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2 夜月之謎

張了張嘴,亞芠忽然的發出了一聲輕喝:“住手!”
  聲音一出口,場中立即的傳出了水妖王高興的笑聲:“呵呵呵呵……過癮,真是過癮,你們幾個小子這兩年真的是長進了許多。”
  話聲未落,水妖王的身影已經突兀的消失在戰場的中央,然后又詭異的出現在了亞芠的身邊。
  亞芠不由的心中暗暗的苦笑了起來,光是聽到水妖王的聲音就知道,水妖王并非認不出來死神小隊,而是他的武癡的性子又發作了,所以才會干上。
  轉頭一看水妖王,水妖王一身的衣服顯的十分的凌亂,還有幾個破洞,身上臉上都被汗水浸濕,氣息也顯的有點急促,不過臉上的神情卻是十分的滿足與興奮。
  看一下亞芠,還有站在亞芠身后現在只有十七位的長老,以及更遠處正在聚集,越來越多的衛兵們,水妖王忽然道:“亞芠,這幾個想要綁架你的小子就交給你處置了,我先走一步了。”
  “前……”舉起手,還來不及說些什么,水妖王的身影就這么突然的消失不見了,亞芠不由的感到一陣的好氣好笑,有時候他還真的懷疑,水妖王看起來真的是傳說中的十大高手之一嗎?怎么看起來比他還要來的愛玩,不過,亞芠他自己也從來不會去懷疑水妖王的實力的,就像他那神出鬼沒的身法,就算他再看幾次,他還是不知道水妖王怎么辦到了,這點,他就自嘆不如了,比他的風的身法還來的可怕。
  不再理會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去的水妖王,還有因為水妖王忽隱忽現的身法而驚訝的以為見鬼而呆住的十七位長老以及他們身后的衛兵,亞芠轉過頭來看像了面前一樣已經呆住了的死神小隊眾人。
  清楚的聽到了水妖王叫亞芠為亞芠,而不是稱呼他為約瑟,死神小隊的眾人幾乎同時的都想到了一件事,難道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真的是亞芠,他們的頭兒本人?不是那個他們所認為的約瑟?
  亞芠看到了死神小隊的呆樣,不由的露齒一笑,微笑道:“凱特、力奧,情況有變,我已是我了。”
  亞芠說的話沒頭沒尾的,再他的身后的長老們及衛兵們聽的摸不著丈二腦袋,滿頭霧水的,但是聽在凱特、力奧等的死神小隊耳中,卻是在清楚不過了,任誰也都知道了,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真的是他們找了兩年多的亞芠了。
  一時之間,死神小隊的所有人,包括了凱特與力奧,雖然已經與亞芠接觸過了,不過那時亞芠是貪狼星的形象,總是覺得像再做夢般有點不踏實的感覺,但是現在不會了,現在站在他們的面前的真的是他們心目中的那個形象,一時之間,總覺得心里好像有千言萬語的,但是卻全哽在胸前說不出話來。現場的場面頓時陷入了一陣異樣的沉默中。
  不但死神小隊有這種感覺,亞芠自己也有著同樣的感覺,向來在外人眼中冷酷至極的他,對于這些對他忠心耿耿的死神小隊,又何嘗不是有著相當深厚的感情在?
  往前踏出了一步,正想要說些什么,卻發現到自己什么都說不出來。
  就在這時,亞芠忽然的感覺到一陣非常熟悉的感覺傳來,忽然間,在這里,所有學過魔法,有著相當造詣程度的人忽然的跟亞芠一樣,同時的抬頭望天空中的某一個方向望去。
  所有抬起頭的人,包括了亞芠在內,全都看到了,在天際,竟然有著一顆泛著各種顏色,看來十分美麗的流星劃過了天際。
  或者說,有著一顆五顏六色的流星正往這個方向飛來,所有人全都感覺到了,這一顆流星有這很強大的魔法力量。
  很快的,這顆帶著強大的魔法力量的美麗流星幾乎是直直的朝向眾人的方向飛來,就再眾人呼吸了三四次的短暫時間之后,流星從天而降,落到了亞芠與死神小隊之間的空地上了,沒有眾人想像中的猛烈撞擊聲,有的只是那五顏六色的光芒,照耀的眾人一陣的神移目眩,繽紛耀眼的光芒,幾乎叫眾人睜不開眼睛。
  慢慢的炫耀歸于平淡,耀眼的光彩慢慢的收斂起來,等到眾人的眼睛恢復正常時,卻又被眼前的景象給弄的一愣一愣的了。
  怎如何形容呢?
