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譚》 最新章節: 設定內部設定及相關解說(10-20)      第一章沒出息的亞文(10-20)      第二章傳說的圣幻獸(10-20)     

第九章一封請帖


  亞華及亞若同時喊一聲:
  “獅炎,鎧化。”
  “雷鷹,鎧化。”
  一瞬間,只見亞華身上發出一道紅光,覆蓋他的全身,亞芠仔細一看,原來那不是什么紅光,而是亞華身上原本以第二型態附在他身上的幻獸-火獅.獅炎,由第二型態轉變成第三型態-獸幻鎧,原本緊貼他身軀的獅炎,在數秒內,迅速改變體內組織型態,以最堅固之型態在身體各部分形成一塊塊的堅甲,聯結成有如覆蓋全身,鋼鐵般的盔甲,連亞華的頭頸部都有護甲,增加體積卻質量不變的化成全身性的甲胄,除此之外,在亞華胸前更有著一個活生活現,靈氣十足的獅頭紅紋,配上獅炎原本的火紅顏色,使的亞華有如身在一團炙熱獅狀火焰之中。
  另一方面,亞若也如亞華一般,幻獸.雷鷹,以相同的速度化身成一身天藍色的全身性盔甲,天藍色的甲胄,胸前一副臨天而翔,栩栩如生,隱含電芒的黑色飛鷹,宛如來自藍天深處的黑鷹。
  亞旭笑罵道:“你們兩個家伙玩真的?想把這間練武廳拆了嗎?亞芠,到我身后來。”
  說完,亞旭也喊一聲:“裂風.鎧化。”
  一聲令下,亞旭身上也出現一身的天青色的獸幻鎧,張牙舞爪的深青色狐貍,在亞旭胸前,彷若隨風而舞動的樣子。
  亞旭右手往前一伸,隱約之間,亞芠好像感覺到,在四周,好像出現了一道無影無形,包圍在四周的“透明膜”。
  亞旭對亞芠道;“亞芠記的別離開我五步之內范圍,我已在四周布下了“氣旋之盾”,只要在這范圍之內,大哥跟二哥所發出的真氣之勁就打不到你了。”
  亞芠深覺奇怪,二哥怎么能布下只有魔法師才能施展的防御類魔法?
  不知不覺,亞聞把這疑問向二哥提了出來。
  亞旭彷佛在看什么怪物般看著亞芠,疑道:“亞芠你真的不知道?”
  亞聞搖搖頭。
  亞旭嘆口氣:“真不知道里昂是怎么教你的?連這種事你都不知道?”
  “那幻獸結晶你總算知道吧?”
  亞芠點頭又搖頭道:“是聽學校老師講過,但不了解。”
  亞旭不由又嘆了更大的一口氣:“真不知道你在學校都學些什么?”
  亞芠不由不好意思,他怎好講說因為他以前因為知道自己不能擁有幻獸的關系,所以在課堂上都在發呆,根本沒在聽課。
  亞旭再度嘆了一口氣,突道:“亞芠你看!”
