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3 身世迷離

“咦!”順著亞芠的眼光,水妖王這下也注意到了夜月手中的那六顆晶珠。
  水妖王懷疑的問道:“夜月,你怎么會有六神圣珠?”
  力奧忍不住的插嘴問道:“前輩,你說的六神圣珠是只夜月手上的這六顆珠子嗎?”
  水妖王眼光直盯著夜月手上的六神圣珠,回答力奧的話道:“六神圣珠,代表著光、闇、風、火、水、土六大屬性的魔法圣物,在外人的眼中,這六顆珠子頂多只是可以較快聚集魔法能量的魔法工具,可是,若是在六靈門的人的手上的話,配合六靈門的魔法,這六顆珠子可以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據說擁有可以開天辟地的力量。”
  “而所謂的六靈門的稱號,十大高手之一的六靈魔女,就是源這六顆小珠子!”水妖王又補充了一下。
  力奧不可思議的看的夜月,疑惑道:“夜月,你師傅是十大高手的六靈魔女?而她現在將這六神圣珠給了你?”
  夜月點點頭,似乎有點得意的看著力奧,力奧不由的驚呼道:“那你當初干嘛騙我們,還跟我們當個什么小隊長的?憑你的名頭就算想要干個副團長都沒問題呀!”
  夜月不好意思道:“人家是因為當初不敢讓師傅他知道人家在鐵血團嘛!你都不知道,師傅她要我背的那些魔法咒語是又臭又長,要全背起來可是很痛苦的!可是師傅又一直要人家去背,所以………。”
  所以她是逃家的,這句話夜月沒說,可是所有人都知道。
  “更何況,當初人家也沒有騙你們呀!只是你們一直沒有問我的師傅是誰嘛!所以我才沒有說呀!”夜月忽然笑的像只小狐貍般,反駁著力奧。
  一旁的亞芠與水妖王聽的滿頭霧水,亞芠不由的問起凱特來,在凱特的解釋下才知道,原來當初在遇見亞芠的前一年。
  有一天他跟力奧正豐原城中閑逛,那時候他跟力奧才剛升上小隊長沒多久,所以便約定去慶祝一下。
  走在路上,他們正好碰見了一個受到人欺負的美麗少女,而那個欺負少女的人正好是他們認識的一個早已經被鐵血團通緝很久的黑暗傭兵,他們正想要出手幫助這少女,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個少女根本不用他們出手,竟然簡簡單單的將那個他們自己估計要兩個人出手的黑暗傭兵給整個人給冰封起來。
  看到這個少女有那么高的魔法,兩個人不由的心生結識的念頭,便過去跟那個少女攀談起來。
  攀談之下,發現到彼此極為投契,又知道這個少女是因為受不了她的師傅“不正當的管教”,所以逃了出來的,現在舉目無親沒有地方去。
  于是力奧干脆就邀請她加入了鐵血團,與他們倆個一組,而少女也答應了,而且很快的,憑著少女那過人的魔法,一年之間就與凱特跟力奧立下了許多的功勞,升為了小隊長。
  那個少女就是現在正跟力奧斗嘴的夜月。
  水妖王與亞芠聽完了不由的啞然失笑,而夜月雖然在跟力奧斗嘴,但是也聽見了凱特的說話,看到亞芠與水妖王在笑,忍不住的嬌嗔道:“大哥,你怎么跟前輩都在笑我,我真的沒有騙力奧跟凱特嘛!誰叫他們自己不來問我的,總不能要我自己跑到他們面前對他們說:”喂!你們知道嗎?我師傅可是十大高手中的六靈魔女“吧!”
  聽到夜月說的有趣,這下所有人全都笑開了臉了。
  看到眾人直笑,夜月想到了自己剛剛說的也真的好玩,忍不住自己也笑了出來,大廳頓時被笑聲所充斥著。
  笑了一會,水妖王忽然感嘆的看著夜月道:“ㄚ頭,我可真羨幕你師傅,不知打哪里找來你這個好徒弟的,年紀輕輕的就可以操控這六神圣珠的,具我所知,你們六靈門中好像還沒有人在五十歲之前就可以隨意的操控六神圣珠吧?能夠使用其中的兩三顆已經算是不得了的成就了,看你師傅這么放心的將六顆六神圣珠全都交給你了,相信你已經是操控自如了吧!”
  夜月略帶得意的點點頭道:“那是當然的了,要不是通過了師傅的考驗的話,師傅還不肯把這六神圣珠給我用呢!”