  一個宛如仙女般的美麗少女,俏立在流星落地之處,她穿著一身潔白如雪,飄然似仙的衣裳,在她的身邊四周,圍繞著六顆大如拳頭,閃耀著青、紅、藍、黃、白、黑,代表著風火水土光闇六大元素顏色的珠子,懸浮在她的身邊,緩緩的轉動著,看起來宛如是夜空中,受到群星圍繞的夜空明月般,清麗神秘,恍若月之女神。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全都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攝心神,全都說不出話來,那時在是眼前的景象太過于撼動人心的美麗。
  亞芠最先回過神來,體內忽然起了騷動的精神異力在告訴著他,眼前的這一個美麗的少女竟然與她一樣有著好像出自同源力量,而她的樣子……
  雖然輪廓沒什么大變,可是,那遠比以前不知道要高出了幾個階層的神秘氣質,叫人不敢相信她真的是他認識的那一個人。
  略帶遲疑的,亞芠輕輕的喚道:“夜月,是你嗎?”
  聲音雖輕,但是在這個受到少女那神秘的氣質所影響的,連大氣都不敢喘的寂靜當刻,所有人都被亞芠著這一句話給換回心神。
  而受到眾人矚目的少女,打從一出現以來,她那明亮的雙眼就一直的鎖定在亞芠的身上,聽到了亞芠的叫喚。
  少女,夜月,嬌軀不由的一顫,六顆光團頓時的沒入了夜月的身軀消失不見了。
  原本明亮的大眼頓時被水氣所掩蓋,兩股的清淚沿著臉頰而留下,積蓄了兩年的淚水終于滑落,嬌呼一聲:“大哥!”
  夜月整個人忽然的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撲在亞芠的懷中,喜極的哭泣著了。
  饒是亞芠,也不由的眼角濕潤,略帶笨拙的輕輕拍著懷里的這一個打從以前就讓他當成了自己的真正妹妹般疼愛的少女,安慰著她。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呆了,渾然不覺得沉醉在亞芠與夜月之間的那種真摯的兄妹情感中,感受著他們的真情流露。
  好不容易,夜月慢慢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看到了自己的眼淚沾濕了亞芠胸前的大半衣襟,不由的感到不好意思的抬起頭來。
  夜月張口欲言,可是亞芠卻搶先一步的用自己干凈的袖子,擦擦夜月臉上的淚痕,同時柔聲道:“好了別哭了,你看你,像個美麗的仙子一樣,可是卻哭的紅了雙眼,大哥可是看了會心疼的。”
  夜月破涕一笑,臉上不由的一紅,撒嬌道:“大哥,你怎么可以笑人家?誰叫你要不聲不響的就消失了這么久,害的人家都快擔心死了,好不容易見了面,可是你卻又笑人家!”
  亞芠淡淡的一笑,轉移話題道:“好了好了,你看別人都在看你哭的丑樣,都在笑話你了,你還不趕快收下眼淚的話,可真的會破壞你的形象了。”
  聽到了亞芠的話之后,旁邊所有人不由的都暗叫冤枉,夜月此時哪里丑了?
  就算與亞芠站在一起,夜月那一身神秘的氣質,無可比擬的脫俗麗容,就像是一個明亮的珍珠般,絲毫不見遜色,而且還與亞芠像是兩顆相互砥礪的鉆石般,散發出更強烈的光芒,吸引著眾人的眼光,雖然是雙目微紅,俏臉帶淚,可是卻更叫人生起了一種想要保護她的念頭,又有哪里丑了?