  亞芠立即轉頭向大哥及三哥的方向望去。
  一看不由大吃一驚,因為她看到大哥雙手五指指尖互觸,掌心之間形成一個空洞,一顆火紅色,散發出炙熱的熱氣,彷若正在燃燒中般的光球,在中間形成。
  另一邊,三哥則右手直伸向天,五指成爪狀,掌心之中,一顆炫目程度不下大哥火紅光球的紫色電球在掌中,微微激出的電芒顯示出不可小看它。
  亞華大喝一聲:“亞若,接我一招三成功力的炎爆彈。”
  亞若微笑道:“大哥來吧!我的雷芒球等著。”
  一邊的亞旭道:“亞芠,你知道嗎!所有的幻獸本身皆具有一顆幻獸結晶,平時幻獸都將這顆結晶深埋于體內,因為擁有這顆奇異的結晶的緣故,所以當有需要時,幻獸可以利用結晶集結體內的能量發射出來,就像是沖擊炮。”
  “等到幻獸完全成熟時,幻獸結晶會變成一個連接主人及幻獸本身的媒介,當幻獸成為魔導裝甲時,主人的意志傳達給幻獸時,幻獸就是利用結晶為媒介,以少量的力量引動外界大量的能源,形成魔法現象;當幻獸成為獸幻鎧時,幻獸則是運用結晶,加注能量于擬化成的武器之中,增加其堅硬度及威力。”
  “而我們擁有氣之人,將氣運用于魔導裝甲時,則能增加魔法的威力及減少施展魔法的預備時間;運用于獸幻鎧時,則可以透過幻獸的結晶,將氣增幅外發,造成類似魔法的效果及增加本身防御或攻擊力,全看個人如何運用。”
  經過亞旭的解說,亞芠總算了解氣的運用了,也才知道“氣旋之盾”是二哥氣的運用。
  這時,亞華及亞若已將手中的爆炎彈及雷芒球發出去。
  一紅一紫兩顆能量球化成兩道紅紫光芒,在兩人中央互擊,紅紫光芒相互推擠半數秒后,突同時一爆,即使在“氣旋之盾”中的亞芠未能親身感受到其威力,但光看這一爆產生的氣流已把整個練武廳中所有的東西全吹的東倒西歪,亞芠就不難想像其威力如何。
  幻想如果兩個哥哥其中之一把這招打在他身上時,亞芠不由吐了吐舌頭,恐怕他會非常難看。
  把亞芠的動作看在眼里的亞旭微微一笑道:“還早呢,大哥跟三弟現在只事先打個招呼,探探對方的功力而已,現在好戲才正要上場。”
  果不其然,一下子,亞華及亞若不再發出能量,兩個人全湊在一塊,進行肉搏戰了。
  亞華他的動作很簡單,或握拳直擊,或并掌橫斬,或揮臂斜撞,動作雖簡單,但配上他那勁力十足,說不出的赫赫威勢,真有如一只威猛雄獅一般,看來是如此優雅而充滿力感。
  亞若就不一樣了,雙手五指合并成鷹爪狀,以變化無端的動作,或擊,或掃,或抓,或敲,圍著亞華周身,以稍沾即走的姿態,輕靈無比的攻擊著亞華,真的有如一只蒼鷹般,不中即遠飆。
  看了一會,亞芠發現了一見怪事,亞華的動作雖少,也較少擊中亞若,但若一但打中,不管是打中亞若哪里,全都痛的亞若嗤牙裂嘴,好像很痛。
  而亞若繁復多變的招式動作,靈活無比的動作,雖常常擊中亞華的身體,但好似效果不很好,只能使亞華稍稍頓了頓外,便無礙亞華的招式施展。
  亞芠感覺很奇怪,為何同樣是打中對方,卻有如此的差異?
  一旁亞旭傳來好像自言自語,又好像是解釋給他聽的聲音:“大哥以拙破巧,每一招一式雖少但卻勁力十足,三弟的動作雖快而靈活,但因勁力分散,雖擊中十下,也比不過大哥結結實實打中他一下的效果。”
  亞若似也開始察覺自己的錯誤,開始加快動作,把目標集中于亞華的半身,果然如此一來,亞華無法再像剛才那般輕松,不得不也跟著加快自己的動作,以應付亞若如蒼鷹搏兔般的犀利攻擊。
  二人這一加快動作,可苦了亞芠,他眼中只見一團紅藍糾纏的人影,根本無法看輕他們的動作,而且看久了不由的頭昏眼花,身體為之一晃。
  一只手由旁伸來扶住了他,亞芠一看,是二哥。
  亞旭淡淡一笑,身手指著他的下腹丹田處:“想像你操控一道真氣由丹田處,沿著經脈運行集結在你的雙眼處,試試看這樣能不能看的更清楚些。”
  亞芠試了一下,只覺丹田處,生出一股冰冷的真氣,隨著他的意志,由丹田順延而上,來到他的雙眼處。
  兩眼一陣冰涼,令亞芠感到很舒服,眼前的世界似乎變的明亮了。
  他朝亞旭點點頭,再度往亞華及亞若望去,這下可不得了了。
  他只覺得亞華及亞若的動作雖仍一樣的快,但他卻可以將他們的動作看的非常清楚,完全不像剛才般有霧里看花的感覺。
  而且,亞芠還察覺到一件奇怪的事,他看到大哥亞華及三哥亞若身上好像附著一層淡淡的白光,轉頭把這件事告訴二哥亞旭時,發現二哥身上竟也有?
