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6)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6)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6)     

天魔神譚21 密室承諾

在斯達帝都中,總共有上百萬的人口分布在其中,帝都的結構成一個放射狀的結構圖,區分為內外兩城。
  一般的平民老百姓,通常居住在外城與內城之間的區域或是在外城以外的郊外地區,而在內城里,通常是一些達官顯要所居住的地方,當然,在最核心處便是王宮的所在了。
  斯達帝國的王宮區分為三個部分,一個是平常帝國行政機關的所在,一個是帝國國王一家的生活區域,還有一個是帝國王宮禁衛隊的營區,而斯達帝國的長老院就是在禁衛隊營區的一角,幾乎占了整個營區面積的三分之一。
  這時,正好是入夜后不久,一般的人都已經吃完了晚餐,是一家人團聚的時候,可是,在斯達帝國的長老院外,足足有兩人高的圍墻下,卻有著九十八個神情彪撼,年紀都再二十歲上下左右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
  這些人個個難掩連日趕路的疲憊,但是臉上的神情卻被一種激動的焦急掩蓋住了疲憊的神色,所有人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在圓圈的核心中站了兩個看來比其他人要大上四五歲的年輕人,一個是魁武的大漢,一個中等身材但是臉上掛著笑容的兩個年輕人。
  所有的人都屏息的等待著這兩個人的決定,或者說是等著兩個人中的那個帶的微笑的年輕人的決定。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那由亞芠一手訓練出來,兩年來分散在大陸各地,四處尋找失蹤的亞芠,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是凡是知道他們存在的人都會感到心驚動魄的死神鐮刀小隊。
  這個時候,死神鐮刀小隊除了隊里唯一的一朵花尚未集合之外,其他的九十八個人都已經完全的聚集完畢了。
  站在人群中央的凱特與力奧,望著眼前的這一群弟兄,看到他們個個眼中精光閃閃,而且雖然看來是迫不及待的樣子,可是卻沒有人有任何的焦慮的表現,可見到這分開了兩年中,所有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了,不再是兩年前的那群小伙子了。
  凱特淡淡的出聲道:“根據大家入城所聽到的消息來判斷……”
  聽到了凱特出聲了,所有人不由的屏息以待,等待著凱特這個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小隊長說出他的判斷。
  “在這個城里,目前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在今天下午時,忽然的出現在內城里,施展神跡活人無數的慈悲圣者了。”
  凱特淡淡的說道,然后在看了所有人一眼之后又續道:“統合了大家的消息,我們可以知道,這一個慈悲圣者是忽然的出現在這個帝都中,以前從來沒有人知道這個人的存在,而再傍晚時分,又由斯達帝國長老院的十八位長老同時出迎,將他迎接回長老院休息。”
  “我們大家都知道,頭兒他有一項絕技,我們大家或多或少都曾經讓頭兒施展過這樣絕技,就是頭兒他具有可以再最短的時間內治好所有的傷,可以在瞬間恢復我們的力量,效果甚至比魔法中的回復魔法要來的神奇,這是我們都曾經親身經歷過的。”
  “而這一個慈悲圣者無論在出現的時間上,還是在無人知道的身分背景上,都與頭兒極端的巧合,最重要的是,我們所聽到的,慈悲圣者與我們的頭兒同樣的有著一頭的白發。”
  說到這里,凱特頓了頓,在看到眾人的臉上具以浮上了驚喜的神色,凱特微笑道:“同時,在清陽鎮中,我也已經跟大家說過了,頭兒目前的靈魂寄宿在小星的身上(凱特用靈魂來說明讓所有人比較可以遼解),現在以頭兒的身體再行動的是頭兒的新生的靈魂約瑟在行動。”
  “根據今天那個慈悲圣者的行動來看,應該就是那個約瑟沒錯,所以,只要找到約瑟的話,頭兒應該就在約瑟的附近了。”