  水妖王搖搖頭道:“所以我才說很羨幕你師傅,有你這么一個青出于藍更勝于藍的好徒弟可以教,我收了滿天下的徒弟,就是沒有一個像你們這樣的好弟子的!”
  亞芠截口道:“前輩,您忘記了嗎?您不是已經找到了一個合您意的好弟子了嗎?”
  望著亞芠的笑容,水妖王拍拍自己的頭,道:“哎呀!我怎么忘記了那個渾小子了?
  不行,到現在愛華還沒有將他給送過來,我得去看看才行。“
  說著,水妖王的身影不由的又在原處消失了,亞芠望著水妖王消失的身影,喃喃道:“再怎么看還是弄不懂前輩怎么辦到著忽隱忽現的。”
  一旁的夜月插嘴道:“大哥,前輩用的只是一點的障眼法還有加速魔法而已,不是什么奧妙的身法,這是魔法師最常用的,我也會。”
  說完夜月忽然的也消失在原位,只是亞芠忽然的急轉頭,望向自己的身后,夜月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后了。
  看到亞芠在看她,夜月不由的吐吐舌頭,不好意思道:“不過我當然不像前輩用的那么出神入化,還是會被大哥你察覺到。”
  亞芠點點頭,一旁的凱特微笑的提醒道:“夜月,你還沒有說完呢!”
  夜月被凱特這一提醒,隨即省悟,又出現在自己的位置上,繼續道:“其實接下來也沒有什么事了,就像你們所之道的,精神力量的大幅度增加,學會了本門的魔法,以及領受了六神圣珠之后,我便出來找大哥了,至于為什么會感覺到大哥對我有種奇特的吸引,這點我也不知道。”
  繞回了剛剛的話題之后,所有人的目光不由的望著亞芠,關于這個問題,他們相信若是亞芠無法給他們答復的話,就沒人可以給他們答案了。
  亞芠沉思了片刻,忽然道:“你們以前應該聽我說過,我的力量來源有二:其一是凱特你們最熟悉的天心真氣;其二便是精神異力。”
  凱特、力奧、夜月紛紛的點頭,只是這跟夜月與他之間的吸引力有什么關系?
  亞芠又道:“天心真氣我就不再加以解釋了,凱特你們身上的真氣怎么來的我的天心真氣就是怎么來的。”
  “問題在于我的精神異力,你們都只知道我的精神異力是一種超乎常人的精神力量,遠大于常人的數十倍之強橫。”
  三人又點點頭,關于這點,他們也是都知道的。
  隨即,又聽到了亞芠道:“可是你們所不知道的是,我這精神異力并非完全的是由修習而來的,有大半是來自于天生的。”眾人阿的一聲,這可從來沒有聽亞芠說過。
  亞芠微笑道:“我的精神異力是來自我的家族遺傳,不過并非是我父親的這一邊,而是來自我的另一個家族,我母親的家族,位在泰龍帝國的第一世家隆家。”
  眾人這下更是訝異的不由的驚呼出來,原來,亞芠除了是名聞大陸的斯達克名家一家之外,竟還有第一強國中的最大世家隆家的血統。
  要不是亞芠今天親口說出來的話,誰也不知道,同時眾人這也才恍然大悟,為什么當初初見面時,亞芠會說自己姓隆的原因了。
  亞芠不理會眾人的驚訝表情,他直直的盯著夜月的眼睛,直直的瞧著,徐徐道:“在我母親的隆家中,有著一個遺傳的異能,那就是每隔五代就會出現了身具強大的精神異能的后代來,而我這一代正好是那會出現這精神異能的一代。”
  “隆家這精神異能出現的時間,大約是在當事人十五到二十歲之間,在經歷了大悲大喜之后,刺激到自己的精神,然后才會開始產生精神的異常增長,而精神的異常增長為期大約一年,一年之后會增長到最高點的八成左右。”
  “另外由于精神力量的無限增長,所以會引發強烈的頭痛及幻象的產生,隆家的祖先中,因為這個原因而導致不少的后代不得不將這一個能力給封印起來,以免的自己死于瘋狂。”
  聽到了亞芠的解釋后,夜月三人已經知道亞芠在說什么了,這種的描述好像完全的合乎夜月的情況。
  夜月兩年前正好是十八歲,而且又是經歷了她視為大哥的亞芠下落不明,生死難料的大悲,而后在一年間忽然的產生了強烈不知原因的頭痛與幻象的困擾,再加上精神力量的詭異大幅增長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無論是哪里一點,實在都是完全的合乎了剛剛亞芠所敘述的,關于他們隆家的精神異力的產生原因、條件、現象的種種,這頓時的帶給了他們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力奧不確定道:“夜月,我記得你好像就是姓隆吧!”