  亞旭聽了亞芠的問題,輕笑道:“亞芠你知道你現在雙眼也和我們一樣發出光芒,只是你的事淺金色的,我們是白色的,這是真氣作用的具體表現,但也顯示我們都修練的未到火侯,像爺爺及父親,修練到他們那種程度的話,除非他們想讓你知道,不然你根本察覺不出來,到那種程度才叫練氣有成,收放自如。”
  “快看,別錯過了,觀看別人練武對自己有一定的益處,錯過了可惜,你看,他們已經開始使用幻獸幻化出武器決斗了。”
  亞芠忙再認真觀看,果然,大哥亞華手上不知時出現一支冒著紅色火焰的五尺長槍,三哥手上則有一枝約一公尺半,碧藍劍身正不斷激發出電芒的長劍。
  槍劍交擊,并發出無數的紅色火焰及紫色電流,看來既炫目又危險。
  亞芠看的眼花撩亂,亞華及亞若動作越快,亞芠看的越是頭昏眼花,但想起二哥說過,看別人練武對他有莫大的益處,亞芠益發舍不得放棄,更專心注意,全副精神的注意亞華兩人的動作。
  奇妙的事發生了,亞芠突然覺得世界全都消失了,好像只剩下正在比斗中的亞華及亞若和他而已,額心中央一陣的震動,一道遠比真氣要寒冷上十倍以上的能量由額心處傳到他的雙眼。
  這時在亞芠的眼中,亞華及亞若的動作給他一種奇異的感覺,有別剛剛哪種動作雖快但仍看清的感覺。
  這時亞華及亞若的動作雖快到一般人只見光不見影的地步,但在亞芠的眼中,他們的動作反而“慢了”,慢到亞芠能清楚地看清他們每一舉手一投足,全身上下匪一處細微的地方,甚至連亞華長槍火焰的燃燒形狀,亞若長劍電流的流動方向,槍刀交擊時槍刀接觸地方的變形,亞芠全都無一遺漏。
  這并不是表示亞芠覺得他們的動作變慢,相反的,亞芠清楚的感受亞華兩人動作之速,是他騎十匹馬也跟不上的,但他就是無法理解的清楚他們每一個動作細微處,就好像他們在他眼前演出一個超快速度的慢動作兼放大圖。
  亞芠因此不由深深的感謝二哥,若不是他的提點,他根本不知原來看人練武是“要”這樣看的,也因此才知道“武”是這樣子的,從前學校教的真的是…
  可是亞芠卻不知,證專注于觀戰的亞旭根本無暇顧及到他,當然也就沒有察覺到,亞芠雙目的淺金色光芒,在他額前跳動時,開始參入一種詭異的爛銀色光芒,到最后,亞芠竟變成,右金左銀的雙色目光,一個名副其實的金銀妖瞳。
  這時亞華及亞若之間的對戰已到尾聲。
  在亞芠眼中,亞華及亞若動作明顯的逐漸慢了下來,但每一對擊,其蘊含的“破魔真氣”卻越來越大。
  每一次槍劍對打,接爆發出刺眼的光芒,亞旭已無法在正視他們兩人的動作,不由喃喃道:“這兩個家伙玩真的,這下練武廳可不保了。”
  輕哼一聲,雙手連結數道手印,一股強大的能量由身上透出,瞬間增加氣旋之盾的防護力,原本透明的氣旋之盾馬上變的帶有點青色。
  正顧及加強氣旋之盾的亞旭根本沒注意亞芠雙目泛出的金銀目光,更別說注意到亞芠完全不受強光的影響,依舊雙目如神的看著打斗中的兩人。
  就再亞旭加強氣旋之盾的同時,亞華及亞若已分開來,彼此相距三公尺。
  亞若大喝一聲:“大哥接我一招十成功力的雷鷹之爪。”
  一個用力飛躍,亞若跳的老高,背部幾乎觸碰到練武廳高有五公尺的屋頂。
  由亞華正上方,手中長劍化成數以百計的劍影,夾帶聲勢驚人的千道電流由上而下,已雷霆萬鈞的姿態往亞華頭頂襲去。
  亞華大笑:“來的好,看我的狂獅噬天。”
  雙臂于胸前一合,手呈爪狀,慢慢的已肩為軸心張開,一個白色,張大嘴的獅頭狀氣勁,在亞華雙臂處成形。
  好似一只饑餓的獅子正張大嘴,以勞代逸的等著亞若這只不知死活的笨鷹飛進它的嘴中。
  亞若一看亞華的態勢,馬上了解到他犯了一個大錯,不該施展這一招示的,如果是用在別人身上也許很有用,但碰上功力高他一籌大哥身上,等于是自尋死路。
  但是到如今也不容得亞若后悔,只得再催一成功力,希望藉由由上到下的優勢,彌平和大哥之間功力的差距。
  但亞若失望了,當他的雷鷹之爪碰上大哥的狂獅之噬時,幾乎所有的勁力全都被大哥的氣勁沖銷,雖少數透過亞華的氣勁擊中他的身上,但已被削弱的力量怎能對他起作用呢?
