,瘦瘦高高的,留著兩撇的白胡子,頭發只剩下頭頂四周,穿了件與以司一模一樣的軍服,是斯達帝國的另外一位大將軍-瑟頓˙羅波安耶利˙烏茲薩克,走在武的正後方,看起來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老年人,臉上滿滿的皺紋,一雙眼睛又細又小,穿著米黃色的大袍,可是他卻是一手掌控斯達帝國所有的農業事務的農政大臣。
  在農政大臣的左手邊是外交大臣-米凱˙馬哈拉,斯達帝國的所有外交事宜都是由他所掌握,包括了購買大量補足帝國內的不足的糧食的業務也是他經手的,而他本人樣子可真夠瞧的,相貌堂堂不說,米非耶說他已經六十五歲了,可視看起來卻還像是個四五十歲的人,端整的五官,搭配一身的剪裁合宜的淡藍色貴族式華服,還有他獨有的一種似乎可以讓人放心的信任他的敦厚長者氣質,難怪他可以成為出色的外交大臣。
  而最後一位,是掌管斯達帝國的各種經濟操作、稅收業務的經濟大臣-奈連˙楊,有著一身肥肥胖胖的身材,即使已經穿著寬大的暗黃色袍子,還是給人笨重的感覺,而在他的臉上永遠都是一副笑咪咪的樣子,從外表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標準的老好人,可是,米非耶卻告訴亞芠他的心計是這五人中最深沉的,是一個標準的笑面虎,不過,其他人也不會差到哪里就是了。
  這五個人,幾乎掌握了斯達帝國的主要命脈的運作,加上彼此之間的利益糾葛,多年來相互勾結利用,在斯達帝國的朝廷中構成了相當大的勢力,而獲得了他們的支持的二殿下武,若是嵐大帝一直昏迷不醒的話,可以說已經將斯達帝國的八成納入了自己的掌握中了,難怪鳴會期待嵐大帝趕快醒過來。
  而在五大臣的身後,第二排的那五個人則是五大世家的現任家主。
  五個人同樣的穿著一身樣是相同,但是顏色不一的貼身勁裝,而且在所有人的上半身也都穿著擦的雪亮的銀白色輕鎧,只是在左胸的位置上有著不同的徽章的盔甲。
  後來凱特對亞芠解釋後亞芠才知道在斯達帝國中盔甲是身分地位的象徵,所以只要是有貴族身分的人經常會穿著盔甲來昭顯自己的身分與地位,有時,有些平民也會穿起盔甲來,只不過那身的盔甲如果真的遇上了砍殺,會有多少的作用那可是見仁見智的,并不會因為幻獸的存在而有所改變。
  而若說五大臣是代表著斯達帝國宮廷的勢力,那麼五大家族便是代表著民間的勢力。
  在米非耶的解釋下,亞芠才知道,當初斯達帝國的第一代皇帝在這山林間率人建立了斯達帝國的時候,在斯達帝國的國境內,有著五大原住於此的民族,幾乎占了當時斯達帝國人口的三分之一,這些本地的民族當然不滿當初的斯達帝國侵略了他們認定的勢力范圍,所以經常的作亂,引的第一代的皇帝萬分的頭痛,既無法將他們完全的驅除出去,又無力去阻止他們的作亂。
  最後,第一代的皇帝想出了一個辦法,一方面的采取了封給五個民族的族長帝國最高的公爵爵位,并讓他們世襲,且保持他們原先享有的權利的懷柔政策,一方面卻又不斷的用高壓的手段打擊每一次反抗統治的作亂,如此的懷柔高壓的手段并行,終於將這五大民族給收服了,五大民族沿傳千年至今,就變成了五大世家。
  雖說千年後的今日,五大民族因為血脈與一般的斯達帝國人民融合,再加上歷代的皇帝各種的手段削弱他們的勢力,導致現在的五大家族的勢力大大的衰退,已經不如千年前的強盛了,可是五大家族的公爵爵位畢竟是第一代的皇帝親手給予,并允諾永世流傳的,再加上五大家族又經過了千年的發展,與斯達帝國民間各方面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在朝野之間都有相當的潛力存在,至今一樣是擁有相當大的勢力,足以跟五大臣相比較,是斯達帝國的朝廷里的另外一個勢力。