  當凱特說出了這段令所有人的精神為之一振的話時,所有人眼中頓時流露出了無比的崇敬的神色來,終于,兩年的辛苦有代價了。
  就在死神小隊缺一員的聚集在長老院的圍墻外的同時,在長老院平常用來聚集會議的大廳里,除了大長老米非耶還有昏迷未醒的蘇蘭之外的十七位長老全部到齊,正在大廳里等待著,等待著一個小時前進入密是談話的米非耶與亞芠出來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在一個半小時前,在十八位長老的護送(監視?)下,亞芠抱著靈兒,在群眾的沿途歡送下,回到了長老院。
  進到長老院之后,除了米非耶以外的十七位長老原本立即的想要翻臉拿人,但是卻被米非耶所阻止。
  米非耶不但阻止了其他長老以武力抓拿亞芠這個在所有人的心目中藉著長老院之名招搖撞騙的可惡小子,還安排人來款待靈兒,還有福隆等人。
  最后,在要求眾長老稍安勿躁之后,這才有禮而客氣的將亞芠請到了密室里談話。
  其他的長老當然對米非耶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同時亦不解,要不是米非耶一在的保證說等一下一定會給所有人一個滿意的交待,以及其他人長老瞧在米非耶是大長老的份上,哪里會安安靜靜的在這里等著,恐怕不馬上將亞芠拿下興師問罪了。
  就在眾長老等的極度的不耐煩時,在眾長老的眼下,米非耶與亞芠終于的由大廳后的通道中走了出來。
  米非耶的臉上難的展露著笑意,看來好像是心中的問題已經獲得了解決的方法的一種輕松的感覺,而亞芠則是掛著淡淡的笑容,似乎并沒有多大的改變。
  在眾人的期待之下,米非耶坐上了他的位置,而亞芠則是泰然的隨手的找了一個空位做了下來,只是難免的受到了其他長老的側目。
  米非耶輕咳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之后,低沉的聲音開始慢慢說道:“我知道各位現在心中一定有很大的疑問,我現在就給各位一個滿意的交代。”
  眾人聚精會神的開始聽起米非耶所謂的交代,而坐在底下的亞芠則是開始回想起剛剛他與米非耶在密室中的談話。
  在一個小時前,當米非耶領著亞芠進到密室之后,米非耶在所難免的問起了亞芠的真正身分,基于自己敏感的真實身分,亞芠并未回答米非耶的追問,只在米非耶不段的追問下淡淡的說道:“大長老,如果你認為我是那個山中的青年約瑟那我就是約瑟沒錯!自于我真正的身分嗎……與其讓你聽我編出來的虛假還不如就保持一點的神秘感也許比較好。”
  被亞芠這么的一說,米非耶不由的一滯,亞芠都已經說的那么的明白了,如果他在追問下去,未免顯的他這個斯達帝國的大長老太過于不知輕重了,更何況這時候是他有求于亞芠,所以米非耶到也不好太過于追根究底的研究亞芠的真正身分,這個問題算是就此打住了。
  不過這一個問題沒了,一時之間密室里的氣份倒是有點沉默,米非耶看來是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基于亞芠剛剛對于自己身分的不肯說明的影響,令米非耶不知道該如何的開口。
  而看到米非耶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亞芠忽然微笑道:“大長老,我想,你帶我進來這里不是只是想要問我到底是誰吧?”
  米非耶半低著頭,沉默了半晌,忽然道:“我國立國自今已經千多年,擁有不下于其他國家的悠久歷史,不過說來慚愧,自我國立國以來,國家的歷史幾乎就是一部戰爭史,在歷史上,本國從來沒有過超過三十年以上的時間沒有戰爭的。”
  “我想,既然你已經來到我國,我應該先讓你知道一下我們現在斯達帝國的情況!”
  亞芠點點頭,保持著沉默,仔細的聽著米非耶說著這些好像風馬牛不相干的話題。
  耳中,聽著米非耶繼續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斯達帝國是一個山區丘陵的國家,又是處在于北方,雖然在面積上來說,是整個大陸上最大的一個國家,但是,若以純粹可以耕種的土地面積來說卻較其他的泰龍、華那邦、奇蘭摟要少的很多。”