  夜月雖然心中趕到無比的疑惑,不過她還是解釋道:“你不要誤會了,我的姓的那個瓏是玲瓏的瓏,可不是隆家的那個隆,可不要搞混了。”
  力奧摸摸頭,疑惑道:“是這樣嗎?”
  亞芠點點頭道:“正是這一點讓我想不通的,照我跟夜月的情況來看,分明是我的精神異力與夜月剛剛完成的精神異力基于同源而產生的共鳴,所以我們之間才會有那種相互吸引的感覺,可是夜月又不是姓隆,若要說這世上還有另外的一個姓瓏的家族具有跟隆家有類似的精神異力的遺傳的話,那也太過于不可思議與巧合了。”
  眾人,包括夜月自己也同意的點點頭,如果真的有這種狀況的話,那真的巧合的不可思議了。
  一旁的凱特說道:“頭兒,會不會夜月是隆家的某位的后代,我記得夜月你說過你是一個孤兒,是你母親在臨終前巧遇你師傅,所以將你托付給你師傅扶養的吧?”
  夜月點點頭,喃喃自語道:“其實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師傅只是告訴我說她遇見我母親時,我母親已經是病的很重了,整個人都處在意識不清楚的階段,在我師傅照顧我母親的三天中,只有在我母親在臨終前,意識回光返照的稍微清醒了一點,只說我出了我的名字還有說我的父親姓瓏,所以我師傅才叫我夜月˙瓏。”
  凱特喃喃道:“會不會是因為同音的誤會?”
  夜月忽然的大聲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反正姓什么我都一樣,沒什么好研究的。”
  眾人了然的感受到夜月這時候的心情,自己的母親病的快要死了,可是自己的父親卻不見人影,反而要一個外人來照顧臨終前的母親,以及年幼的自己,說心里不難受是騙人的,換成了是自己的話,恐怕也會有跟夜月現在一樣的反應,所以眾人視機轉移了話題,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研究。
  凱特與力奧盡力的說說笑笑,好不容易的將夜月從自己的身世不明的陰影中拉了出來,讓夜月終于的開朗的繼續的與眾人說笑,可是,真的已經讓夜月走出了低霾嗎?
  深夜了,疲憊的人群早已經進入了香甜的夢鄉,可是在院子里的涼亭上,卻還有著一個清麗的身影遙望的天際的半月,懷抱著無窮的愁思。
  思想是一件很奇怪的東西,明明的告訴自己不要去想,可是,一但起了個頭,思緒就怎么也止不住。
  坐在涼亭上,睡不著的夜月心中此時充斥的惆悵的思緒,晚上,雖然欣喜與大哥的相逢,可是,凱特的一番話卻再無意間挑起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痛,真的好難過。
  說自己不想要知道自己的父親到底是誰那是騙人的,可是,不這樣騙人,甚至騙自己的話,自己又能怎么辦?
  師傅說過了,母親過世之后,師傅帶著當時還是嬰兒的自己,留在那里等了足足的一個多月,但是一直等不到有人來,所以不得不帶著自己離開,而像這樣,自己的父親豈不是一個……………。
  不想要說出那個字眼,可是,心中卻無法欺騙自己,無奈的輕撫著自己這自小就掛在胸口上的小戒指,戒指是由一種名叫月光石的寶石鑲崁在一種不知名的金屬上,漆黑的金屬指圈內刻著夜月兩個字,想來就是自己的名字的來源,可是,為什么自己的父親卻從來沒有試圖的找過自己呢?
  長夜漫漫,可是夜月卻怎么也睡不著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忽然的,一種熟悉的感覺由身后傳來,夜月不由的轉頭一看,那個有著一頭白發,熟悉的穎長人影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夜月,睡不著嗎?”人影出聲了。
  夜月嗯的一聲,小聲道:“大哥,你還沒睡嗎?”
  人影,亞芠慢慢的走到了夜月的身邊,伸手輕拍夜月的肩,微笑道:“精神異力大成之后,睡眠的時間便相對的減少了許多,這大概是擁有精神異力的代價,有著強大的力量但是卻無法強迫自己進入可以忘記一切的夢鄉中,去尋那片刻的安寧。”
  在夜月的旁邊坐了下來,亞芠微笑道:“在想自己的身世?”
  夜月點點頭,對于亞芠,她并不想要隱瞞什么。
  “夜月,你知道嗎?大哥其實很喜歡跟家人在一起的,不過,以前的遭遇卻讓大哥我也只能跟家人再一起,對于其它的人則是抱持著一種相當的不信任感,看到了任何的人心里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人對我有沒有惡意,你說,是不是很可悲?”