  而這五大家族的現任家主,就是現在跟在五大臣身後的那五個年紀從四十到七十不等的人,他們分別是站在最左邊的那個,穿著藍色的勁裝,盔甲右胸口上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老鷹徽章,年紀看起來最輕,金發無須,長相最為英俊,是一個充滿了成熟魅力的中年人的阿摩司家的家主荷達伊˙阿摩司公爵。
  左邊第二位,穿著黃色勁裝,胸口有一只盤據的黃龍,年紀大約在七十左右,但是精神顯然還很好,龍馬精神的一位白發老人,他是亞摩家的蘭契˙亞摩公爵中間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留著一嘴幾乎遮掩住他的鼻子以下的紅棕色長須,穿著暗紅色的勁裝,胸口上有著一個看來像是長了角的白馬,是傳說中的獨角獸的禿頭老人,他是貝侖迪卡家的那普勒斯˙貝侖迪卡公爵。
  第四位,一身深青色的勁裝,年紀看起來大概也只有四十多歲,胸口有著一只牛頭人身,造型奇特的徽章,整個人就如他的家徽一樣,海口虎目,身材魁武,凱特都還差他半個頭,他是加利家的家主海威˙馬拿公爵。
  最後一位,也是站在最右邊的家家主邱米羅˙加利公爵,年紀是十一個人中最老的,看來怕最少**十歲有了吧?這可以從他那頭發胡子全是雪白中可以看出來,穿著一身與他的頭發胡子相同的白色勁裝,唯一較出奇的是在他那充滿了皺紋的臉上,那幾乎瞇成了一條線中的眼睛中,不時的有一絲的精光閃過,亞芠明白的感覺到,這個老先生可的不簡單,至少,他的實力是在場的五大家族族長中最高的,他的家徽是一只銀白色的怒狼。
  在米非耶飛快的介紹完了之後,以二殿下武為首的十一個人也已經的走到了亞芠他們的面前。
  看著臉上似笑非笑,高深莫測的武,還有很明顯的對他這個大殿下鳴所請來的慈悲圣者表示出敵意的五大臣,以及除了那個荷達伊公爵不知為什麼對他相反的表示出善意的微笑,還有那個家徽是銀白怒狼,因為貪狼星在側,似乎覺得有趣而輕輕的對他扯了一下臉皮的邱米羅公爵外,除其他的三個家主既不像五大臣那樣明顯的表示出敵意,但是也沒有善意的表示。
  鳴忽然奇異的轉過頭來看了亞芠一下,他的眼中有著奇異,有著驚喜,還有著許多的的深意,全都包含投諸於亞芠的這一眼中,然後在轉過頭去面對現在已經站在他面前的“弟弟”!
  亞芠忽然有點明悟,看起來,五大臣是擺明的全力的支持那個武了,而五大家族則是還尚是處在於觀望的角度。
  今天,姑且不論其他,為了要替那位尚未謀面的嵐大帝治病,還有那荷達伊公爵對他的那個亞芠自己也感覺到莫名其妙的明顯善意表態,以及因為貪狼星的緣故而看來對他的第一印象相當的好的邱米羅公爵。
  亞芠,他一個外來人,現在已經卷入了鳴跟武兩兄弟的皇位之爭了。
  原因就在於為了要爭取上在觀望的五大家族的支持,好與武的五大臣相互抗衡的鳴,現在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他說走就走了,因為,鳴他要藉他爭取阿摩司、加利兩家的支持,進而掌握其他三家,再加上又有米非耶等支持正統的長老院的支持,如果亞芠他真的可以將嵐大帝治癒,那麼鳴的地位可以說就是穩如泰山了,無論從哪一點來看,鳴都不可能會放過他的。
  相對的如果說鳴可以由他身上想到這些事情,那麼,對面那個據說各方面都鳴要來的優秀的武又怎麼可能會想不到?
  敏感的從武那看似笑意盈盈的眼中,亞芠察覺出了一絲幾乎無法察覺的殺機看來他已經成了武的眼中釘了,而且是那種有可能會引起他的野心破滅的那種,恨不得他死的眼中釘。
  亞芠玩味的,又有點無奈的一瞬間想到了這些事情,看來,他真的是陷入了這個他最痛恨,曾經造成他的家庭破滅的宮廷權勢斗爭中了,而且看是還相當的難以脫身。
  無奈、可笑的是,這是亞芠他自己答應了人家,而一頭的投入了這一個他深惡痛絕的漩渦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