  幾個沖動的人已經忍不住的想要開口反駁亞芠的話了,可是卻又被亞芠說出來的話給壓回去了,亞芠指著夜月的身后道:“你看,凱特他們都來了,你在這樣難道不怕他們笑話你?”
  夜月一愣,打從她落地以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亞芠的身上,所以實在也沒看清楚在這里還有哪些人在,這時一聽到亞芠說凱特他們也來了,不由的轉頭一看,可不是嗎?
  在她的背后,黑壓壓的站了一群人,為首的正是凱特跟力奧,夜月嬌聲道:“凱特,力奧,你們也找到大哥了呀!我還以為你們還在趕來的途中呢!”
  凱特微笑道:“就差你一人就到齊了。”
  夜月一愣,隨及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的自亞芠的懷中消失不見,然后出現在凱特的身邊,俏皮道:“夜月歸隊!”
  凱特極力奧不由的一笑,凱特忽然的叫道:“注意!”
  瞬時間,站在凱特、力奧、夜月身后立即的一片人群晃動,不到一個眨眼的時間,立即的出現了一個整齊的方塊隊形。
  站在眾人面前最左邊的力奧大喝一聲,高聲道:“惡魔不出,死鐮不現!”
  最右邊的夜月接口道:“銀月升空,死神舞天!”
  中央的凱特續道:“死神鐮刀小隊九十九名成員全員到齊,向頭兒報到!”
  同時間,當凱特說完之后,繡在左臂上的那快六角形的黑布忽然的話成了一隊的灰塵,所有的人都一樣,力奧、夜月的黑布,還有站在他們身后的所有的死神小隊的成員,所有的人的黑布,全都化成了灰塵。
  凱特左手斜舉前胸,露出了他左臂上的那個,叫人看了怵目驚心的死神徽章,屈著右膝,朝亞芠半跪了下來,同時高聲道:“見過頭兒!”
  其他的人也隨著凱特的動作,無比宏亮的大聲道:“見過頭兒!”
  看著眼前這一群忽然矮了半截的人群,亞芠這時也難掩心中的激動,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他們要做到這個地步。
  但是,透過了這個彷佛是儀式般的舉動之后,亞芠無比深刻的感受到了所有人對他的真摯愛戴,令他難得一見的也跟著激動起來。
  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是,亞芠卻發現到因為想說的話太多了,想做的事太多了,全都哽在胸口,讓他的胸口一陣的發熱發漲,令他無法做出什么的舉動來。
  只能不停的吸氣、呼氣,只是卻怎么也平復不了自己的激動心情,久久,亞芠只能啞著聲音,難掩激動道:“你們…。你們這是在干什么?還不快起來?”
  “凱特,你還不趕快叫所有人起來,真是胡鬧!”
  嘴里說的是胡鬧,可是,當所有的人抬起頭來時,看到的卻是,向來只流血不流淚的銀月惡魔卻因為他們的這一個動作,現在竟然兩眼發紅,眼角積蓄著快要溢出的晶瑩眼淚。
  力奧深刻而真摯的道:“頭兒,我們終于又見到你了!”