  話雖如此,但亞若這一招一樣不可小看,在硬拼之下,亞華蹬蹬蹬的連退三步,大吼一聲,亞華雙臂一合一張,轟!的一聲,劇烈的勁力往四面八方散去。
  首當其沖的就是亞旭及亞芠,即使身在氣旋只盾中的亞文能感覺到那股激烈的震動,更別說苦苦支撐氣旋之盾的亞旭了。
  再來就是整間練武廳了,亞芠幾無法置信,橫寬十公尺,以最堅硬的玄武巖搭建的練武廳竟無法忍受大哥及三哥發出的力道而發出喀喀的哀鳴聲。
  亞華及亞若同時收招,亞華大喊:“快走。”
  亞旭也叫聲:“不好!”
  不由分說拉著搞不清狀況的亞芠,隨著亞華及亞若兩人身后,店也四的飛奔出練武廳。
  就在亞旭及亞芠踏出大門的同時,若大的練武廳在也支撐不住,整個倒塌了。
  飛揚的灰塵弄得四人渾身狼狽,亞芠兄弟四人看看彼此的狼狽像,忍不住指著彼此,哈哈大笑。
  這時聞聲而來的管家,布藍也聞聲而來。
  一看到現場,他不由大大的愣了一下,怎么練武廳無緣無故整個倒塌了,四個小少爺卻灰頭土臉的站再練五廳倒塌處哈哈大笑。
  及問道:“少爺,這是怎么回事?”
  亞華及亞若一聽急忙趕來的管家追問,大笑的聲音不由一滯,不知該如何回答,總不能說因為兄弟切磋,一不小心把練武聽拆了吧!那未免太驚世駭俗了!
  亞芠也不知如何是好,最后還是亞旭道:“我們本來在里面練武,但剛剛發生大地震,把練武廳震垮了,所以我們逃出來后才變成這樣。”
  布藍一愣:“剛剛真有地震?”
  亞華、亞旭、亞若、亞芠四兄弟整齊的點點頭。
  布蘭喃喃道:“看來我不服老都不行了?剛剛發生地震我竟然都不知道。”
  嘆口氣,耳中聽到二少爺亞旭吩咐道:“布藍先生,待回請你派人把這收拾整齊。”
  布藍點點頭:“知道了!”
  布藍他突然叫住亞芠四人,道:“對了少爺,老爺剛剛在找你們,請快到他的書房。”
  四人一愣,父親有事找他們?
  匆匆梳洗后,四兄弟馬上到御萊的書房,進門一看,爺爺和父親正高坐堂上,好像在研究什么?
  四人見過禮后,分別落座。
  御萊一揚手中的東西,遞給亞華道:“你們看看這東西。”
  亞旭、亞若、亞芠好奇的伸頭看一下亞華手中的東西。
  一看之下,四人皆不由一愣,這是一封請帖。
  一封由公國右相-扈伊.碧.達捷-所屬名的請帖。