  “以我們的國家來說,國家賴以生存的主要經濟來源是林木與礦產的出產,雖然有著相當的利潤,但是,這些利潤多半是用在于每一年的購買糧食用,因此,可以說,其實我們帝國是一個外強中干的國家,其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關于國家基本的糧食極度的缺乏,因為這個根基的不穩的問題,所以,帝國可以說是建筑在一個極度危險,隨時有可能斷裂而將國家毀于一旦的基礎上,也因此,自我國立國以來,歷代的帝王都一直的極力的想要向外擴張領土,最主要也就是因為想要取得多一點的富饒的土地用以耕種,以養活自己國家的人民,但是,也因此就形成了我國一直給人家好戰,侵略性極強的一個國家的印象。”
  抬起頭,略帶無奈的米非耶又繼續道:“我們現在的陛下是斯達帝國第三十五任帝王-嵐˙伯納大帝,對其他國家來說,他可真是一個萬惡不赦的人,因為,自他上任以來今年已經是第三十一個年頭了,而打從他登基開始,就沒有過一天停止對外用兵的,到目前為止,他已經并吞了五個小國,又極力的往奇樓蘭連盟與華納邦公國侵略發展,可以說是一個戰爭狂,野心家。”
  “但是,對于我們斯達帝國的人來說,他卻是一個相當賢能的皇帝陛下,因為他在位的這段時間,足足的增加了我們帝國可耕作原來四分之一的耕地面積,著實的減少了我們帝國中不少人免于饑餓,因此,我們都相當的愛護他。”
  “嵐陛下生有兩個皇子三個王女,大王子殿下鳴,二王子殿下武,大公主殿下霞,二公主殿下露,三公主殿下霧。”
  “在其中,三位公主殿下除了大公主霞殿下現年二十外,其他兩位公主尚未成年,而大殿下鳴,二殿下武今年分別是二十四與二十三歲,正值英年。”
  “目前我國的地位繼承人是大殿下鳴,但是,朝中的大臣們則是一面倒的支持著二殿下武,原因就在于,大殿下溫文有余進取不足,如果繼位的話是一個守成的君主,而二殿下則是極度的酷似嵐陛下,有著強盛的進取心,而且在各個方面,無論是資質、聲望,甚至是其他方面,比起大殿下來,都要顯的高上一籌。”
  “但是,他卻有一點不可取的,嵐陛下之所以會對外用兵的主要原因是在于想要獲得更多的耕地,是基于愛民的理念,就算被他給打下來的國家的舊有人民,他也是一是同仁的照顧,而二殿下則不同,他的野心比之嵐陛下還要大,對于人民的愛護也不如嵐陛下那樣的好。”
  截斷了米非耶的話,亞芠插嘴道:“聽你這么一說,你們好像是比較支持那個大殿下吧!是不是與其有個野心勃勃,可能會引起戰亂而導致民不聊生的帝王還不如有一個資質雖然較差,但是起碼比較照顧人民的守成帝王要來的好?”
  “沒錯,大殿下雖然在聲望資質上都比不上二殿下,但是,起碼在愛民上,他甚至比嵐陛下有過之而無不及,更何況他又是正統的繼承人。”米非耶略帶訝異的點點頭,一方面肯定了亞芠的推論,另一方面則又驚訝于亞芠竟然能夠光從自己的簡單說明中就推論出這樣的結論,實在是不簡單。
  亞芠又問道:“那么,這又與你如此的禮遇我有什么關系?”
  附加了一句:“蘇蘭曾經提過,她想要我幫忙你們,到底你們是想要我幫什么忙?”
  米非耶語氣略帶凝重的道:“在兩年前,本國與華納幫公國聯合的討伐泰隆帝國,在那場為期三個月的三國大戰中,嵐陛下身受重傷,雖然僥幸的檢回了一條命,但是至今依舊臥病在床,人也是昏迷的時間比清醒的時間要多。”
  “而我們國家的國政目前則是由兩位殿下在三位顧命大臣的協助下,一同治理,但是,偏偏這三位顧命大臣與朝中的大部分的大臣們卻都又是一力的支持著二殿下,導致大殿下一個人孤掌難鳴。”
  “最近二殿下在朝中大臣的支持下,打著為嵐陛下報仇的口號,又開始訓練軍隊,打算再一次的出兵泰龍。”
  “可是,我們實在是想不通,我國自古以來,之所以會出兵的原因都是為了耕地與糧食,而二殿下為什么執意要攻打遠在天邊的泰龍?甚至,兩年前的戰爭也是在二殿下與五大家族里的馬拿及貝侖迪卡兩大家族的慫恿與穿針引線之下,與華納幫一同的出兵攻打泰龍的。”
  “而這一次又要再一次的出兵,完全不顧兩年前的那場大戰已經讓我們國家元氣大傷了,而且就算打下了泰龍也是益了華那邦,大殿下雖然反對,但是卻無力阻止,而唯一能夠停止這場不該再有的戰爭的嵐陛下,人卻臥病在床。”
  “所以你們希望我可以讓你們的陛下在最短的時間內好起來,阻止這一場戰爭?”亞芠接口道。
  米非耶點點頭,表示亞芠說的沒錯,而亞芠則是略帶疑惑道:“但是,為什么是我?宮廷里應該有不少的高明醫生吧!就算醫生沒辦法,用魔法難道也不行,我可以看的出來,你們身上都有相當不錯的魔法。”
  米非耶不由的苦笑一下,帝都里,就算是在整個帝國中,魔力排名都在前五名的大魔法師竟然僅是被評為不錯?