  短短的一句話,卻是將所有人的心聲全部都說了出來了,也知道彼此都接收到對方的心意了。
  下一瞬間,亞芠已經被這一群兩年來,令全大陸風聲鶴唳的死神小隊給團團的圍住了。
  而站在外圍的米非耶等人的長老群及衛兵們早就已經看呆了,完全的不知道該如何的反應了。
  他們只能呆呆的看著所有的人,亞芠、凱特、力奧、夜月,以及九十六個死神鐮刀小隊那在歡笑的淚水中的相聚。
  今晚這一切的演變太快了,叫他們無所適從,從剛剛到現在,他們只能呆在那,什么也說不出來。
  最后,還是米非耶最先的回過神來,悄悄的對其他人揮揮手,要衛兵們退下,當衛兵們離開的聲音驚醒了沉浸在重逢的喜悅中的亞芠等人時,亞芠他們這才想到了在這里還有其他的人在。
  這使的眾人喜悅的心情慢慢的沉淀下來,一如往常般,當亞芠慢慢的走向了米非耶等十七位長老時,凱特、力奧、夜月三人隨在亞芠的身后不到三步之處,其他的人則又是再凱特三人的身后。
  當這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米非耶等人走去時,米非耶等人不由的一陣的緊張,雖然不知道亞芠的深淺,但是,光是剛剛凱特等人表現出來的功力就已經夠叫人驚訝了。
  最重要的是,在場的長老當中有一大半是魔法師,在剛剛,夜月出現時所表現出來的魔法力量叫他們感覺到一陣的震驚,可是,最叫他們吃驚的是,夜月現身時在她身邊環繞的那六個光團。
  米非耶暗暗的駭然,如果他沒有記錯及看錯的話,那六個光團應該就是那件傳說中的東西,一個代表著學習魔法的人最為崇敬的某一個人的身分代表。
  而那樣的一個人竟然只是亞芠的某一個手下?
  米非耶忍不住的看看隨在亞芠身后的夜月以及與夜月并立的凱特與力奧一眼,看著他們所在的位置,竟然是比亞芠還略差一籌。
  “這怎么可能?還有兩個人可以跟她并立?”米非耶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駭叫著。
  雖然覺得米非耶等人的臉色有點怪異,可是與死神小隊再相會的喜悅讓亞芠不想再這時候旁生枝節,亞芠對著臉色不太好的米非耶道:“大長老,很抱歉驚擾你們了,不知道您能不能空出一個地方讓我的這群朋友們住下?”
  米非耶根本沒有注意聽亞芠再說些什么?直到亞芠又再說了一次之后,米非耶這才回過神來,收回了投注在夜月身上的怪異目光,急忙的道:“歐!…好的,我馬上叫人收拾貴賓苑,讓你的朋友住進去。”
  說完急忙的吩咐了旁邊的一位長老,看到了那個長老離開之后,米非耶這才又轉過頭來,只是又忍不住的再將目光給投注在夜月的身上。
  亞芠也發現了這樣的一個情況,除了米非耶以外,其他的好幾位長老都跟米非耶一樣,用一種很奇異眼光看著夜月,當中有驚訝,有怪異,有疑問,有崇敬,有羨慕,但是還好就是沒有什么惡意在。
  不過這樣的被人看著,夜月似乎也有點感到不悅了,輕輕的哼了一聲。
  一干的長老一聽到了夜月的那一聲的輕哼,卻像是被電電到一般,就差點沒有跳起來。
  看到的眾長老的樣子,亞芠不由的感覺到十分的疑惑,他感覺到眾長老似乎是很尊敬夜月的感覺,而且還很像很怕夜月感到不悅的樣子。
  向魂不守舍的米非耶在內的十六位長老告辭,領著死神小隊,在急忙趕來的仆人的帶領下,走到了比他昨天住的地方要高級的好幾倍的貴賓苑里安頓,臨走之前,臨走之前,亞芠還依舊感覺的到眾長老的那股深深覺得不可思議的眼光依舊的投注在夜月的身上。
  走到了貴賓苑里,死神小隊的所有人都各自在這一間院子里找了房間安頓下來,而凱特、力奧、夜月則是隨著亞芠到大廳里,圍在一張桌子邊詳談。
  亞芠概略的說了一下自己到達這里之后的過程,凱特與力奧這才知道原來帝都里盛傳的慈悲圣者還真的是在說亞芠,熟知亞芠為人的他們到還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而夜月因為是剛才趕到的,所以不知道亞芠他們再說些什么,經過了凱特的一番的解釋之后,夜月這才知道原來在找到亞芠之后竟然還發生了這么多的曲折。