  聽著亞芠說著話,夜月輕輕的點點頭,她知道這是亞芠的開場白而已。
  亞芠又道:“老實說,當初與你們相遇時,正好是我最陰沉,最不喜歡跟家人以外的人在一起的時候!”
  “可是,我只要一看到你們,尤其是你,一股難以形容的親切感就不由的油然而生,這讓我拉不下臉來逼的你們三個不要再跟著我。”
  “在聽到你說你認我為大哥的時候,我雖然嘴里不說,可是,我真的是很高興,直到現在,能夠擁有你這一個妹妹一直是我最得意的一件事。”
  聽到了亞芠這樣的一說,夜月不由的感動的忍不住的深深的擁抱了亞芠一下,感動道:“大哥,我也是,我一直已有你這樣的一位大哥為榮。”
  亞芠任由夜月躺在他的懷中,雖然看來很親密,但是卻充分的表現出了他跟夜月之間的兄妹之前的深厚。
  亞芠輕輕的拍著夜月的小手,微笑道:“其實你不用太過于介意自己的身分,反正,不管你是哪里里人,父親是誰?你都一樣是大哥的好妹子,都是我們所熟悉的夜月,所以你不要太過于介意,凱特他也不是故意的,到現在,他還傻傻的呆站在自己的房間外面,一直深深的自責自己今天晚上不該沒想清楚的傷到你的心了。”
  “嗯!我知道,我沒有在怪凱特。”夜月點點頭。
  亞芠微笑道:“這才是我的好妹妹。”
  看了一下天上的月亮,亞芠忽然道:“夜月,大哥有件事要跟你說。”
  “大哥,有什么事?”夜月也隨著亞文的眼光注視著天上的月亮,隨口道。
  亞芠略微的沉思一下,思考一下自己的措辭,然后才道:“無論如何,夜月,等大哥完成了這里對人的承諾之后,你隨大哥到泰龍帝國去一下,大哥希望你可以查出自己的真正身分,不要讓自己的身分永遠的成為了自己的困擾。”
  夜月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輕的幾乎不可察的微微點頭道:“大哥,你怎么說我就怎么辦!”
  亞芠點點頭,霎時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中,靜靜的看著天上的月亮。
  忽然,亞芠道:“夜月,既然你現在擁有了精神異力,呃!大哥的意思是姑且把你那奇特的精神力量當成了跟大哥一樣的精神異力。”
  夜月了解的點點頭,其實,他們都心知肚明,夜月現在所具有的九成九是精神異力,不然的話亞芠不會說出要夜月隨他到泰龍帝國去找出自己的身分的話來的。
  亞芠低下頭來看著夜月續道:“大哥想,有些該注意的事情還是要讓你知道一下,包括大哥自己對精神異力的了解與運用方法。”
  “或許對現在的你而言,大哥自己悟出來的方法不登大雅,不過,多學一點東西對你總是好處的。”
  看到夜月點點頭,亞芠便道:“那走吧,到大哥的房里去吧,夜深了!”
  夜月點點頭,站了起來,等到亞芠也跟著站起來時,夜月忽然:“咦!誰?”的一聲,對著某處陰暗的地方嬌喝道。
  亞芠淡淡道:“已經離開了,夜月不用問了。”
  看到亞芠一副早已知道的樣子,夜月不由的疑惑的望著亞芠,不禁問道:“大哥,那是誰?”
  亞芠近乎嘆息道:“沒什么,只是某人而已!”
  夜月不由的皺起了她那雙好看的眉頭,更加疑惑的看著亞芠,不過既然知道亞芠不想說,夜月也不再多問,隨著亞芠,慢慢的走向了亞芠的房間。
  直到亞芠與夜月的背影消失不見了,一道看來無比的蒼白的削弱身影慢慢的走出了陰暗的角落。
  人影癡癡的望著已經消失的亞芠的背影,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悄悄的滑落了那人的臉頰,滴到了草皮上,留下了一個個的淚痕。
  人影喃喃道:“原來這就是你不愿我接近約瑟的原因嗎?那就是你的愛人嗎?好美麗的人呀!可是,你好狠呀!好狠的心呀!”
  “原來,對你來說,我也只是某人而已!”蒼白人影的淚水似乎怎么也止不住。
  孤寂的身影似乎象征的無奈的難圓冀希。
  那蒼白的身影,癡情的眼睛,晶瑩的淚水,與那天空中漆黑的夜空,殘缺的半月,稀疏的殘星相伴,彷佛直到永遠…。永遠的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