  最后,米非耶只得邊苦笑邊道:“不是我們不想,但是,無論是在高明的醫生,魔力再高的魔法師,我們完全的都治不好陛下的病,甚至,所有人都找不到陛下無法康復的原因。”
  “剛好在這時候,大殿下接獲到有關于可以治百病的圣狼王的傳聞,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避過了二殿下的耳目,將我們派了出去,希望我們可以將圣狼王抓回來幫陛下看看,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到后來你都知道了,雖然沒有抓到圣狼王,但是你卻來了……”
  接著,又將九天前,大殿下忽然的來信,讓他們知道原本狀況都很穩定的陛下的情況忽然在一夕之間變的萬分的危急,而二殿下的籌兵動作也忽然的加快,已經到最后的階段了,所以,現在米非耶急需亞芠幫助他們,治好陛下的病,阻止這一場的戰爭。
  “戰爭嗎?”低下頭來,不讓米非耶看見他自己的思緒,亞芠心中回繞著這一個名詞!
  身為斯達克家的一員,對于戰爭這個名詞并不陌生,畢竟,斯達克家的勛章功跡全都是建立在這個名詞上,小時候,亞芠并未像一般的少年一般,夢想著長大之后可以成為一個統領千百萬軍隊,在戰場上建立了自己的不朽功勛,創造出一番的豐功偉業來。
  相反的,他極端的厭惡戰爭這兩個字,因為,戰爭會奪去了家人以自己原本就已不多陪伴自己的時間,戰爭,讓他看見了因為來不及趕回來見自己病重的母親最后一面而痛苦的哭出來的父親,戰爭,一個家人最常掛在嘴中,最為痛恨的一個字眼。
  也許沒人肯相信,名震奇武大陸,被尊稱為戰場不敗傳說的斯達克一家,竟然是最為厭惡戰爭的一家,之所以被稱為不敗,是因為太了解戰爭的可怕,戰敗的噩夢,之所以被稱為用兵如神,是因為太過于厭惡戰爭,所以家人都想要盡快的結束那每一場名為戰爭的噩夢。
  小時候受到自己的家人的影響,長大后,又親身的經歷了另外的一場戰爭,一場屬于宮廷之間,名利與權勢的戰爭,只是,在戰場上不敗的斯達克一家卻在這場不該失敗的戰爭中失敗了,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不自覺的摸摸自己的一頭原本漆黑,但是現在卻已雪白的發絲,心中縈繞著那個名詞。
  “戰爭”,多么令人厭惡的名字!
  沒什么好猶豫的了,亞芠心中暗暗的思索著。
  自認自己從來沒有為這世間做過任何的好事的他,如今既然米非耶想要阻止戰爭,那么,就幫他吧!畢竟自己也曾經答應過蘇蘭的。
  雖然,自己不愿自在牽扯到那種名利的爭奪丑惡,但是,既然自己如果答應米非耶的話可以阻止戰爭,那么,我就答應吧!
  在心中,亞芠暗暗的念道,他又何嘗不知道,隱藏在米非耶的語氣下,那肯定是牽扯到了斯達帝國宮廷之間的名利爭奪。
  但愿……這世間不像他所想的那樣的丑惡!
  希望……米非耶真的是想要阻止……戰爭!
  渾然不知道亞芠此刻心中到底轉的什么的念頭的米非耶,他只是驚喜的看到了在他說完了之后的亞芠,先是沉默了片刻,接著,就點點頭,說道:“好!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你可以盡管說出來,只要我可以幫的上忙的,我愿意幫忙。”
  聽到了亞芠的這一句話,米非耶心中的高興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才好。
  今天下午,在自己親耳聽到了路人所說的,關于亞芠對于治療那些重病的患者時的那種幾乎只能夠稱之為神跡的能力之后,他就已經深信,除了亞芠之外,在沒有其他的人可以治好陛下的病了。
  因此,剛剛他實在是心理七上八下的,就深怕亞芠不肯答應,而他又不能夠用強的,沒想到,亞芠竟然這么容易的就答應了要幫陛下治病,相信陛下在亞芠的治療下一定可以很快的好起來的。
  至此,米非耶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讓其他的長老知道這項好消息,畢竟,在長老群中,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人,都跟自己一樣,比較偏向于正統繼承人的大殿下,只要陛下好起來的話,那么,二殿下就不能在作亂了。
  于是在米非耶的帶領之下,他與亞芠先后的走出了密室,這一場的談論,可以說是圓滿的結束了。
  亞芠回想到這時,正好是米非耶將亞芠的來歷(只說是在山區找來的一個異人),及亞芠答應要替陛下看病的前因后果說完了。
  當米非耶說完之后,亞芠好笑的發現到,十七位長老看他的眼光全都不一樣了,不再是那種你小子該死的表情,而是一種驚喜的神情,除了那一個之外。
  對于敵意的直覺敏感到不可思議地步的亞芠,暗暗的嘆了一聲,這么快,他就要卷入了斯達帝國的宮廷斗中了嗎?