  而凱特與力奧則是說了一下自己來的過程,他們在清陽鎮依照亞芠的話等了五天之后,死神小隊的成員除了當時還不知道行蹤的夜月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經到齊了。
  在五天一到,夜月又還沒有歸隊下,凱特最后決定先趕來帝都,只留下了口信要交給夜月,然后便花了三天的時間趕來帝都,終于在今天傍晚前來到帝都,所有的人分頭的進帝都探聽消息。
  最后判斷出帝都居民口中的那個慈悲圣者無論在外貌或是出現的時間,都跟亞芠極為符合,可能是用著亞芠的身體在活動的約瑟,所以他們才找來長老院,想說如果可以的話就直接的將約瑟帶走。
  沒想到才再長老院外商議完畢,水妖王竟然就出現了,而且還二話不說的就直接的往所有的人攻擊。
  大概是因為兩年前的訓練太過于刻骨銘心了,所以每個人,包括凱特跟力奧在內,竟然在沒有跟水妖王說上半句話的情況之下,就這么糊里糊涂的打了老半天,接下來的事情亞芠都看到了。
  而夜月則說明,她在前幾天才完成了她師父的認可,讓她出來。
  出來之后她一時間也沒有想過要與其他人連絡,就這么東晃西逛的漫無目的的找著亞芠的蹤跡,一直到三天前,她終于想起來了要與其他的人聯系一下,透過了原本鐵血團的情報系統,她才得知,原來凱特已經傳出了找到了亞芠以及死神小隊集合的訊息,問明了地點之后,夜月她才心急如焚的趕到了清陽鎮,可是,當她在今天早上匆匆忙忙的趕到清陽鎮時,這才知道其他人早在兩天前就已經前來帝都了,現在那里也已經是人去樓空了。
  在聽到了凱特特地留給她的口信之后,夜月她不惜的用上了大耗能量的飛行方式,直接的由清陽鎮飛來帝都,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終于在剛剛來到了帝都了。
  可是,當夜月一來到帝都之后,卻又冥冥之間感應到帝都的某處有一種非常的吸引她的東西存在著,那時她心想反正凱特也沒有說要在帝都的哪里會合,所以便朝著那個吸引她的東西處飛來。
  哪里知道來到這里之后,赫然的發現到亞芠竟然在這里,而且連凱特他們也在這里,欣喜之下,夜月一時間也忘了要找到底是什么東西在吸引著她來的。
  說到這,夜月忽然怪異的望著亞芠道:“大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現在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一直在吸引我的就是大哥你本身,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亞芠望著夜月,微笑道:“其實夜月你現在也同樣的在吸引我呢?”
  夜月不由的一愣,凱特與力奧則是相視一眼,感覺到十分奇怪。
  亞芠沒有正面的回答夜月的問題,忽然問道:“夜月,你先跟大哥說一下,這兩年來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大哥現在感覺到你的力量增長的太過于異常,就連同樣的擁有神之鉆的凱特與力奧他們,在這兩年中的力量增長也遠遠的比不過你的迅速,現在的你,比之兩年前,力量的差異竟然有十多倍,這到底是為什么?”
  亞芠此話一出,凱特與力奧不由的相視駭然,在這兩年中他們已經覺得自己的力量大為的增加,已經是可以列為奇跡的程度了,可是夜月的進展竟然比他們還要來的快,這夜月到底是怎么辦到了?
  夜月也是一愣,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道:“還是瞞不過大哥你,被大哥你看透了呀!”
  亞芠莞爾的一笑,伸手摸摸夜月的頭發,寵溺道:“你呀!剛以為你已經長大了,可是現在看來還是像個小孩子,調皮,是不是想要嚇大哥一下呀?”
  凱特與力奧不由的也跟著一笑,盡管說夜月現在變的跟他們的印像中完全不一樣了,可是在他們的心目中,還是那個活潑的女孩,叫人由心的疼愛。
  夜月在吐了吐舌頭,陷入了沉思中,慢慢的說道:“在兩年前,我因為慚愧自己沒有能幫上大哥的忙,所以我便回去找我師傅,學習我們一門的魔法,希望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
  “在剛開始的一年之中,我邊學習魔法的同時,我異常的感覺到我經常的會不自覺的感覺到頭痛,那種頭痛我無法形容,可是一痛起來就叫我差點沒將自己的頭給打破了,那段時間真的是叫我生不如死。”
  “可是奇怪的是,每一次當我頭痛過之后,我就發現到我的精神力量竟然出現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大幅增長,而且還讓我很快的就能夠掌控了那些原本我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可以使用的魔法。”
  一聽到這,亞芠忽然急切的道:“夜月,大哥問你,你的那種頭痛是不是痛起來好像有什么東西要沖出腦子一樣?是不是發做的期間只有一年,一年之后就逐漸的減少了發作的次數?還有,在頭痛的時候是不是有許多的幻象產生?有時這些幻象會逼的自己差點沒發瘋?”
  亞芠每問一句,夜月就驚訝的發出了聲音,當亞芠說完之后,夜月不由的萬分驚訝道:“大哥,你怎么都知道?我都沒有說呢!”
  亞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繼續的擺手道:“夜月,你繼續說下去!”
  夜月疑惑的看了亞芠一眼,然后才又道:“正如剛剛大哥所說的,在那一年中,那些不定時會發做的頭痛,還有接連而來的幻象,差點沒把我給逼瘋,要不是每次痛苦的代價是精神力量的大幅度增長,還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增加之后可以對大哥有所幫助的話,我幾乎是撐不下去了。”聽到這,亞芠忍不住的拍拍夜月的肩膀,給她鼓勵。
  夜月感激的看了亞芠一眼,繼續道:“所幸這些狀況在一年后慢慢的消失不見了,而我的精神力量也成長到了具我師傅估計,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強橫狀態,遠遠的超出了本門歷代著先祖所擁有的力量。”
  “這樣異常的精神力量讓我在接下來的一年中很快的就學會了本門的各種魔法,而且,我師傅她還破例的提前讓我接受百日苦修,然后授與我本門的至高圣物。”
  看到了亞芠、凱特、及力奧三人疑惑不解的樣子,夜月解釋道:“就是這些東西。”
  說著,夜月忽然的由身上冒出了六個光團,然后光團集中在夜月的小手上,現出了六顆拇指大的晶瑩小珠,分成六色,閃耀著神秘的光芒。
  而亞芠等人也認出來這六顆小珠就是剛剛在夜月身邊環繞的光團,正待出聲詢問,忽然有一個聲音由大廳外傳了進來道:“呵呵,老朋友,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不通知一下?”
  話聲一落,聽中藍光一閃,已經重新的換好一身碧藍色衣服的水妖王笑意盈盈的出現在大廳里,可是當他看清大廳里的人時,卻不由的發出了驚疑的聲音:“怎么是你們在這里呀!”
  一看到水妖王出現,亞芠等人立即的站起來,躬身道:“前輩!”
  水妖王點點頭,兩眼往大廳的各處打量一下,似乎在自言自語道:“奇怪,之前明明有感覺到她的力量,剛剛又有一次,而且是在這里,怎么現在卻沒有看到人?”
  “前輩,您說的人是誰?”凱特望了夜月一眼,問著水妖王道。
  水妖王擺擺手道:“你們坐呀!”隨及自己也找了個位子,緊鄰著力奧坐下來。
  等亞芠等人也坐下來之后,水妖王這才回到凱特的問題道:“我說的人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你們剛剛在這里有沒有看到一個雍容華貴,長的很漂亮的婦人?”
  亞芠搖搖頭,問道:“前輩,您說的這位婦人是誰?”
  水妖王看著亞芠,微笑道:“就是十大高手里的六靈魔女呀!”
  “六靈魔女?”
  聽到水妖王這么一說,凱特與力奧不由的驚訝的叫了出來。
  “六靈魔女嗎?”亞芠喃喃自語,若有所思的望著夜月手中的那六顆晶瑩剔透的各色晶珠,它們正好是六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