  犀利的眼光掃過了每一個人的神情,尤其的注意那一個人,那個穿著一身的淡黃色的寬大袍子,長的一臉和善,臉上笑咪咪的一個福泰長老,亞芠沒有放過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機。
  而其他的長老一聽到大長老米非耶說亞芠可對陛下的病情有所幫助,而且他也愿意幫忙時,所有人的具都感到意外與驚喜,畢竟,雖然不滿說亞芠用長老院的名義在外招搖撞騙(?)。
  但是,正如同米非耶一樣,今天下午的經歷可讓他們記憶猶新,能夠治好那么多的病人,而且讓大家認為他真的是一個圣者的話,那一定有著相當的真材實料的,因此,所有人都抱持著相當大的希望。
  亞芠看到他們這么的高興,雖然不忍心掃了他們的興,不過,亞芠還是淡淡的道:“各位長老先不要那么高興,在還沒有見到你們的陛下前,我并不保證一定可以幫他治好病。”
  雖然不愿意,但是亞芠還是要先說明一下,畢竟他不是真正的醫生,所憑藉的也只是他從無名醫經上學來的手法還有他的功力而已,有沒有幫助,還得試過在說。
  “沒關系!沒關系!相信圣者你一定會有辦法的。”禿頭黑衣魔法師一聽到亞芠可以對陛下的病情有所幫助,連稱呼也改了,由小子瞬間升級變成了圣者。
  亞芠淡淡的一笑,正要再說些什么時,忽然的,亞芠的臉色忽然的一變,緊接著,在大廳中所有的長老們也同時的臉色一變,因為此時,忽然的傳來了一聲的爆炸聲,眾人相覷一眼,不約而同的望爆炸聲的地點飛奔而去。
  爆炸聲傳來的地點距離亞芠他們所在的大廳相當的遠,是在長老院最外圍的一個草皮上。
  當亞芠與重長老來到那處草皮前時,發現到,在草皮上,竟然有這近百人在交戰著,或者說,是九十八個人對上了一個人。
  連串不停的爆炸聲便是由這九十九個人的拳掌腿勁交擊所產生的,強大的勁力幾乎將整個草皮給掀掉了,人影的此起彼落,更是叫人眼花撩亂。
  眾長老都是識貨的人,眼前的這一群人絕對都是高手,能夠再帝國數億的人口中成為只有十九位長老,他們絕對不是欺騙世人,都有著相當的可怕實力,因此,一眼就能夠看出來這群人的實力相當的可怕。
  其中,圍攻的一方雖然有著相當多的人數,可是,可以看的出來,這一群人之間有著相當好的默契,運用了某種看似雜亂無章,但是實際上卻是相當可怕的一種陣型,充分的將每一個人的特點結合在一起,有的動作相當的快,有的力量大,有用刀,也有用劍的,構成了一個集多人之力于一身的可怕陣法。
  而這些圍攻的人可怕,那個以一擋百的人則更可怕。
  神出鬼沒的身影,出沒在眾人之間,一投手一舉足,強捍的勁力脫手而出,隨意的逼退了其他的人,讓原本圍攻的人那凌厲的攻勢瓦解于無形。
  這樣的人物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長老院中?而且在這打斗?
  這是眾長老的不解之謎,而這時,護衛長老院安全的衛兵們也被這里激烈的打斗聲給引過來了,一時之間,場面陷入了一片的混亂之中,在這混亂之中,一道人影悄悄的脫離了人群,消失于陰暗的角落中,不過,并未能逃過米非耶的雙眼。
  而亞芠則是根本沒有發現到這一個,讓他感覺到敵意的長老的消失,他現在的全副精神都已經集中在這打的火熱的人群中了。
  因為,眼前的這一群人,每一個人都是他所熟知的,他們,是他睽違了兩年多的死神小隊,還有,水妖王。
  只是,為什么他們會在這里打起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